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黨唔會輕易放棄議會路線?

2020/12/10 — 11:57

雖然咁講又會得罪人,但係主流泛民最可笑嘅地方,就係佢哋成日一時一樣。之前嘅所謂「總辭」鬧劇,就係一個典型例子。最初人大決定立法會因為疫情而延任一年,主流泛民其實係想留低嘅,所以佢哋先會搞個留任門檻郁來郁去嘅民調,同埋講出各樣留低嘅理由,例如話留低先可以「阻止惡法通過」、「阻止建制派調查修例風波嘅資金來源」等等。

只係主流泛民決定留任立法會後無耐,人大又出過另一個決定,搞到曾喺立法會選舉押後之前參選而又被選舉主任 DQ 嘅四名泛民議員,立即被政府 DQ ,而主流泛民喺人大再出決定之前,又學人拎「總辭」來拋北京浪頭,結果當然係北京睬你都傻,照樣下決定搞正 4DQ ,主流泛民亦只好「兌現承諾」,宣佈集體「總辭」。

問題係:主流泛民「總辭」之後,未來仲會唔會再派人參選立法會呢?如果主流泛民做事真係邏輯一致嘅話,佢哋係唔應該再參選嘅!因為佢哋之前決定「總辭」,已經意味住佢哋唔接受宣過誓嘅在任議員,可以因為參選被選舉主任 DQ 而喪失議席,但係人大決定頒布之後,呢度制度已經可以話係設立咗落嚟。既然係咁,佢哋又有乜理由仲去參選啫?

廣告

另一方面,當主流泛民決定「總辭」嘅一刻,就已經推翻咗佢哋最初選擇留低嘅理由。我哋先唔討論主流泛民口中嘅「惡法」,究竟係咪真係惡法,亦唔討論主流泛民最初選擇留低,又係咪真係抵擋得到佢哋口中嘅「惡法」,佢哋選擇得「總辭」,其實已經意味住佢哋唔再關心啲「惡法」會唔會通過。既然都已經唔關心,佢哋將來仲去參選,究竟又為啲乜?

因此,民主黨早排舉行黨內改選後,新任黨主席羅健熙講到未來會唔會派人參加立法會選舉嗰陣,話「民主黨唔會輕易放棄議會路線」,真係聽到人打咗個突。民主黨如果真係唔會輕易放棄議會路線,佢哋之前點解又要加入「總辭」先?佢哋應該繼續留喺議會入面,阻擋佢哋口中嘅「惡法」,要拉布嘅繼續拉布吖嘛?人大之前嘅決定又唔係 DQ 佢哋,應該等到被人正式 DQ 先唔做,先算係堅守議會路線啊嘛?

廣告

講到呢度或者有人會話,即使主流泛民當時選擇繼續留喺立法會, 4DQ 後就會連 1/3 嘅議員彈劾案同政改否決權都冇埋,但係下屆參選依舊有機會拎到立法會過半議席,之不過上面已經提到,人大決定通過之後,已經有 3 度閘 DQ 泛民議員,第一度係參選時被選舉主任 DQ ,第二度係宣誓時立法會秘書話唔收貨而被 DQ, 第三度係做緊議員嗰陣參加其他選舉例如:區選、選委會或村代表,被選舉主任 DQ 而自動甩埋議席。

上面嗰三度閘,仲未計《港區國安法》同《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根據案例,特權法第 17 條嘅藐視罪,適用於立法會議員,即係主流泛民未來喺議會入面,若再離席搞各種大龍鳳,一樣有機會被人告。當然大家可以話,被人告唔一定判罪成,罪成即使超過1個月,要被 DQ 仲要根據《基本法》第 79 (6) 條,經立法會出席議員 2/3 多數通過,但係大家唔好忘記,《港區國安法》仲有一條第 22(三條。

根據《港區國安法》第 22(三條規定:任何人以非法手段嚴重干擾、阻撓、破壞香港特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就可以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即係藐視罪成嘅一刻,政府又可以再告對方觸犯顛覆罪,而第 35 條又規定:立法會議員經法院判決犯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即時喪失該等職務,並喪失參選或者出任上述職務的資格。

所以嘛,究竟主流泛民未來派人參選,拎到 35+ 嘅成功率仲有幾多,入到去仲會唔會好似過去咁樣搞大龍鳳,呢個問題真係大家心照。既然係咁,羅健熙仲講乜嘢「民主黨唔會輕易放棄議會路線」,究竟係為啲乜?真係為咗主流泛民講嘅所謂「議會抗爭」,定係為咗立法會議員嗰份「糧支」?有啲問題,講得太白就無意思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