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毛 EE 的飛吻

2021/3/27 — 17:45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還柙差不多一個月了,今日見毛 E,有久別重逢之感。她掛上眼鏡,髪型沒變,但兩鬢蒼白了不少。我們一輪嘴就已經講咗 15 分鐘(等個半鐘見 15 分鐘):

雖然睡得不好,今日毛 E 精神還算不錯。她已收到約廿封香港人的信,每一封都有讀,是她的精神食糧。屋企人和前助理定時都有探望,給她百份之百的支持。

她又多謝〈石牆花〉,之前寄入去的拉展練習,圖文並茂,毛 E 每日照做,感覺有效。(每天一小時做運動就是在拉展,她還即時隔住玻璃都做俾我睇)。

廣告

毛 E 同一名非法入境者同倉(二人一倉),平日朝七晚七跟 30 人一齊在活動室生活。她又會為年青女囚友的生命故事而感動,教英文之餘也聽到人家的故事,在困難之地特別有味道。

她沒有不喜歡睇電視,只愛讀書。她原想收讀一個法律學位,執業後專幫有需要的人免費打官司,可惜香港的法律學位未有函授課程……

廣告

她知道牆外的大家十分掛念她,只是她想低調一點,在院所靜靜生活。不過大家大可放心,毛 E 三十年的記者鍛練和八年的議員生涯,不是白費的。臨走時她向我飛吻,仍然輕鬆、仍然親切,仍是那一位我認識的毛孟靜。

順帶一提,據悉近日羅湖懲教所的私飯出了問題,幾位囚友食完肚痾,已向福利官反映,敬請署方立刻處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