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運動的更新 — 工會戰線

2020/4/28 — 22:05

病毒固然殺人,林鄭更成為香港的催命符。一場武漢肺炎風暴,令香港大部分人變成同一個階層。香港人過往「返工至上」的生活節奏被打斷,平常難得一天的「假期」,被要求無薪放取,沒有限期;企業隨時裁員,連盤數點計都毋須向僱員交代;以往「全面就業」神話下的香港,「就業不穩」竟成了普遍問題。職工盟每周收到的查詢電話數以百計,都離不開這疫情。

「反送中」抗暴運動發展至今,衍生出以政治罷工為主線的新工會浪潮。在一場充滿政治色彩的醫護罷工之後,應付這場經濟低潮所帶來的挑戰,可以說是「時代抗疫」的第二個戰場。工會在當中了解到,香港人的生活與權利,都是建立在浮沙上的假象。當災難出現,政府懶理,資本逃逸,平民手上可以反制的武器可以說少之又少。

一方面,打工仔女在面對僱主強加的政策,發現「勞工法例」實際上給予零保障,即使實際的工作量不減,「八折出糧」仍然是「肉隨砧板上」;另一方面,政府漠視一切工會訴求,無論撥出幾個百億,仍是將公帑不帶條件地輸送給財團。

廣告

各行業的工會都分別發出了他們的呼聲,爭取更佳的失業保障有之,爭取武漢肺炎列入職業病保障有之。然而,儘管只是一般的民生政策訴求,既然與既得利益的板塊出現衝突,政府自是置之不理。

與此同時,疫情未止,中共對香港人進一步清算已經展開。中聯辦、港澳辦突然「宣布」自外於《基本法》22 條,起勢攻擊民主派、郭榮鏗,干預立法會運作。中共研判現在已經是制止港人抗爭的「最後一戰」,香港人必須企穩迎戰。

廣告

政治與社會權利皆喪

抗暴運動揭示了香港「法治已死」,代表中共的「暴警」為所欲為,已超越法律管控的範圍,而政府仍倚之重之;緊接而來的武漢肺炎,則弔詭地進一步揭示出社會制度的缺陷:在基本法「保障」的「資本主義制度」之下,香港人連基本經濟和社會權利也沒有。

香港的民主運動一向偏重政治權利,而少有社經權利的討論。然而,假如我們不去探討社經的方向,一個持續而有韌力的民主運動,根本無從談起。香港的自主權之所以喪落,其中一個原因是各行各業早被「紅色勢力」滲透,而商界與政權勾結,一方面散播「市場至上論」,視之為不可動搖的神聖原則,繼而為政府卸責鳴鑼開道;另一方面,香港的產業與規劃早已「送中」,產業發展的分工和土地規劃的主導權,均已落在中央「大灣區」發展的旗下。普羅大眾被迫忍受自己的工作成果奉獻給大灣區的政治計劃,而「滴漏」到中下階層的利益自是少之又少,更不要說在一個不民主的政體下,爭取更好的社會保障了。此刻,政府坐擁萬億儲備,靜待日後的大白象基建上馬,將儲備「送中」之餘,又可以宣布「創造就業提振經濟」;財團利用香港落後的勞工法例,大手裁員或放員工無薪假渡過難關,然而在整體市場蕭條的情况下,財團生意雖蝕,但「大市」如此,也未必算「炒」。市况低落的成本,統統落在難以抵受危機的普羅大眾和中小企業。

香港人自立自強的願景

我們今日需要思考的,是在抗暴運動之下,民主運動需要怎樣的更新?政治上,民主派提出「35+ 議會過半」的目標,現已遭到中共的迅速反制。現在中共給出的回應,無異於接管香港 — 中聯辦「名正言順」干預香港管治,對立法會運作「說三道四」,而新一輪的政治任命,亦顯示中共要全方位清算參加抗爭的香港人。

「工會戰線」為我們打開了理解香港的另一個維度。當香港人在警暴之中理解到自身與中共的(零和)關係,工會戰線則為各行各業的權力關係揭盅。「滲透香港」的工程,在政黨、在社區,同樣也在職場、在產業。於是,工會戰線無可避免要開拓出抵抗親中收成期的面向,我們要奪回的,不單是普選當中的一人一票,還有香港產業方向的未來,一個着重世代平等、公義分配、「不送中」的產業理想 — 一個香港人自立自強的願景。

工會戰線在過去幾個月以來,由爭取封關到爭取失業者權利,一直與港人同行。至今,兩輪的防疫基金基本上沒有回應各式勞工的訴求,千億計的公帑,幾近無條件地輸送給財團,打工者只能祈望僱主「大發慈悲」,分多一點給他們。無論是醫護罷工還是各工會的民生訴求,政府一概置之不理。配合中共近日的政治清算,顯而易見,無論是民主還是民生訴求,政府都沒有打算「解決問題」,只會「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無論中共想香港人「重回和諧」,還是香港人想中共「重回懷柔」,都已完全無可能。香港前路未卜,我們現在可以做的,是準備面對「攬炒」之後的局勢。武漢肺炎在全世界大流行,勢將加速各國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在過去 5 年,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角色已漸漸變淡;武漢肺炎一「疫」之後,各國絕不會那麼輕易「重投」中國市場,而是加速在其他國家的投資發展。而香港人亦再沒有像 SARS 之後有 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那樣的選項。繼之,一個順應減少對中依賴、拒絕港人勞動成果「送中」的方向,必然是未來民主運動的一環。

加深社區結連ㅤ發展國際戰線

我們必須與民主派同行,與郭榮鏗議員一起迎接這場硬仗。不屈的港人亦應加入工會,面對中共的進逼,工會只能靠人數展示實力,一方面工會與黃色經濟圈、社區的結連可以加深,互為合作,長遠發展成良心生活圈;同時,工會發展它的國際戰線,向自由世界的工會陣營爭取支持,並繼續積聚力量,為下一波升級「和理非」抗爭做好準備。

香港人,睇路!

 

原刊於《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