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位在囚手足都不是一組數字ㅤ而是對暴政的見證

2020/5/30 — 22:15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18 年於區諾軒議員辦事處擔任政策助理時,已經開始參與公務探訪的工作,當時是探望了一批在魚旦革命中被捕的抗爭者。

最近又再與陳嘉佑作公務探訪,探望在反送中運動被囚的手足們。做探監工作的初衷很簡單:

  1. 在囚者需要精神上的支持:作為曾經的階下囚,我深知在枯燥的鐵窗生涯中,有人探望、支持是多麼的重要。單純的面談,與「窗外」的人溝通,已經是一種精神支持。
  2. 了解手足的需要:「解悶工廠」負責提供新聞等資訊,亦有團體呼籲市民寄信,但不同在囚手足仍會有更多個人化的需要。能夠替他們跟進,抒解他們困苦,算是自己的一種貢獻。
  3. 爭取更多保障:有些監房的基本設置,例如獨立風扇,都相當依靠議員、囚權團體共同爭取。了解這些同伴的需要,解決他們生活上最基本的問題,對在囚人士而言,其實是極大的改善。
  4. 減低手足被針對的風險: 大部份懲教處職員都是公務員心態,少做少錯,亦怕做錯被問責。有議員恆常探望手足們,同時亦是發放訊息予處方,這些在囚人士都有人時常跟進資料,令即使懷不良心腸的處所職員投鼠忌器。

當然,回到每位手足身上,每個人的故事、理念、遭遇,都是整個大城市的縮影。

廣告

到底有甚麼驅使到一些風華正茂的年輕人願意拼上數年光陰,換取一個反擊的機會?為何他們會選擇用最危險、曝露自己的方式反抗,押上一切?

我不懂回答。我想聆聽、了解,同時令大家知道他們的聲音。The voice of the unheard,正是抗爭爆發的能量。

廣告

有些手足會在牢獄內唸書,戀愛(透過會面、書信),結婚,完成很多人生里程碑。我們可以選擇在不同地方完成,但他們的時間和空間都被困在鐵柱之後;他們渴望改變世界,卻必須停留在改變之外,適應日復日的苦悶。

他們不是數字,不是號碼,不是新聞的一幀剪影,而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是與我們一樣,貢獻在時代巨輪的變革中。

即使當權者要如何把他們污名化、區隔、分化,我們都要堅定地告訴他們:世界沒有把你們離棄。

香港人沒有。

我們也沒有。

撐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