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毫無底線也非思維,是顛覆高度自治的政治暴力

2020/4/24 — 9:26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

中聯辦和港澳辦一再發表聲明,宣稱自己有權干預香港內政,但官樣文章翻來覆去,只帶來一個結論:他們可以痴人說夢,正好表示《基本法》就是一紙空文。

兩個衙門口口聲聲話得到中央授權去監督特區政府施政,所以不受《基本法》第二十二條束縛,但首先不要說《基本法》沒有此規定,就算確有授權,中央政府起碼要發個聲明,出示授權文件及具體內容,或者全國人大常委冒著性命危險,也要開會解釋一下《基本法》相關條文,弄個水落石出。怎可以突如其來,任由個別部門自說自話,說自己是中央政府化身,便可公然干預香港內政。

《基本法》第二十二條早有規定,中央政府所屬各部門都不得干預香港內政,故然是指包括中聯辦和港澳辦的大陸政府部門不要妄議香港,但並不等於中央政府便可以踢開《基本法》,隨意向特區當局發號司令。因此兩大衙門即使變身中央政府,同樣不能超出《基本法》的具體規限,絕不能對立法會內務指手劃腳,或者聲言對民主派議員要拉要鎖。

廣告

今次兩個衙門假中央之名,表面上是釋法,實際上是造反,肆意破壞香港高度自治,甚至連全國人大釋法的程序也跳過,搖身一變成了特區政府太上皇,也等於宣布《基本法》已經失效。北京可隨時強詞奪理,任意扭曲,香港人無從制止,因為對《基本法》的最後解釋權在全國人大,是權力在說話,並無制衡可言。過去北京通過手下的橡皮圖章全國人大常委僭建《基本法》內容,起初拖延最後抵賴雙普選的承諾,今次不過變本加厲,由衙門發個聲明,英國作家奥威爾(George Orwell)筆下《一九八四》的荒謬世界立即現身,裏面嘲弄的「自由是奴役」、「無知是力量」,對應在香港,就是高度自治等於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了。

中共掉棄承諾,一方面是逞強行為,趁西方國家忙於應付疫情無暇顧及,乘機搏亂,以戰狼姿勢攘外安內,對香港人劍拔弩張,向大陸民眾顯示國威,但亦變相承認,香港民間的政治壓力已超出特區當局的解難能力。

廣告

隨住去年數以百萬計香港人投入逆權運動,也隨住警察惡行昭彰挑起民間抗暴行動沒完沒了,政府威信崩潰,施政癱瘓,過去按照《基本法》來管治香港的制度和措施,雖然已用盡制度暴力去箝制反對力量,也通過人大常委釋法否定民主的訴求,以至曾經取消參選者和當選人的資格,但由於政府捨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的正路不從,當然無法以警察武力平息民憤民怨。如今敗局不能翻盤,便惡向膽邊生,要進一步改寫遊戲規則,以確立「全面管治權」,奪取特區領導權,並取得超乎現有限制的更多權力,以維護北京操控特區政權的本事萬世不變。

其實奪權和擴權的動向早已有之。去年七月,北京首先祭起「止暴制亂」的旗幟,為逆權運動定性,為對策定調,因此特區只能用武力不能用政治方法平息民怨,而警方看來聽命於北京多於特區政府,有恃無恐襲擊示威者及記者,濫捕濫告,還經常鸚鵡學舌,指本土恐怖主義浮現,近日更加大舉搜捕,拘捕及控告十五名和理非的民主派領袖人物。

只要再成功僭建中聯辦和港澳辦干預香港的法定地位,把干預制度化、日常化、法規化,中聯辦即可成為司令部,既可指揮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制訂政策,決定特區領導班子,亦可如臂使指,控制立法會親北京議員通過法律和撥款,配合施政。到時國家安全立法等等可以予取予攜,大白象工程愈做愈有,加上警方早已「忠誠勇毅」,再無須行政長官統領,此職位不設也罷。

有說這是中共「底線思維」的策略部署。底線思維不是壞事,其本意是要求大家面對困難作最壞打算,敢冒風險,不怕吃苦,爭取最理想的後果。順此思路,北京面對大多數香港人的五項訴求,應該事不避難,因勢利導,以大局為重,還政港人,敢於應對新形勢,也要力求中港兩贏的結局。遺憾的是,眼下的「底線思維」敢於違背基本法承諾,放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原則,以暴力歪理治港,以保權力的不墜,毫無底線也非思維,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暴力。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