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歸入眾志 計為泛民?

2020/5/6 — 13:44

張崑陽

張崑陽

【文:楊文俊】

評論人「堂主」盧斯達在臉書發文,稱如果有個美國高層聽證會,「本土非泛系統」應該派誰參與。網友所提出的人選甚多,計有黃台仰、鄺頌晴、鄭立、陳浩天、桑普等等。吾友爽健兄建議找張崑陽,結果有網民回了一句:

「歸入眾志了,計為泛民。」

廣告

國際遊說,講求的是國際社會對香港的觀感,重點是如何說好香港發生的事,使外國政要明白香港的境況,只有分優劣,而根本無分甚麽泛民,甚麽本土。所謂本土,最簡單亦最沒有爭議的定義,就是以香港利益作為優先。如以更詳盡的方式劃分,林忌所提出「本土派的六條命題」相信是很好的指標。留言欄中,筆者見鄭立說「不如我講清楚d:如果派去條友講返泛民既野不如唔好講」,敢問鄭立,甚麽是「講返泛民既野」?怎樣才不算是「講返泛民既野」?是不是要派人到美國說「如果我們執政,我們無興趣重建法治」就代表是「本土非泛」?

說回張崑陽,他是泛民還是「本土非泛系統」,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更準確來說,是沒有人知道。一百個香港人,對一名公眾人物是泛民還是「本土非泛系統」,會有一百個答案。而定義誰是「泛民」,誰是「本土非泛」,更取決於一個人所取得的資訊,以至於「本土派的六條命題」中,一個公眾人物在六條命題中採取多「本土」的立場才可被其稱為「本土派」。而由於人會有變化,誰誰誰是本土派,實為一條時間序列。今天他是「本土派」,明天可能不是,正如熱血公民在鄭松泰的錄音被爆出前,也被不少人視為「本土派」。那「泛民」是甚麽?如何加入的?是不是民主動力協調的成員組織?香港眾志好像並不是民主動力協調的成員組織喔。

廣告

其實,時至今天,甚麽是「本土派」這個尾大不掉的論題,竟仍無休止,真正的原因就是表態支持香港獨立以至自決者皆會遭到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不能參與香港各級公職人員選舉,加上組織支持港獨,就算沒有註冊為社團均會被取締,這致使所有希望參與選舉者以至於香港的從政者,均對政治表態提心吊擔。對於本土派來說,仍要參與選舉,唯一的方法就不表露自己的立場。強調自己為「本土派」,以至批評甚麽人是「泛民」,正如評論界前輩 Takki Ma 所言:「批判「黃絲」有幾蠢,係網台及選戰時期遺物,網台批判黃絲,屬快速上 fan like 以及吸引駁火互動之公式。選舉跟「黃絲」勢不兩立但又以非建制自居,可吸引激進本土光譜選票」,就是選舉策略而已。

說到尾,本土派,以至任何的派別,理得是泛民派、民主派、左膠派、右膠派、新興派、蘋果派也好,如果派系竟然跳不出選舉的框框,眼光短淺得天天妄想靠拿着那十多個百份點的所謂「支持」,去領那每月九萬多元的還有機會隨時被收回的政府發行糧票,不去想想如何將支持度提升至百份之二十,百份之四十以至百份之六十,也不去想想如何在選舉以外取得資源,戰場就在眼前才見步行步,一點兒遠見也沒有,如何能夠達成論述中那些宏大的目標?

至於文中開首堂主的問題,我的答案會是梁繼平。梁繼平本身留學美國,於香港大學就讀時曾編寫《香港民族論》,在去年七月回港參與立法會示威時,在立法會除下面罩,宣讀《香港人抗爭宣言》。其不但論述能力高,且深受西方高端文化薰陶,充份反映香港人的勇氣、智慧以及堅持擁抱西方文明的精神,絕對是非常適合的人選。筆者不會評價他是否「本土非泛系統」:概因總有人會認為他不是。一個人是甚麽人,取決於其本身的行為。「本土非泛系統」,只是沒有清晰定義的六隻字,只要一個人做的事情,對香港人有利,則已經是「本土」,還理得他是甚麽派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