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歧視乎?論反同勢力之惡:假借港人傷痛 打壓弱勢社群

2020/3/5 — 15:08

2 月 3 日,東區那打素醫院外,有市民留言支持醫護罷工,促使政府「封關」防疫。

2 月 3 日,東區那打素醫院外,有市民留言支持醫護罷工,促使政府「封關」防疫。

【文:不妙花生】

有君招雋寧,近日撰「【還我幽默的自由】論歧視之惡:封關、光榮冰室、藏頭詩」 一文。此君何許人?明光社(前?)項目主任,維護家庭基金父職研究及培訓經理是也。一個有如此背景的人談歧視,內容定必甚具看頭。所以本花生也忍不住望了幾眼,果不其然,魔鬼總是藏在細節中,口挺港人,實則句句借港人傷痛打壓弱勢社群。

論封關: 語焉不詳的逆向歧視

廣告

疫症當前,對疫區封關,不是歧視,是控制疫情的必要措施,此點當無爭議。今港府與世衞沆瀣一氣,異口同聲說封關就是歧視;再自打咀巴,迅速封韓國關,此等差別待遇背後的親共考量呼之欲出。

問題是,究竟上述立場與作者接著引述的「逆向歧視」有甚麼關係? 作者提及「一些網民留言表示受逆向歧視,真正被歧視的其實是香港人」。歧視,一般而言就是不合理,難以證成的差別待遇。若說港人在封關一事受歧視,首先也要找出對待港人與其他族群的差別待遇。

廣告

今日港府在同等的抗疫考量下,迅速封韓國,而遲遲,直至今日仍未完全封所有中國關口,這是實實在在歧視韓國人的例子。那港人到底受了甚麼歧視?從深圳灣入境,無論中國遊客還是香港居民均要接受家居或酒店強制檢疫,而對兩個族群施行的檢疫措施,港府也是一視同仁,同樣兒戲。從港珠澳入境?繞道澳門則兩個族群均可瞞天過海。空路同理,只要不是直接由疫區出發,申報時故意不提及14日內曾到疫區之旅行史,兩者均可避過強制檢疫。

或說,在檢疫措施的實際施行上,港府並不公允。例如有新聞指出警察多在環境幽美的翠雅山房隔離,但平民多只能入住駿洋邨或其他隔離營。又例如返港居民入住隔離營三餐不繼,但中國旅客則可大魚大肉。凡此種種,若查有實據,當屬歧視。但這種歧視,又是如何逆向?

值得一提的是,本地部份宗教團體談及的「逆向歧視」,並不是一般西方世界理解的 reverse discrimination,reverse discrimination 是指從 affirmative action(平權行動)所引申可能潛藏的不公平。例如某國為保護或補償某弱勢族群,而確保該族群必定佔有大學學額一定份數,而此種做法則可能對其他非該等族群而有同等分數的學生不公。

而在香港,這個詞是如何被錯誤地運用?某些群體在社會中一向佔有優勢,而慣對弱勢社群施加不合理之差別待遇。以種族為例,在黑人平權運動中,黑人一向勢弱,白人店主拒絕為黑人顧客提供服務,此為歧視。黑人提出控訴,店主反以「經營自由」受侵犯為由,指稱自己受「逆向歧視」。也就是說,這裡的「逆向歧視」,純粹是一種強者的無賴說詞,亦欠缺西方世界理解的平權行動及引申可能潛藏不公的要素。

更可悲是,今日竟然有人將光榮冰室支持弱勢港人的善舉,與某些宗教上頭的餅店不接受同性婚禮生意的惡行混為一談。大眾應小心提防「逆向歧視」等含糊不清的概念及其容易被某些有心人士誤用。同樣,我們也要小心分析以「逆向歧視」為主調的反同志運動所爭取的訴求,不能因為看似「支持香港」就照單全收。

論光榮:抗疫有理,勢弱需扶

八成港人及部份專家支持在疫症期間封關,自行封店不過是依循同一思路,代政府做應行而未行之事,當無爭議。本段真正想探討,是抗疫過後,光榮的做法可否站得住腳?本花生的簡單答案是,稍作修改,未嘗不可。

且慢,你這不是自相矛盾,何以只准光榮拒客而讉責白人?非也,白人店主背後當年是在美國勢強的白人,而光榮背後是勢弱、正在抗爭的港人。港人在近十餘年從來是弱勢,被港府被共黨被部份中國人所欺壓,甚或被再殖民。難聽講句港人再無任何社會優勢去「歧視」中國人,又怎可能遭受甚麼「逆向歧視」?你聽過乞衣歧視李首富嗎?

