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毫無必要的惡

2019/11/17 — 13:56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不知理工大學今晚(16 日,下同)情形如何?在鍵盤前的人陪著守夜,也許有什麼物資的訊息是能幫忙轉的,只能以此減輕深沉的無力感。

今天早上打開臉書,以一具墜樓的無頭屍體開始,再度刷新三觀。有人說是拒絕魔警進入麥當勞追擊手足,而被逮捕的職員。我不知道是不是,也不想轉發那圖片,只能做到不轉過頭去。很多無意義、「毫無必要」的惡正在香港特首的縱容下不斷發生。在街頭,在媒體鏡頭下,痛痛快快給抗爭者一槍,有名有姓追查得到,這是國家暴力明確之「惡」。在停車場在新屋嶺在暗街小巷,一點一點把人弄死,拋樓、丟海,純因為發洩,甚至「愉悅」,享受一條生命捏在手中的快感,這是毫無必要的惡,林鄭所釋放出的邪惡巨靈,人不成人,而異化成食人的獸。

今天晚上打開臉書,看到關於北京鼠疫的傳聞,於是想起卡繆的《鼠疫》,摘抄如下:

廣告

「當然存在善與惡,而且一般說,很容易弄明白它們之間的分界線。然而,一旦深入到惡的內部,分辨起來就有困難了。比如,有表面上看很必要之惡,也有表面上看毫無必要的惡。有下地獄的唐璜,也有某個孩子的死亡。」

在乎生命的人,連一隻雀鳥都要跟牠好好道別。我看見一個香港人說:「雀仔,香港人對唔住你,冇盡力保護到太多……願你來生不做香港鳥,即使係遷徙季節,千祈唔好再飛嚟 HK,記住!」

廣告

半天折翅的雀鳥不會了解,那致牠於死的 TG,是一種叫做「人類」的物種,來對付毒害同物種的武器。

如果還有一種善,讓我願意相信未來,那麼便是捧起雀鳥的這雙手,彷彿一床潔白柔軟的天鵝絨毯子,盛起牠,覆蓋牠,讓這曾經靈動雀躍的小生命,不必像街邊垃圾那樣卑賤地死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