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是最好的制度,也是最壞的制度」— 寫在韓國瑜當選台灣總統前

2020/1/10 — 15:2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楚清秋】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說過:「除了其他已經嘗試過的制度之外,民主是最壞的制度。」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講過一個故事:一位糖果店東主和一位醫生競選成為人民的領袖,糖果店東主在群眾面前,高聲疾呼:「醫生會剖開你們的皮膚,在你們的身體上戳出一個一個的孔洞,又會給你們苦澀的藥水;但我不一樣,我會為你們提供各式各樣可口美味的糖果。」醫生對此百口莫辯,而群眾最終選出了糖果店東主為他們的領袖。故事中的糖果店東主,就是所謂的「群眾煽動者」(Demagogue),以片面而偏頗的言論來蠱惑人民。

這亦是為何蘇格拉底對民主制度不盡同意,因為他認為只有接受過教育,或有獨立思想的人才有資格加入民主制度,而投票亦不應是一個單憑選民直覺或喜好的行為。就如一艘船舶要航向大海,你會選擇經驗豐富、擁有航海知識的船長來領航,抑或一班沒有相關經驗和知識的群眾?大多數人會選擇前者,因為選擇後者,遭遇沒頂之災的機率顯然較高。

廣告

韓國瑜:糖果店東主/庶民總統/痞子政客

這次的台灣總統大選,韓國瑜明顯就是那位「糖果店東主」,他在競選期間,語不驚人勢不休;單單一場電視辯論,爆出「三立兩立」、「五短五長」等嘩眾取寵的言論。相比他口中的「庶民總統」形象,他更像一個「痞子政客」;自近年嶄露頭角參選高雄市長,政見空洞、亂放空炮,上任未夠一年就休假參選總統。別人問他政策、立場,他往往不會正面回答,只會含糊其辭、訴諸情感。嘴說反對「一國兩制」,腿卻走進中聯辦;問他經濟政策,在競選時言之鑿鑿,要為高雄引進「迪士尼」、要到太平島「開採石油」,當選後則不了了之。如此亂開「空頭支票」,這叫人怎麼相信他當選總統後能做到「台灣安全,人民有錢」?或許亦因如此,他這一年來在各大民調的支持率中均節節下跌。

廣告

「韓國瑜只是個草包」、「民調結果大捷」,加上「香港反送中事件」的加持,令到不少蔡英文支持者都認為小英穩了,網上甚至還有人討論韓國瑜的票會不會比上屆的朱立倫、甚至今屆的宋楚瑜少。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鬆懈可使人致命

當民進黨和蔡英文的支持者就民調結果佔優而沾沾自喜之時,在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過後,韓國瑜在網絡上的討論聲量有 63,431 筆,比蔡英文的 31,964 筆,多了近一倍。因為蔡英文的表現就恰如韓國瑜所言,整場就像個讀稿機;當然政客唸稿沒甚麼問題,只是沒有人有興趣討論讀稿機。即使大多數對於韓國瑜的評論都是負評,但無可否認,他是比蔡英文更有討論熱度、更為炙手可熱的候選人;基本上,只要「韓國瑜」這三個字一出現,就是點擊率保證。

事實上,民調不一定反映真實情況,先不論「唯一支持蔡英文」在多少程度上擾亂了民調;看到韓國瑜在台中的造勢大會聚集了三十萬人,「凍蒜」聲不絕於耳的時候,就知道「韓粉」的鋼鐵意志,可真不是蓋的。三十萬人不是個小數目,他們更在初冬裏冒著寒雨、擠在人群中聲嘶力竭地聲援著韓國瑜,這不是一般政客能輕易營造的聲勢。而這亦是為何韓國瑜能在高雄當選市長、能在國民黨初選中脫穎而出的原因,他就是非一般,他就是非典型。

台灣的民主發展漸趨成熟,筆者亦相信台灣群眾的智慧,只是筆者認為這次總統大選,韓國瑜會在一片爭議聲中當選。以下是三個關鍵原因:

  • 第一個原因:「年輕人投票率低下」

眾所周知,民進黨其中一個重要的票源是來自年輕選民,或所謂的首投族。根據資料,今年的選舉人數約有 1934 萬人,20 - 23 歲的首投族則約有 118 萬人,比率約佔 6.1%,數字上足以左右大局。但事實是怎樣?以 2016 年總統大選為例,年輕選民(20 - 39 歲)的投票率為 57.73%,而 20 歲作為首投族的投票率最高,達 62.06%。然而,當拉闊至整個年齡層時,全國投票率為 66.27%,遠遠拋離年輕選民的投票率。「儘管擁有足夠影響大局的能力,但沒有足夠年輕人願意大老遠回鄉投票」是民進黨和蔡英文流失票源的一個關鍵原因。在網上留言支持小英很容易,在社交平台分享帖子靠杯韓國瑜也不需要甚麼成本;但若果要大清早掏腰包買車票回鄉投票,那就不是簡簡單單動個指頭的事情了。「反正小英也贏定了啊,對手那麼爛」;這麼想的人,絕對不只一個。

