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林鄭「世衛都話乜乜乜」的邏輯混亂

2020/2/1 — 16:47

林鄭今次不再用「權威專家」作擋箭牌,直接亮出大大個「世界衛生組織」的招牌,向港人曉以「國際機構都話乜乜乜」大義,儼如世衛駐港代表(而其實世衛無具體阻止各地做任何事,也沒有權),多於一市之首長,但邏輯混亂,又是另一回事:

- 6 個海陸口岸於 1 月 30 日關閉,連同機場在內,星期四入境內地旅客為 19,555 人次,比星期三「局部封關」前的 27,780 人次,減幅約 29%。而如果不計算機場口岸,減幅為 48%。這才是量度政策效果的最直接方法。

- 所謂「除機場外各口岸入境旅客比 14 日前減少 91%」,是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計法。如果是很粗疏地估算有多少香港居民出入境內地,不計機場數字還說得過去,當然經機場入境的內地旅客不一定由內地出發,但考慮到內地往來香港的直航班機數量,完全撇除機場似乎並不現實,而且也正正(選擇性地)忽略各界之前所擔心,「內地隱形患者經第三地再入境香港」的情境。

廣告

- 為何要與 14 日前的出入境數字作比較?香港本身的限制入境措施,與病毒潛伏期之間有何關係?14 日前某個數量的入境旅客已過潛伏期,與今日繼續入境、可能未過潛伏期的旅客,兩者有甚麼關連及可比性?我想不出來,希望有高人可指點迷津。

- 關閉 6 個口岸後,星期四香港居民經陸海口岸(不計機場)入境 86,292 人,離境 37,007 人,當然絕大部分是來自或前往內地。林鄭說這些香港人有將病毒帶回香港的風險,此話不假。但問題是難道上述單日近 2 萬名入境的內地旅客(或許也應算上由內地入境的「其他訪客」),他們將病毒傳入的風險不是更大、或至少同等?要用哪種思維模式,才可看到香港人去內地、再返港的風險,但卻對經內地來港訪客(包括內地人及外國人)傳入病毒的風險視而不見?

廣告

- 林鄭不斷反覆引述世衛的聲明要求各國「不要採取可能助長侮辱或歧視的行動」,但世衛在同一聲明中也提到「各國應特別重視減少人類感染,防止繼發性傳播和國際傳播」,那我們來看看究竟應如何衡量「防止歧視」和「防止傳播」。

- 內地至今確診病例已接近一萬宗,全國所有省及自治區均有病例,亦已有證據顯示有第二代傳播、即人傳人個案。與香港接壤的廣東省,是湖北以外病例最多的省份,其中與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佔了一半病例。香港的確診病例中,內地居民佔過半、輸入個案佔近 9 成。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都應該知道,哪一邊的風險較大,應該對哪一邊採取防範措施。

- 其實「封關」從來只是字眼,之前已說過可針對「地理」而非「國籍」實施出入境限制,即是 14 日內曾到「疫區」的非香港居民均不得入境。同樣是世衛成員,俄羅斯早前已封閉與中國接壤的遠東邊境;新加坡更乾脆,禁止持中國護照、或 14 日內曾到中國的任何人士入境及過境。這才是「宜緊不宜鬆」。一個人要對所謂「中港矛盾」有多大心魔,才會將所有的封關建言看成「歧視」?

- 在這背景下,政府決定機場出境及過境旅客都需探熱、發燒不能登機,當然是防止香港機場成為輸出病毒樞紐、充滿國際社會責任的做法。但為何在滿足「國際義務」的同時,又遺漏了想方設法防止本地感染及爆發、對香港內部的責任?只管出不管入,這些所謂「加強措施」,「加」了甚麼?「強」了甚麼?

- 有關封關,多口說多一句,在目前的形勢下,未必需要將全中國列入需要入境管制的「疫區」,其實只要先納入「廣東」,那內地居民要入境便只餘下一個關口……理據方面,上面已提過了。

- 再看看其他「加強措施」,香港居民如過去 14 天曾到湖北,回港後不論有否病徵都需檢疫。政府一方面說湖北多地已封城,所以預計人數不多。那麼仍滯留在湖北的港人呢?政府估計有 1,300 人左右,但因分散在 30 城市,難以統一集合撤離,但聶德權一時說「世衛說必須減少疫區人員跨境流動」,一時又說要考慮香港隔離設施不夠。隔離營容量不足,這可以諒解,難以集合分散的港人,也是實情,但是否也應該先考慮好「撤僑」及「隔離」的問題,才一氣呵成地推出政策?

- 現時的情境是否可理解為:「你有本事封城前甚至封城後走得甩並自己返香港,我就送你入隔離營。走唔甩的話,So99y,唔夠隔離設施,接唔到你返嚟住,你喺湖北自求多福」?一項近乎沒有適用對象的政策,又或要先想到如何「解鎖」適用對象才有用的政策,我不會形容為「加強」,而只會形容為「有 bug」或「你個嘢壞咗呀!」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