2021年2月7日,紅磡長樂大廈被圍封

【武漢肺炎】旺角海裕閣、鰂魚涌惠利大廈、紅磡長樂大廈被圍封 居民轟封區標準不清

政府今晚繼續「封區」,並再次在一小時內分三次公佈圍封區域。晚上 7 時起,當局率先封鎖旺角海庭道 2 號海富苑海裕閣區域,但封閉範圍不包括海富商場;半小時後,鰂魚涌相通的寶利、惠利大廈亦宣布在被封之列;直至 8 時,當局再公布封鎖紅磡曲街一帶。

今晚主要協助封區的紀律部隊為海關人員。根據政府安排,消防處、海關、懲教署及入境處人員會輪流在不同日子,全部負責同一天封區的駐守任務。

【21:40】有市民高空扔疑似咖喱粉到樓下

有市民高空扔疑似咖喱粉到樓下

晚上 7 時多,大批海關人員已到鰂魚涌惠利大廈,而圍封區域還包括附近的鰂魚涌市政大廈,唯不包括第一二樓。

晚上 9 時 40 分,鰂魚涌有居民高空往樓下鐵馬範圍擲物,發出巨響,保護衣人員閃避。物件為以膠袋包著疑似咖喱粉的啡色液體,暫未知確實何物。

 

紅磡殯儀館受影響  居民:嘥緊納稅人嘅錢

有交通警員在紅磡曲街巡邏,並記下街上停泊車輛的車牌。

《立場》記者在紅磡現場觀察,有交通警員在紅磡曲街巡邏,並記下街上停泊車輛的車牌。紅磡一帶有不少殯儀館,街上停泊的殯儀車也逃不過被「抄牌」命運。有電視台攝影師上前詢問警員「幾時封區」、「最遲幾時要開走」等問題,交通警員一概回覆指「唔知咁多,總之全部車都要走」。

帶同外賣回家的高層居民陳小姐表示,對封區感到非常突然,「屋企人擔心我返唔到」,認為居民早前已接受檢測,毋須以「封鎖」形式再度進行檢測,又批評政府連日「食白果」未能找到確診個案是勞民傷財,「用嘅人力物力好多,嘥緊納稅人嘅錢,都係我嘅錢」。

陳小姐指,長樂大廈有一定樓齡,在內亦有劏房,加上所有住戶須共用2部升降機,或有傳播風險,因此在使用升降機後會使用酒精搓手液,避免感染。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居民團年飯計劃打亂   無家者中心未知安排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

當局於 7 時正封閉旺角海庭道2號海富苑海裕閣,警員即時在海裕閣外拉車閘。

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當區區議員、公民黨余德寶見記者時,批評政府封區準則不清。他亦透露,在海裕閣一樓有個無家者中心,約有 100 個宿位,未知政府會如何安排。他指,海裕閣內大概有 1200 名居民,約 500 戶,約三分一為長者。政府「封區」後,有居民求助指,長者行動不便不能下樓,有在菜檔工作居民趕不及明早開工,將損失慘重,亦有很多家庭打算今日提早食團年飯,卻突然被封區打亂計劃。

余德寶引述,居民對「封區」均感詫異及「神憎鬼厭」。他指,海富裕最近只有昨日新增一宗個案,更是事隔半年才有,以他所知海富苑亦沒有污水樣本呈陽性,「我完全掌握唔到,政府而家封區嘅準則係點樣。」政府昨日指,只要大廈出現一宗個案,不論是否源頭不明,都需強檢,余德寶斥做法「搬龍門」,朝令夕改,但每每「食白果」,效用成疑。

林先生:封區標準不清楚

居住在附近的林先生認為政府一直以來抗疫也「錯重點」,例如如果要封區,一幢建築物相連的住宅與商場,會相互影響,「佢哋連住㗎嘛,會互相傳播。」他形容政府的封區標準不清楚。林太與林家身旁的姚生姚太同樣認為疫情、抗疫措施對他們影響很大,例如長期的視像教學,幼童失去了實際學習環境,難以成長,也難以專心。姚先生有年長家人今晚到海富苑另一座吃飯,他擔心吃完飯後的接送問題。

​政府今日繼續(7 日)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對若干人士強制檢測)規例》(第599J章),在受限區域內的人士須在其處所等候,直至區內所有已識別的受檢人士完成檢測。政府目標是在明日(8 日)上午約 6 時半至 7 時左右完成此行動。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