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科取消試題司法覆核被駁回 法官判詞斥教育局言論屬威嚇 不認為「強國」能被試題所傷

2020/7/4 — 0:07

今屆中學文憑試(DSE)歷史科必答題, 要求考生評論 1900 年至 19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試題引起爭議及教育局多次公開譴責,考評局最終宣布取消有關試題。一名應屆歷史科考生早前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 要求推翻局方 DQ 試題的決定。法官高浩文今日指,教育局的公開批評幾乎確定有政治因素,有威嚇成份,但是法庭不能確認這種行為屬於濫權,而考評局在作出決定時沒有違反任何程序,故裁定考生敗訴,需向考評局支付訟費。

高浩文在判決書中,大篇幅反駁政府對試題的批評,明言不認為「強國」如中央政府或「強大人民」如中國人會因為幾百名香港中學考生的答案而實際地感到威脅;他又引名著《動物農莊》中,「四腳(動物)好,兩腳(人類)壞」(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ad)名言,指出不希望學生被洗腦,只會亳無疑問地接受硬塞給他們的觀點。

法官高浩文在長達 155 頁的判決書指,最終作出決定的人是考評局而非法庭,考評局委員會成員在作出決定時,會考慮許多涉及學術判斷、不同層面的問題。對於有不少人認為政府在是次事件中試圖阻止任何人表達與「黨的路線」(‘party line’)不一的觀點,或認為考評局是因被政府「欺凌」而取消試題,法官稱不感驚奇,但是並沒有證據證明外界的指控屬實。

廣告

相反,他指從證據可見,考評局內部專業人士曾經就是否取消試題作出仔細、詳盡的討論,並充分考慮了不同的觀點與意見。因此,在今次事件中,他看不到考評局有任何違反程序或其他不公平的情況。

稱楊潤雄言論有威嚇成份

廣告

申請方指,政府不斷向考評局施壓,在「欺凌」考評局,使考評局錯誤地將來自政府的壓力納入考慮範圍,便決定取消試題。高浩文認為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多番的公開評論的確有威嚇成份,指出是否取消試題屬於考評局內部事務,但楊潤雄卻明確地公開表示,取消試題是解決問題或爭議最有效的方法。即使教育局一方指這只是一個「要求」,但楊潤雄隨後又公開指,試題的問題顯而易見,教育局會就考評局的決定,考慮將會作出怎樣的進一步行動,更直指「沒有討論的餘地」。高浩文指,如果威嚇不是楊潤雄的目的,「那就是字詞選擇的不幸」('an unfortunate choice of words’)。對於特首林鄭月娥作出的公開批評,他形容只屬「字詞選擇的不幸」,因為林鄭月娥只是表示試題有「專業失誤」,若有需要她將介入,並非意圖威嚇。

高浩文認為這些來自政府的公開批評有一定的力量,尤其當教育局在考評局委員會中有代表,可以「發聲」。非常高級的公職人員在公開聲明中發表的評論類型和強度,可能被視為某種外部壓力。而毫無疑問,這些聲明部分目的在於鼓勵某一種特定的公眾觀點,並吸引其他人表達類似的觀點。他指教育局的公開批評,幾乎可以確定有政治因素,但是法庭不能確認這種行為是否屬於濫權。

高浩文接納考評局取消試題是基於專業和學術考慮,而不是政治考慮的說法,指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委員會成員在作出決定時,摒棄了專業判斷。而他認為,教育局確實有權監督香港中學教學和課程發展,因此可能會對涉案試題是否偏離課程目標,以及一般考生是否有能力處理該問題上而有所意見。

官:不認為試題與普世價值相悖

高浩文認為,大部份的考生會得出「正確」的結論-即在 1900-1945 年期間,日本對中國的弊大於利,但是他亦必須承認有考生可能沒有足夠的知識和能力,運用客觀事實和論據來作答。惟他不認為,強大的政府如中央政府(’a strong government like that in the Mainland’)或者強大的人民如中國人(’strong people like the Chinese’)會因為幾百名香港中學考生,可能出於考試目的而表現出一種微妙的歷史態度,又或甚至表達及主張絕大多數中國人不認同的觀點,就會實際地感到威脅。他指,理所當然的是,合情理的人都會認為那些提交拙劣答案的考生,會並且應該得到低分。高浩文明言,取消某一科目中,某一份試卷內的某一條小分題,會令人感覺相關取消指引是不可能屬於「一般性的指引」。

對於教育局一方指,如果不取消試題,公眾利益會受到嚴重影響,並將引入一個新的、與普世價值不符的觀點,以衡量日本的侵略與帶來的「好處」,使幾代的老師和學生從不被接受的角度學習國家歷史,並在觀看歷史事件時,摒棄最重要的人性價值觀。高浩文表明,從他個人而言,不認為試題與普世價值相悖,相反,參考歷史事件而衡利弊,或好壞,與普世價值是一致的,而這與歷史科課程及評分指引中,要求學生多角度思考等目標一致。

不希望香港學生遇異議只叫「四腳好,兩腳壞」

高浩文稱,有「主流共識」並不妨礙以有意義的方式進行適當的辯論。事實是,主流共識是來自適當的辯論。他認為,理想的是讓學生運用自己的的批判性思考能力,去得出自己的結論,而不是簡單地、亳無疑問地接受確塞給他們的觀點。他引述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名著《動物農莊》中,「四腳(動物)好,兩腳(人類)壞」(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ad)的名言,指出學生不應被洗腦,不接受任何的異議。

高浩文表示,涉案試題的問題方式並不會引起任何「正確」或者「錯誤」的答案,而這種問題方式旨在推廣現今社會中,大眾缺乏的能力。這種缺乏不單單出現在香港,即使在近期的香港中相當明顯。很多人在急於走向觀點的極端時,似乎已經喪失了看清或思考任何中間立場,或者去理解意見中細微差別的能力或意願。人們經常存在於自己的「回音室」中,強化現有的觀點,偏愛用口號掩蓋許多問題的複雜性。怒吼和噱頭取代了知識的辯論;寬容他人的觀點,尋求理解、參與其中、尋求更多共同點的意願正在衰退,文明社會在這方面更貧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