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都要去一次的地方

資料圖片:六四晚會

愛國者成功促進兩制政治一體化,街頭悼念遲早變成尋釁滋事,講事實就想告你煽動,膽敢對黨不敬就是顛覆。

曾經有尊貴的愛國者說過,「結束一黨專政」是偽命題,中國憲法寫的是「人民民主專政」,中國實行的是「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言下之意,喊「結束一黨專政」是攻擊空氣,沒有意義亦難言違法。當然,現在有更多愛國紅人說,不只口號顛覆,就算以個人名義點燭光都犯法,理據呢?我就是法。

星期天,慣常紀念六四遊行的日子,示威常客王婆婆一個人在街上舉牌也被指非法集結。一個人原來都可以集結,理據呢?放心,依法的警察一定依法找到理據。

警方以疫情為由禁止六四晚會,專家剛剛才說第四波疫情已清零,演唱會萬人呼號、地鐵車廂回復面貼面、金鐘站上下班猶如摩西過紅海,空曠維園為何禁止聚集,理據呢?還想講道理,你太天真。

縱使滄海桑田,風高浪急,海龜每年都會回到她出生之地,和應呼喚。

那是根、那是隱密而深刻的連繫。

一直以來,六四集會被指「行禮如儀」,儀式背後有很多假設。假設著,我們與北京人民是命運共同體;假設,我們還關心北方的事情,假設一切還值得關心。

如果有一天,遠遠望見,沙灘面目全非,危機四伏,聰明的海龜會選擇割捨。

我們從來明白,那一支蠟燭,也是為自己而點。天高海闊,流動如水,寸心不滅。

 

相關文字:
惟「公道」二字
致一直還在堅持的人們:不能任之由之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
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