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戰勝歸來之後

2019/11/27 — 19:04

Where is the beef ?

它來源於一則廣告, 1984 年 Wendy's 連鎖店說自己的漢堡飽中的牛肉比它的競爭對方 McDonald's and Burger King 的為多。

從來沒有人想過民主派有機會佔區議會議席的多數。最接近的情況是民主派九七前乘八九六四之利,贏取了立法會議席的多數,但那時不同,當時的民主派有頗長的一段時間經營,建立橋頭堡。今天,反建制派要在九個月後立即面對立法會換屆選舉,截去其頭尾,新當選的反建制區議員只有約半年時間就要面對其期中試,向選民交代。他們必需向選民證明,他們做得比建制派強。

今次選舉結果似乎改變了香港的民主路線圖。過去,泛民的一般想法是動員群眾,爭取中央落實雙普選。這一路線圖因 2014 年人大落閘而令港人感到民主無望,這導致了雨傘運動,佔中和今天的反送中。新的民主路線圖似乎告訴香港人可以透過手中一票,奪取議會多數席位,奪取選委會多數票,從而選出自己的代表,實現港人治港。這當然是個假象,共產黨操控香港有千萬個方法,例如透過人大釋法和其他暗地裡工作。可是,今次的例子說明,共產黨無法操控民意。

廣告

共產黨原先設計了三件寶,分別是區議會、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和選委會,以操控香港的民主進程。區議會一向以來不為巿民重視,成為建制派的溫床,但今天被打破;選委會的設計有利保守派操控,但今天也受到威脅了,餘下的只有立法會的功能組別。

區議會內有大量地區資源可以成為反建制派爭奪立法會席位的樁腳。假若,九個月後反建制派贏得立法會民選議席的絕大多數,香港政局將變天。關鍵的問題是:反建制派的區議會新丁在未來一段日子裏怎麼幹?

廣告

梁振英提議的重組建制派在地區打陣地戰,挑剔反建制派在地區工作上的經驗不足,利用反建制在區議會上的山頭臨立,並提供財政資源的作法是一整體策略,不容輕視。泛民不應以吃花生心態等閒應對。

區議會生態在建制的長期主導下被扭曲,無法面對社會的需要。一直以來,它忽視了青年人的需要。一直以來,大部份區議員只會利用地區旅行,蛇齋餅糉等小便宜收集老年和弱勢社群票源,可是今天行不通了。

反建制派既然成了區議會的絕對多數,就需要表現其服務社區的能力。這種有能者當之的生態是西方議會政治的常識,香港的民主政治雖然跛腳,但並不表示選民沒有這一要求。

這幾天的一點感受

區選後,香港社會似乎出現了心態的轉變,康文署的活動突然地熱鬧起來;地鐵站的大部份閘口重開,交通暢順方便人們返工。社會瀰漫著一種類似於人們在新年長假後返工的情緒。巿民的訴求明顯地變了質。

結語

毫無疑問,區議會變天是因為六個月來的巿民的激烈抗爭,當中流了很多血,但選民是否希望繼續流血?就讓從政者回答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