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發生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就是鬧劇了

2019/12/22 — 13:5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蔡子強、陳雋文】

今次區選,泛民得益於一個十多年才一遇的政治大浪,得益於高投票率,大獲全勝。但不是每次區選都會有林鄭月娥的「神助攻」,如果下次投票率回落又如何呢﹖本文用一個粗略的方法來嘗試說明。馬克思說過,類似的事,發生第一次是悲劇,任由它再發生第二次,就是鬧劇。對建制如此,對泛民又何嘗不是如此。2019 年,是2003 的一次輪迴;那麼 2023 年,泛民又會讓它成了 2007 年的另一次輪迴嗎﹖

評論今屆區選時,論者往往拿來與 2003 年那屆區選相提並論,事關兩屆都是在社會出現巨大反政府浪潮下舉行。2003 年是《基本法》二十三條的立法風波,導至五十萬人上街;至於今次,則是《逃犯條例》的修例風波,導至二百萬人上街,以及持續半年的劇烈社會動盪、警民衝突。

廣告

把時針回撥到 2003 年

我記得當年在《明報》撰寫了篇〈揭開民建聯大敗之謎〉,文中比較票站數據,並從中發現,在大部份選區,民建聯的「實票」數目都十分穩定,甚至有所增長,因此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即使七一後,都沒有跡象顯示民建聯的既有票源大量流失,該黨選舉遭受重挫,只是因七一後有大量過往不投票的選民湧出來投給對家,「踢走保皇黨」,向民建聯抗議罷了,高投票率把民建聯的「鐵票」「溝淡」,該黨就是敗在這些新出來投票的選民手上。

廣告

之後,我再在《明報》寫了篇〈區議會選舉民主黨真的大捷﹖〉,比較了民主黨以及一些獨立候選人對民建聯時的得票數據,發現兩者選票增幅竟然比想像中接近,因此得出一個結論:七一效應不單是惠及民主派,而是惠及民建聯的所有競選對手,可以說,民主黨的大勝,並不是因為特別得到選民支持,而是不客氣的說,即使是「阿貓」、「阿狗」,只要是對著民建聯,都可以受惠於衝著該黨而來的「抗議票」(protest votes)。

因此,不是民主派贏了選舉,只是民建聯輸了選舉而己。

不是泛民贏了選舉,只是建制輸了選舉

馬克思曾經大致上如此講過:類似的事,發生第一次是悲劇;如果任由它再發生第二次,那就是鬧劇了。

前述的觀察和論點,與今屆區選的情況何其相似,今屆投票率比上屆大幅增加了 24 個百分點,導至建制派選情的崩盤。但縱使崩盤,縱使輸剩一成多議席,但其實建制的選票並沒有少了,撇除了新區/重新劃界/上屆自動當選/上屆建制沒有派人參選的選區,根據我們的統計,總共有 250 個選區,當中建制選票有所增加的,共有 225 個,佔了九成。

也正如本系列第二篇〈從「反送中政治素人」身上看出今屆區選海嘯之謎〉一文中提到,今屆泛民的平均得票率,是 56.9%,而 115 位反送中政治素人,選區平均得票率也達到 55.0%﹗換句話說,「做唔做地區工作」,今屆根本並非勝負關鍵。只要你對住建制派,說得俗一點就是「瞓喺度都贏」。大家都受惠於衝著建制派而來的「抗議票」。

但是,以上,只是整部戲的上半部而已。

「來如春夢,去似朝露」的恥辱和教訓

夾著七一這個政治大浪,民主黨在 2003 年區選贏了 95 席,選區平均得票率達到 56.7%,而民建聯則輸剩 62 席,選區平均得票率只有 38.8%。

之後四年,民主黨守株待兔,而民建聯卻臥薪嚐膽,地區深耕;結果,四年之後,2007 年區選,風水輪流轉,民主黨輸剩 59 席,選區平均得票率跌至 49.6%,相反,民建聯竟然可以一舉摘下 115 席,選區平均得票率升至 52.9%,成績之好,震動整個政壇。究竟這四年民建聯做了些甚麼﹖選後,化名陳永仁,一名自稱「一個在建制派工作的民主派」,在《明報》接受了一個題為〈區選無間道〉的專訪,仔細道出建制派四年來如何勵精圖治。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網上查閱,筆者在此不贅。

