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歸途

2019/11/29 — 16: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德國有志願機構,設立了一個夜間熱線電話,伴隨著晚間獨自回家的人。電話由義工接聽,讓人在歸途上得到點陪伴,感到安心。

這項貼心的服務,借鑒於瑞典,由 2011 年起引進德國。德國的路燈沒有香港之多,特別是小城鎮,夜深無人之時有時只瞥見民居客廳而來一絲微弱的燈光。德國的冬天日短夜長,有時下班晚了,或是周末去了朋友家的聚會晚了回來。有時下午五時,夜幕已經低垂。沒有開車的人,從烏黑無人、只有兩個站台的火車站走出,冒著兩三度的嚴寒和迎面吹來一片片枯葉的冷風,氣氛格外蕭瑟。車站往地面隧道的電燈早已壞掉,那裏不時有尿液的味道。走出隧道,還要沿著寂靜無人的路走大概十分鐘才回到家。這段路上,肅靜得只聽見自己的回音。假若電話上有個人陪著自己,總教人安心一點。

在德國小鎮生活,好處是遠離煩囂,但壞處就是交通不便,公共交通班次稀疏。特別是住在共用住宅或學生宿舍的人,假日時都只是孤身一人。無論再熟悉周圍的環境,身體再健壯,在回家的路途都難免有些不安。德國的傍晚,香港已經夜深,你想著中學一年級時第一次自己晚上出外,約了一眾同學看電影。父母在你出門時連忙叮囑你,十一時前就好回家了,不然的請你打電話回來報平安。記得那夜你們玩得太盡興,電影看完大伙兒到其中一位同學家玩電子遊戲,竟忘了致電回家。一直到十一時半你才回到家,你爸媽把你罵過一大頓,問你知不知道他們很擔心你的安全。這麼多年來,你一直覺得他們不近人情,但這夜身處凜冽寒氣之中的你,終於明白到為何家人會擔心。

廣告

近幾個月來,香港有些父母和子女,因為政治問題鬧翻。子女甚至出走,從此與父母不相往來,走上街頭抗爭,不用再受氣。後來子女不幸失蹤了,也沒有人理會,因為他們的父母早已不知道他們在何方。一個個年輕人的名字,漸漸被人遺忘,就像集中營裏看見一個個布娃娃、一雙雙的鞋子,它們都曾經屬於許多進毒氣室前天真瀾漫的小孩。

這些青年人,在失蹤前的最後幾小時,總會想起自己的父母,和那道磨不去的心結。獨自走上前線,他們都很想在電話的那一頭聽見至親的聲音,無論此刻的是責備,還是諒解,都已不重要。在槍聲隆隆的街頭,烏暗無人的冷巷,想起那一年,爸爸拖著自己幼小的手,帶你到玩具店。然後傳來一陣吼叫,你再也沒有醒過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