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派初選結果不代表本土派崛起 本土派仍需努力

2020/7/15 — 10:44

【文:楊文俊】

民主派初選的點票,於下筆時已徹底完成,前天經已公佈的各區候選人名次加上剛剛公佈四個地方選區與衛生服務界的最終得票結果,初選大局已定。在六十萬民主派支持者的選擇下,究竟誰誰誰最有資格代表民主陣營參選,已經在一人一票的公正方式得到印證。

筆者並未掌握全港民主派初選二百多個票站各候選人的得票分佈,因此本文的分析純粹建基於質性研究的方式,純以邏輯解釋初選結果,並未能以各票站得票分佈佐證。筆者認為,本次初選的結果並不如很多評論人以至本土派朋友所言,是代表着本土派崛起。本土派在初選中皆高票當選,純粹是建基於初選以手機作為投票主要工具,以年輕票以及懂得使用手機的六七十後中年人為目標受眾的政黨,無疑具有極大的優勢。本土派以至抗爭派人選大部份皆成功入局,程度上雖屬意料之外,但在方向上則屬意料之內。

廣告

縱觀五個地方選區的選票,本土派得票相比起四年前立法會選舉本土派以至自決派的得票,其實並沒有特別的增長。眾所周知,本土派的支持者以年輕人為主,然而,除新界西選區外,其餘四個選區一眾本土派候選人加起來的票數均低於四年前立法會選舉熱血公民加上 AllinHK 聯盟的得票。更值得注意的,是全港大部份選民皆有資格投票的超級區議會選區中,本土派公認唯一候選人王百羽,僅得七萬票,遠低於本土派一眾候選人加起來的得票。種種跡象皆顯示,初選結果並不代表本土派崛起。

筆者認為,黃子悅在新界西的得票主要來自那些同情她被政權控以暴動罪,對政府政策強烈不滿,日常生活受到嚴重影響的新界西中產市民所投,屬於抗議票。我們可以見到,在她的初選對手中,存在着比她更進步者如「墨落無悔 堅決抗爭」聯署共同發起人張可森,以至起源於連登討論區「自由系」的組織「天水連線」成員伍健偉等等。筆者有理由相信,黃子悅的票源與張可森和伍健偉的票源並不相同。當然,新界西無可否定地屬本土派支持度最高的區域,然而,筆者認為亦不能忽略朱凱迪在投票日呼籲其支持者同時支持張可森、伍健偉以及黃子悅,變相將自己的票分給三位本土派候選人。

廣告

本次初選中,筆者認為最值得留意的現象,是一般民主派選民對本土派看法上的轉變。與本土派關係惡劣者如曾指責本土派支持者為「蛤蟆」的梁國雄以至指責青年新政為「共青年新政」的黃碧雲皆落敗收場,而相反與兩者年紀相近,一直皆同情本土派,支持本土派年輕人從政的毛孟靜,則在初選對傳統民主派不利的情況下,仍以九龍西第三名高票入圍。在初選中呼籲選民同時支持同區三位本土派對手的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不但沒有因分票效應而落敗,更成為本次初選地區直選的票王。這充份反映了民主派選民已認可本土派為民主派一份子,而非「收中共錢」或「鎅票」,認可同情本土派的民主派,否定鄙視本土派和傷害本土派的民主派。

本土派一眾從政者在政權不斷打壓下,仍願意冒上極大的風險為香港人爭取應有的民主自由,筆者作為一名風險偏好極低,半次前綫也不敢上,半場遊行也不敢出席,只敢在網上月旦時事的懦弱的民主派支持者,有責任對此致以最深的敬意。筆者亦勸喻一眾在初選落敗者,尊重初選結果,不要辜負六十萬民主派市民的期望。本土派要成為主流,於民主派初選勝出只是第一步,將來仍有漫漫長路要走。本土派必需不卑不亢,保持謙卑,拒絕冒進主義和投降主義,深耕細作,建設社區系統,擴大群眾基礎,方為正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