正如區諾軒近日常常提到,選後,曾鈺成寫了一篇評論文章,叫做「來如春夢 去似朝露」,來諷刺泛民沒有長期在社區工作和紮根,招致大敗。諾軒說:「我 2007 年第一次接觸區議會選舉,曾鈺成的嘲諷,我記到今日。」對他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刻骨銘心的恥辱和教訓。

從此,泛民區選選情一直低迷,例如泛民最大黨民主黨,一直只能在四十席左右徘徊,上屆區選,整個泛民陣營只能拿到 122 席,平均得票率 47.2%,遠遠落後於建制的 308 席,平均得票率 55.8%。

事隔十六年,泛民又因為另一個政治大浪,而在區選「贏到開巷」,讓 17 個區議會行將變天,成績更勝 2003 年。

守株待兔,等待另一次政治大浪﹖

泛民在歡喜過後,餘下來要思量的是,未來四年,他們又會用何種態度去面對他們的工作呢﹖守株待兔,等待另一次政治大浪﹖

表1 計算出泛民和建制兩大陣營各大政團今屆區選勝出議席的 winning margin,從中可見,建制今次不單輸得慘,就算是勝出的,有近三分之二的 winning margin 都在 10% 以下,都是險勝;相反,泛民 winning margin 在 10% 以上的,卻佔了四分之三,就算 winning margin 在 20% 以上的,也有三分之一。

表1:泛民建制各大政黨勝出議席的 winning margin

泛民當中,又以新同盟的成績最好,winning margin 普遍最大,20% 以上竟然佔了四分之三﹗而新同盟又以地區工作紮實而出名;相反,卻以素人成績最差,有高達一半 winning margin 在 10% 以下,有四分之一更是在 5% 以下,「險過剃頭」,當然素人基本上沒有甚麼地區工作可言。

如果下次投票率回落

但問題是,大家都知道,今次區選是得益於一個政治大浪,得益於高投票率,那麼,如果下次投票率回落又如何呢﹖

因為這幾天實在太忙,未能細緻的整理數據,這裡且用一個粗略的方法來先行簡單推敲。今屆投票率是 71%,比起上屆 47%,升了 24 個百分點,而泛民的平均得票率,就由 47% 上升至 57%,升了 10 個百分點,如果簡單以 linear interpolation,每回落 10 個百分點投票率,泛民的平均得票率,就會下跌大概 5 個百分點,與建制的差距「一來一回」,就是 10 個百分點。

按此推敲,對照表 1,如果投票率比起今屆回落 10 個百分點,泛民就會危及 98 個議席,即只餘 290 個;如果回落 20 個百分點,就會多危及 143 個議席,只餘 147 個。我們明白這不是一個嚴謹的計算方法,但至少它可以給泛民一個概念和警惕。

不是每次區選都有董建華、林鄭月娥之類的「神助攻」,不要奢望每次區選都可碰上十多年才一遇的政治大浪,縱然如本系列較早前分析過,今屆區選「做唔做地區工作」對勝負並不關鍵,但並不代表下次依然如此,正如近日不少朋友(如馬嶽)所說,紮實的地區工作,才是守成的正道。

馬克思說過,類似的事,發生第一次是悲劇,任由它再發生第二次,就是鬧劇。對建制如此,對泛民又何嘗不是如此。2019 年,是 2003 的一次輪迴;那麼 2023 年,泛民又會讓它成了 2007 年的另一次輪迴嗎﹖

 

註1:Winning margin 的計算,是把區內候選人歸納為泛民和建制兩大陣營之後,再計算當中差距。
註2:11個因自己陣營內鬨,至令對方陣營候選人當選的選區,未有計算在內,當中+泛民有6席,建制有5席,所以這裡的數字與政黨公布勝出總數相比,有輕微差異。
註3:由於部份民建聯及工聯會未能當選的候選人同時申報兩個政黨作政治聯繫,所以兩黨部份參選人會有重覆。
註4:經民聯包括西九新動力數字;新民黨包括公民力量數字。

(2019 區選海嘯選後系列之六,系列完) 

(本文原先刊登於12月13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