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表決是否發起工業行動 醫管局員工的心聲

2020/2/1 — 16:31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政府仍拒絕全面針對中國旅客「封關」。醫管局員工陣線今日舉行會員大會,將就是否發起工業行動,迫使政府封關進行表決,大批會員下午 2 時起排隊等候入場,有義工在場維持秩序。

在瑪嘉烈醫院專職醫療部門任職的 F 小姐和 N 小姐結伴到場,準備參加會員大會,她們形容自己不屬於最前線員工,但工作中與不少醫護都是多年好友,不忍她們在疫情中承受的壓力,決定加入發聲行列,表態支持。

N 小姐講到負責在隔離病房工作的護士時哽咽:「覺得佢哋好慘,明明心裡面好驚,仲要扮到士氣高昂咁。」她又批評,政府漠視醫院中非醫護專業的員工需要,「例如PCA(病人護理員),佢哋人工低福利少,醫院剝削佢哋多年,到依家甚至係最少保護的一群,連酒精搓手液都唔知夠唔夠。」她認為,前線醫護最不滿的,是高層的言論無誠信可言,「淨係不斷話物資夠,點樣夠?連數字有幾多都唔願講。」她又透露,近日每早工作前,上司都會開會叫她們「盡忠職守、緊守崗位」,又表示同事可自行衡量風險是否上病房,「好似拋緊個責任畀我哋,明明係你要處理嘅問題。」

廣告

F 小姐表示,昨日托朋友排了 3 小時隊才成功入會成為會員,趕及在今日來投票。她同樣不忍前線承受壓力,「政府唔保護醫護,大家好似只好自求多福咁,連 N95 都要好慳住用,驚之後唔夠用,上頭又冇保證過係咪夠。」她相信,今日通過罷工的機會好大,如通過,她亦會響應支持。


 

廣告

廣華醫院護士 Cindy (化名)開會前已到達會場外,準備投票。Cindy 表示,加入工會籌備罷工是希望政府能夠回應醫護訴求,儘早封關,「你唔封關,唔係以香港人優先,我地值唔值得咁樣去送死?」倘若政府做好把關工作,「我諗我地會自薦上 Isolation(隔離病房)。」

目睹台灣、新加坡先後封關,但香港政府始終未有實質行動,更不願承諾全面封關,減慢疫症蔓延的速度,Cindy 心感氣憤:「全香港嘅人都受到威脅,其他地區都開始封,新加坡派埋軍人分裝口罩俾市民,我地就連封都未封。」

Cindy 理解,自己的工作是救急扶危,她亦不希望罷工影響到醫院內的運作,但無奈政府始終不願意聆聽社會間的聲音,甚至是專家的建議也充耳不聞,「港大、中大嘅教授,仲有工會嘅成員都有講過,但係我見唔到政府有咩實則嘅行動」。她又認為,若政府有做好把關工作,醫護人員亦不會在無計可施下罷工,「如果政府係有做好封關,儘快最好防疫工作,係為香港人著想,我諗我地會自薦上 Isolation(隔離病房)。」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在談及醫護罷工時落淚,表示自己明白醫護壓力,Cindy 聽畢後則不以為然,認為曾為護士的陳肇始應「紓尊降貴」到前線視察情況,「唔好要人洗太平地」。


 

在屯門醫院化驗室工作的林小姐事前在網上填寫入會表格,擔心今早會截龍,趕在 12 點幾到場完成入會手續。她不滿政府企圖淡化事件,未有正視其嚴重性,增加員工的工作壓力。

她透露,由於近日多了武漢肺炎的樣本需化驗,實驗室同事工作量大增,士氣低落,醫院每日都要安排同事提早上班和 OT,即使有加班津貼亦無補於事:「大家寧願唔要 OT 錢都唔想返。」她亦擔心工作風險,現時實驗室的口罩採用配給,即每星期派一次口罩,每人每日只有 1.8 個口罩用,「有時食完 lunch,要用返上晝個口罩,咁樣好唔衛生,擔心頻繁接觸樣本會染病。」她認為,只有政府願意從源頭阻截疫情,才是有效的處理方法。


 

青山醫院醫護人員吳先生,雖然不屬於前線醫護人員,但也一早來到場地外準備投票。他不滿政府一直拒絕表明全面封關,漠視醫護人員壓力爆煲、防護裝備短缺的問題。他希望藉著參與工會罷工,支持前線醫護人員的行動,「唔夠人企出黎,效果可以差好遠,同埋佢地(前線醫護人員)罷工前可能有好多顧忌,我希望黎呢度表態,表達支持。」

他認為政府處理疫情態度被動,好似「等運到」,又認為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口講理解醫護人員情緒並不足夠,「口講理解,但係背後做嘅嘢表達唔到佢真係理解,佢地嘅態度係等運到多過理解」。

眼見懷疑個案不斷增加,醫護物資有限,甚至比不上警察的防護裝備,陳先生十分擔心醫護人員的安危,「病人成日隱瞞去過邊,又隱瞞病徵,況且宜家嘅裝備都未知可唔可以擋到病毒傳染」。他敦促政府正視問題,回應醫護訴求。


屯門醫院急症室護士陳先生在場外等候同事,他早前因進修轉為兼職,到場才發現兼職不符入會資格。陳先生指,希望見證今次凝聚到多少醫護力量發聲,強調罷工從來不是目的,是迫使政府回應封關的手段,「因為大家都唔想17年前的事件重演。」

他形容,每年流感高峰本身已是公營醫療的壓力測試,「仲頂得住全靠醫護的專業,但你不能期望不斷增加感染源頭,體系卻仍能fully functional,最後受影響的只是香港人。」以他工作的醫院為例,接收疑似病例的負壓病房不夠,院方卻打算不理反對將不合規格的病房用作負壓病房,「畀我感覺高層唔當前線訴求係一回事,無好好回應我哋,令人憤怒。」

他認為,過去醫護人員道德枷鎖大,如非必要都不想罷工,「好多同事都會諗,如果真係有人病重,會害咗人哋。」但如今情況已去到嚴峻地步,「搵人返工高層要諗嘅問題,如果要我哋幫諗埋,就永遠罷唔到,大家訴求好簡單,希望政府真係會回應。」

 

任職護士的陳小姐和 Joey 一身禮服,今下午 5 時許趕到兆基書院的醫管局員工陣線特別會員大會投票。二人晚上有飲宴,本不打算前來,但聽聞投票人數告急,擔心人數不夠,於是響應號召,「攝時間」趕在夠鐘前來投票。

Joey 尷尬指雖然裝扮「好 odd」,但是目前工會代表的是前線醫護心聲,「之前有護協同政府談判,最後話會增加津貼,但係津貼並唔係我哋最想要嘅嘢,訴求係要封關。」陳小姐認同,「人力一直都係缺乏,承受唔到無止境增加的工作壓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