然而,就韓國瑜而言,他對年輕人的票源依賴相對較少,加上 2018 年國民黨於九合一選舉大勝(韓國瑜亦是其中一人),他亦佔了一定的地利。「韓粉」的鐵票,加上國民黨支持者一直以來的投票率都不低,可見其基本盤相對較蔡英文穩定。

  • 第二個原因:「民進黨管治不力」

民進黨作為現任執政黨、蔡英文作為現任總統,人民自然會監察他們,並無可避免地將他們的缺點放大。事實上,自民進黨和蔡英文 2016 年上馬後,管治就算不至於無方,亦是不力,不然 2018 年市長選舉亦不會大敗。這四年來,「一例一休」使僱主和勞工鬧得沸沸揚揚;「年金改革」損害了一批「軍公教」的既得利益;民意所向的「礦業法」亦是束之高閣。至於「反滲透法」,中共對台灣的滲透和打壓確實存在,就像其他文明國家如加拿大、澳洲,都有保護國家安全的相應法律,台灣「反滲透法」確實有立法的必要。然而,民進黨構思多年卻在任期結束前匆匆通過,先不談這個政策怕痛怕癢,大批「紅媒」不受影響、規範;亦反映出民進黨四年來坐擁權力卻無甚作為。另外,在大選前這個節骨眼推出「反滲透法」,儘管可以鞏固反中共、反紅媒民眾的基本盤,或拉攏一部分的中立票源,但亦無可避免地使政治中立的中老年人—選舉人中佔多數的族群—聯想起當年戒嚴的黑暗日子。果不其然,一群國民黨大佬和泛藍陣營人士,馬上跳出來指控這是民進黨的「綠色恐怖」;韓國瑜亦當然跳出來大肆渲染,企圖為法案製造輿論壓力,希望在群眾心目中營造民進黨打壓異己、專制獨裁、黨同伐異的形象。他的目的,自然是拉攏選舉中的「X Factor」—中立游離派,從而贏得大選。

  • 第三個原因:「游離派主宰」

「中立游離派」,往往是主宰民主選舉的最重要元素;他們未必有壁壘分明的藍綠意識、可能是「西瓜靠大邊」的順勢份子、亦可能是政治冷感的「媒體派」。所謂「媒體派」,意即從各種媒體吸收政治資訊和輿論的人,可能是 Facebook、YouTube 這些社交平台,或一些新聞網站。這些人本身可能欠缺對政局的認識,對「民主」這些政治概念亦了解不深,他們在履行投票責任時通常比較直貫,或所謂比較「感情用事」,例如跟隨朋友、家人的意願;依循社交網站中「同溫層」的意願;又或者,在選舉中投出「同情票」。而這亦是韓國瑜為何一路在營造的形象 — 弱者、庶民、愛國者、非典型藍營人士、被欺壓但不畏強權,願意代表百姓發聲對於綠營支持者、台灣本土派、甚至台獨支持者,他們對此嗤之以鼻,甚至在網上大肆攻擊、批評韓國瑜;而這個風潮無可避免地形成一股「反韓流」,造成不少人人云亦云,樂此不疲地參與其中,有些人甚至只是單純地辱罵、嘲諷韓國瑜。可是,這卻在很大程度上造成「反效果」 — 一些不明所以的人,只會對情況感到奇怪、不解,加上韓國瑜營造出豁達大度,能接受各界批評的形象(或可稱之為厚面皮),反而令他加了不少「同情分」,亦令人多少認同網上對韓國瑜鋪天蓋地的指控,或許只是「抹黑」。

政治人物的某一句話,不管是空話或大話,往往能吸引到很多不知底里的人投他一票;原因很簡單,「現在的政府就不怎麼樣啊」,投另外一邊,沒準會為國家、或像我這些小市民帶來好的轉變。這種渴望「轉變」的心態是人之常情,事實上,民主選舉很大程度上就是多數人「隨性而為」的結果;而選舉中佔最大份數的「中立游離派」,最終會主宰戰局。

相信人民的希望?相信人民,才有希望

在很多人眼中,這次的台灣總統大選感覺就是「壞與更壞」、「爛與更爛」的選擇,人們即使投蔡英文一票、或投韓國瑜一票,或許只是選擇「沒那麼爛的那位」(Lesser of two evils)。面對中共全方位的滲透、打壓,台灣要在夾縫間生存並非易事,亦不是一人一黨可以扭轉的局面;但「人民有權選擇」這件事本身,已是足夠難能可貴的了。實際上,民主選舉只是手段,人民福祉才是目的;能為一個地方帶來希望、帶來改變的往往不是總統、不是政府,而是人民。民主選舉的初衷,就是希望人民能夠作出政治表態、國家能夠以民為主。誠如蘇格拉底所說,普羅大眾中多數派的選擇不一定是對的;筆者則認為,雖然民主不一定是個好事情,但沒民主一定是個壞事情。無論總統當選人是否你心目中的人選;「既來之,則安之」,要記著總統只是選舉衍生出來的產物;人民才是國家的掌舵手。套用台灣民主先烈鄭南榕的名言:「我們(台灣)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只要心懷信念,相信人民,沒有難關是台灣人熬不過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