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記憶須永存:六四慘劇.雨傘運動.反修例抗爭!

2020/6/18 — 13:49

資料圖片:六四紀念館 ,圖片來源:六四紀念館 facebook

資料圖片:六四紀念館 ,圖片來源:六四紀念館 facebook

嘗言歷史是一道長河,自亙古奔流不息至今,時而浪濤洶湧,時而波平水靜,人們或逐流,或仰浮、或潛沉、或奮力逆水而泳,總會濺起水花、或泛起漣漪,甚或翻起巨浪,都是人們經驗過和爭扎過留下來的記憶,有必要好好保存,代代傳承,讓後來的人因而有所緬懷、有所啟悟、有所參照,以至有所得著。 那麼,三十一年前的六四慘劇、六年前的雨傘運動,以及當前持續一年仍在進行中的反修例抗爭,必然是難以磨滅的歷史記憶,必須妥為保留!

筆者過去外遊時參訪過一些歷史博物館,包括耶路撒冷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波羅的海三國獨立戰爭的歷史館(KGB監獄博物館、佔領博物館和大屠殺博物館)、臺灣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廣島原爆紀念館、長崎原爆資料館、柬埔寨金邊吐斯廉屠殺博物館,以及韓國光州5.18民主和平紀念館等等。  透過瀏覽文字的記述、照片的映象、語音的解說、實物和場景的原貌,一段一段的悲慘歷史在筆者腦海中浮現重組,模糊、恍惚和想象中依然隱約感受到血和淚、悲和喜、傷痛和死亡、殘酷和獸性、憤慨和絕望的種種印象。 而且,對於那些悲劇性歷史的人和事,人們總有「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的無奈、悲愴和執著,不過,這正是學習歷史的意義、保存歷史的責任,更是薪火相傳歷史的重大使命!

自2012年始支聯會克服重重打壓和困難開設「六四紀念館」,輾轉至今算起來已維持八年,小小的狹窄場地雖然展出和存放的資料難言豐富可觀,但是這些年來也吸引不少本港、內地和海外的參觀者,一直保留著六四的歷史記憶,平情說來實在功不可沒。  可是,《國安法》即將來臨,香港民主、自由、法治的空間必然受到擠壓而萎縮,支聯會必然是被打擊的對象之一,因此,組織被取締和「六四紀念館」被關閉相信是意料之內的事。  為此,支聯會從長遠計已發起全球眾籌活動,計劃設立網上永久的「六四人權.記憶博物館」,以數碼化方式收集、整理及保存散落各地的檔案和展品,藉此突破實體場地的局限,讓網絡雲端上的虛擬博物館,永遠傳承六四的歷史記憶! 支聯會的籌款目標是150萬元,筆者借此機會呼籲香港人踴躍捐輸,請進入網址捐款。

廣告

須知極權政府從來都是以謊言蒙騙人民,以弄虛作假的宣傳來蠱惑人心,更不惜利用竄改和扭曲歷史的慣用手法,操控人民和荼毒下一代,企圖抹去醜惡的罪行,以達到「政治正確」的管治目的,當年日本軍國主義如是,德國納粹黨也如是,當前中國共產黨更加如是。 因此,六四的史實不容被纂改、真相不能被掩飾,因此建立網上永久「六四人權.記憶博物館」,是刻不容緩的事工。 同理,雨傘運動和反修例抗爭是香港本土民主政治歷史的重要里程碑,影響深遠,而且對日後的發展和走向,極有參考價值和指導作用。 香港無懼無畏的年輕抗爭者追求民主理想,冒著被虐打、受傷、被拘捕和入獄的危險,堅持著奮鬥,寫下輝煌動人的歷史篇章,為此,所有香港人必須守護著這些血淚斑斑的歷史記憶。

筆者手頭上有好幾本有關雨傘運動和反修例抗爭的書籍和畫冊,以及一堆散頁的海報和宣傳品,但是筆者認為這都是並不足以作為歷史的翔實、準確和完整記載。  因此,從學術研究角度來說,必須有一些有心人,尤其是學者和專家,全面檢視這兩次香港本土歷史上的重要轉折事件,建立整全充備的資料庫或檔案室,以至具規模的博物館,把香港這些年來的抗爭歷史記憶保存下來。  如今警暴仍橫行,法治已蕩然,《國安法》的引進將會令政治環境更惡化不堪,可是筆者深信,香港人的抗暴逆權怒火依然在燃燒,還是忍受著沉重的傷痛和悲情,堅持抗爭。  為此,歷史的記憶和傳承更顯得重要,是生生不息的希望所在!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