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抗爭與自身民主

2020/5/6 — 12:5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梁風】

我們今天談抗爭,很多時候都會著眼於一些抗爭活動和策略上。於大陸,會關注如何推翻中共,組織線上推廣,線下串聯,武裝準備等等。於香港,就會關注如何打倒香港政權,或者爭取普選,或者獨立。於台灣,我們看到,台灣民眾用選票使「反共」堅決的一方政客高票當選,看到各種去中國化提議,與中國切割。這都是一種抗爭。

為什麼談到民主抗爭呢?因為抗爭總要有個目的。過去一段日子我試圖同各位戰友談這個問題,但很多人不以為然,總是認為「打倒中共,一切就會變好」,或者中國就會四分五裂,香港可以乘機獨立,獨立了就有民主自由,台灣人就不再有威脅等。或者至少認為,這都是打倒共匪以後的事,現在首先要合力打倒共匪,其他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

廣告

我要指出的是,與歷史上一切打倒政權當局的行動一樣,打倒共匪本身是一種抗爭。但他的目的可以多種多樣,並沒有限定是為民主,可以是為個人利益,可以是為了打倒皇帝做皇帝。當我們的抗爭變為打倒皇帝做皇帝時,這犧牲完全沒有必要,抗爭也毫無意義。

我時常與人討論民主這個概念,好多人以為很簡單,其實我收到的答案頗分歧。有人認為民主是一種制度,有人認為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或者多數尊重少數。

廣告

如果問我什麼是民主,我會認為民主是一種社群狀態:如果一個社群裡面的每個正式永久成員,對於該社群實質上擁有同等主要的所有權和支配權,那麼這個社群就是一個「民主」的狀態。否則就不是民主狀態。這個社群可以是一黨一群,也可以是一省一國。總之但凡社群,都可以用這個標準看它是否民主。

這是一種合作共贏的社群狀態,但絕非個人的放任自由,反而是每個成員自覺地犧牲部分個人自由,尋求與他人的合作,結成社群,共同應對風險,獲得更大的自由。我覺得我們的抗爭,或者以後的建設,是要達到這個目的。

我們必須十分清楚我們抗爭的目的是什麼,因為縱觀歷史,這種為抗爭而抗爭的革命留下太多教訓。我們所目睹的革命,總是由一小部分人站台鼓動,一大群熱血志士衝鋒陷陣,用鮮血換取革命的成功。

這些真正推動歷史的志士,往往是默默無名的,而革命的光環和成果,往往是由不那麼在前線的領導人收割,成為新的權貴。犧牲者已經犧牲,當革命過去變回政治,新貴食完人血饅頭坐穩江山,世界依舊如常,民眾依舊是奴隸。那麼抗爭和流血,意義又在哪裡呢?

細心的人不難發現,那些大大小小的抗爭組織,包括 tg 上面好多群組,往往就是領導者成立一個「抗爭」組織,一份廣告,一個喇叭拼命擴張,給你一個抗爭目標,一上來就拼命做任務,很少關注組織本身是否健康。

有很多領導人一開始就有意無意將抗爭組織當成私產去經營,吸引大量熱血青年,拼命擴張影響力,但抗爭者在他心中只是一名打工仔,當抗爭進行時,他和其他老闆一樣,也是盡心盡力,但當有人意圖對他提出質疑,影響他的權威,染指他的權力,或要求真抗爭組織權力民主化時,他會使出最陰險的手段,將屠刀舉向戰友——曾經的打工仔,現在的敵人。

這和任何我們要打倒的反動政權沒有任何分別。

如果要深究,這種組織是不少的。我們要反對這種組織,並不是因為裡面全是敵人,恰恰相反,他們裡面往往充滿熱血精英,我們不能讓這種組織借民主抗爭之名,吸乾志士的血汗和理想,用來尋求自身的狀態。這種組織不能是承擔民主抗爭的責任,是民主之敵。

當然,很多時這些領導人不是一開始就打算這樣,但會慢慢墮落到這個局面而不自知;又或者這個過程很快。

我們要承擔民主抗爭的責任,首先組織自身要民主化。這是為了保證革命果實不被竊取,更重要是保證民主目標可以實現。組織自身民主化的過程,也是組織內部成員學習理解民主的過程。

正如先前所講,很多抗爭者高舉抗爭的旗號,但身上殘留獨裁的慾望,當然這就是人性。人性無法改造,無法消滅,人性自帶自私和愛他人的兩面,我們要通過一份協議,安撫私慾的一面,令公心和愛的一面發光。

如何實現社群民主化,簡單講有制度,物質,教育,風氣幾方面的方向可以努力,時間關係容後再談。公民議會建設民主社群,不急於擴張,就是在做這方面努力。只有民主的社群,才能承擔起民主抗爭的使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