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閹割就由當權者說了算嗎

2021/2/5 — 19:11

圖片來源:香港地方志中心 Facebook

圖片來源:香港地方志中心 Facebook

2,120 年前,司馬遷為兵敗匈奴被俘的大將李陵辯護,激怒漢武帝劉徹,判處死刑。司馬遷選擇以「腐刑」抵罪逃過一死。「腐刑」即是「宮刑」,切除生殖器。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司馬遷選擇宮刑,因為他有一項神功尚未練成:《史記》的編寫。接受宮刑後,司馬遷悲憤之下窮一生功力,終於成就《史記》,成為後世稱頌的史學家,被封史聖。

是否自宮之後就能練就神功?未必!當世就有還未成家(一家之言的「家」,不是成立家庭的「家」)的歷史學者,為南方一隅的香港編寫方志,率先自宮,閹除上層權力看不順眼的一部份,結果神功不成,卻成就太監之名。

廣告

每個改朝換代的格局,新政權必定編修前朝歷史。唐修隋書、南北史,宋修新唐書、五代史、元修宋遼金史,明修元史,清修明史。因為以武力奪來的政權,都要塑造一個受命於天以繼承正統開創未來的形象,將自己刻上延續前朝的脈絡。在這個雕刻的過程,自必然隱去不利本朝大統一地位的部份,並編寫有利統治的論述。乾隆官史《貳臣傳》,將降清的明朝官員即使對清朝有功的均稱為「貳臣」,即是「變節、背叛」「在前一朝代做官,投降後又在新一朝代做官的人」,目的就是傳揚「愛國主義」以保「國家安全」。今日政務官中充斥著「貳臣」,豈知他日大統一完成後不會被列入貳臣而遭受清算?

在官方掌管知識傳授的年代,這些官方編修的史書就成為「正史」。但歷史就真的只是當權者說了算?官方有官方的歷史記載,民間卻有自己的歷史流傳,而非官方的歷史亦即是野史往往更為深入民心,流傳得更廣。因為官方左削右切的歷史永遠滿足不了人民天生的好奇心,酒館茶肆加鹽加醋的野史說書即使荒誕離奇也愈發取得一般人相信。看看陳壽的《三國志》多人讀還是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多人記憶便知道。為了打擊被視為誹謗朝廷的「假新聞」,於是有「妖書令」「妖言律」。今日香港,不似正在令「凡造讖緯、妖書、妖言及傳用惑眾者,皆斬(監候)。被惑人不坐。不及眾者,流三千里。合依量情分坐。若(他人造、傳)私有妖書隱藏不送官者,杖一百,徒三年。」殭屍復活?

廣告

有那麼一些自宮的史家為政權閹割歷史,有人擔心一兩個世代後的香港人就完全不認識我們的過去了。但在網絡空間無限大的世代,這是容易的嗎?給閹割掉的歷史,只要我們有心,還是可以在不同的媒介恢復。愚民政策的成敗,在於我們是否甘心做愚民。過去太多人將兒女的教育依託學校,在鐵幕教育形成的今天,所有人都應該作出「自己子女自己教」的準備,不可以懶,做 fact check 做資料搜集為下一代編輯自己的教材。就算移居外地接受他國教育,也要盡力讓子女承傳我們真實的歷史。這也是散居各地港人凝聚力量編寫民間《香港志》的時候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