光榮冰室(立場新聞圖片)

光榮冰室(立場新聞圖片)

另一方面,港人對部份中國人的對待,正如其他論者所述,已難再用「歧視」角度切入,歧視講的只是「不合理」的差別待遇。(借用例子)所以你不能說在1930年代末,猶太人是在歧視德國人,他們是大條道理仇恨德國人。縱然德國人中亦有不少人性光輝,對猶太人施予援手,甚至在救援過程中犠牲奉獻自己生命。但整體而言,在兩個族群互有仇怨及人心難測的情況下,你可不能怪責猶太人排拒「所有」德國人。

當然,中港關係並未淪落至此,我們亦不能抹殺部份中國人支持香港人及其抗爭運動這面事實(雖然更多是好心做壞事進一步破壞兩者信任,例如放蛇)。當仇恨氛圍未濃厚到兩個族群完全難以溝通,或者港人可以做的,是從有限可行的措施中分辨出顧客是否支持自己理念。

「你能說出五大訴求嗎?/念一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來聽聽?」拋磚引玉,或者我們可以從此等「形式」入手,看似低能,但至少是一種政治表態。對食店可能只是幾秒時間成本,對食客則不然,再加上「錄影中請微笑」,不支持的多會另尋他店。或說,這或會被指涉及「政見歧視」,但 (一) 本港並無對該等歧視之規管,(二) 港人在抗爭中從來是弱勢,歧視未必能證成,(三) 既是弱勢,應有上段提及的平權行動支持。香港乃自由市場,想像某店餐品標價高得驚人,而顧客執行上述措施上後可獲合理價格之優待,此較直接排拒某種政見人士入內,或者會更易「入口」。

最後也簡單回應招君,可不能說受最大損失的是商人,商人就可以按照自己立場和信念肆意歧視。要合理化「拒絕為某族群提供服務」等差別待遇,至少也要有如上述的論述及背景因素等去支持。而除法律所規限外,商人亦是社會一份子,理應盡社會責任,推動「不歧視,多包容」的社會氣氛,不歧視任何社會內的弱勢社群。美國仍有白人至上主義者亦同樣按自己的立場及信念營運生意,經常受到嚴厲的歧視指責和檢控,甚至有些作出天價賠償,承受動輒經年漫長訴訟的痛苦。這些叫咎由自取,不是嗎?

港難當前,借大眾對平機會的合理質疑過橋,支持不合理的反同行為,當中用心,不得不防。

論藏頭詩:假借「仇恨言論」的政治操作

平機會早前已表示「發表針對某特定職業的幸災樂禍言論,並沒有違反相關條文」,所以招某在講的「歧視法」或「仇恨言論」的法律理據,根本言不成理。真正的問題,在於政府及親共人士「超讀」文章,借故對支持抗爭者作政治迫害,嘗試滅聲;並厚此薄彼,放生自己人。

讓我們再看看內容,若假定撰文者是要讀者領悟「黑警死全家,一個都不能少」這句,又是否仇恨言論?非也,句中所描述的是黑警,亦即做壞事的警察。做壞事,理應受到懲罰,此等賞善罰惡觀見諸世界各國。今日一哥不去懲罰(而只是「訓斥」),政府不去懲罰(甚至對散仔王「縮沙」),市民當然想老天爺出面警惡懲奸。這和「做壞事要落地獄」、「貪官污吏不得好死」等本質上是沒有任何分別的,而連家人一起咒罵亦只是港人文化習俗。一個法律上的 reasonable man,也應該有相近理解。

簡而言之,當這類勸戒世人勿作惡行的言語被某方高舉為「仇恨言論」時,就等於有人要指鹿為馬,這可不叫甚麼「馬」的主觀性,這叫歪曲事實。而籍「歪曲事實」去打壓政見不同的人士,叫「政治操作」。今問,以「政治操作」借題發揮去支持歪論的,又叫甚麼呢?

也在此回應 Adrian Smith 的悲劇,由於言論是在個人面書發表,且外界不可見,所以即使可能帶有歧視,理應不受干預,更不應受任何處分。同事若為個人面書好友,見此言論,應向個人投訴或刪好友,而不是向公司投訴,而公司處理亦欠公允。喜聞英國法庭還其公道,所有對個人在私人空間發表言論的不當處理,均應讉責。(編按:英國人 Adrian Smith 2011年在網上評論同性婚姻,指在同志在教堂舉行婚禮,未免「太過平等」。其任職的公司 THT 對他紀律處分,包括降職及減薪四成。 Adrian Smith 告上法庭,指公司侵犯他的言論自由,倫敦高等法院判他勝訴。)

英國人尚且能腰板企直,香港人則沒有如此幸運,政治迫害日益嚴峻。香港近年不少問題,其實並不是出於「歧視法」或其他法律條文,而是強權有權用盡,壟斷了該等條文的解釋權,甚至不執行對己不利的法律。所以即使明明字眼如何客觀,行為是如何有例可循,通通可以被無視。當問「是否跌了良心」亦能被毆,施行急救被控「暴動」,讀者應該知道生豬肉係砌得就砌,與法律根本無關。

(作者自我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