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黨的輓歌

2020/9/30 — 22:34

9 月 20 日,民主黨宣布委託民調機構進行取樣民意調查,決定是否接受延任立法會議員一年。

9 月 20 日,民主黨宣布委託民調機構進行取樣民意調查,決定是否接受延任立法會議員一年。

這裏比較久的博友都知道,我與民主黨有點淵源。難以說我支持他們,但比較理解他們的出發點。所以恕我入正題之前語氣重一點地先說:

坊間不少人說他們選擇留在議會是戀棧議席及薪金,我想問這些人 —「你揹住幾多單官司在身?你縫過幾多針?」

情緒宣泄完,是時候抽離分析立法會去留一事,而結論已經寫在標題中。但無論如何抽離,心情還是非常沉重

廣告

民主黨在處理立法會去留一事,可以用【錯.錯.錯】來形容。期間或有糾正錯誤,但在三個關鍵時刻原則性犯錯,都對整個政黨造成難以彌補的打擊。

【第一個錯】

廣告

當人大宣佈立法會全體延任一年的時候,社會之前就去留一事醞釀多時的矛盾馬上浮面。如果說非建制派最大黨的民主黨的一言一行對社會有指標性作用,絕不為過。但當時民主黨犯了最嚴重的錯,就是先討論及公佈在任議員的傾向。坊間當時已有不少技術性及原則性討論,即使互相抵消的話,民主黨都忽略了最關鍵一點:

現任議員是既得利益者,去留的決定根本不可能由他們在充滿利益衝突的情況下商討。

當民主黨閉門商討之後對外公佈黨團留任的意向時,他們就踏上了一個不歸點。這之後激起民意哇然,令民主黨急急再度商議回應民意,但之後無論民主黨如何操作,都難洗脫反對者「戀位」的觀點。

【第二個錯】

民主黨意會到自己第一步的錯失,馬上啓動「議會戰綫,港人抉擇」的一連串操作,將決定訴諸民意調查。筆者認為這是知錯,誠意可嘉,而且也起帶頭作用。如果第一個錯是原則性犯錯的話,那麽民主黨在這時犯下第二個的,就是戰略性的錯。

立法會去留一事其實在坊間已經醞釀多時,無論以任何角度看,都是一個非常撕裂陣營的決定,民主黨不可能不察。我以前已經有文分析過,人大這個決定絕對不可能是橄欖枝,而肯定是一用以分裂非建制陣營的殺著。民主黨在此時決定交民調來讓市民決定議會戰綫的去留,將問題的出路二元化,一方面陣營內部有輸贏,而且北京只需要沿兩個結果作沙盤推演就能設下圈套,已立於不敗之地。

有人問,若非如此該如何? 筆者認為其中一個方案是吸納初選勝出者一起構思去留之外的中間方案。好處之一是由初選派為最終結果加持,鞏固最終決定的民意基礎;其次是經過初選派及傳統民主派內部討論後,或會出現去留兩邊選民都能勉强接受的第三方案,減低民間內耗的可能。

無奈民主黨最後選擇以民意作出路的抉擇。這令民主黨無可避免面對第三個錯。

【第三個錯】

第三個錯,是操作上的錯。民主黨在公佈民調詳情之後發現不確定性太大,然後決定修正門檻。筆者認同這有助將不確定性大幅降低,但民主黨根本無可能回應反對者視之為搬龍門的合理質疑。這明顯是民主黨在第一次決策時未有思考仔細,令自己進退維谷。

更甚的是,如結果較傾向一邊,民主黨的出路還比較明顯,但最後出現令其最兩面不是人的結果:去留兩邊相約卻不過半,兩者相距在誤差之內。

民主黨只能決定留任。這不單是最撕裂陣營的決定,也是最撕裂自己支持的決定。

未來一年民主黨在議會內也左右做人難。以不變應萬變的話,明年假如仍有選舉,其基本盤流失差不多一半;屬於同一光譜的公民黨以全被 DQ 的哀兵上陣將再拉走溫和的主留派選票。即使上述負面影響打個八折,以民主黨議員不少在初選都「魚生粥」,該黨選情可預示必然悲壯。

民主黨如今情況四面楚歌,要破局的話,其領導層與黨團需要在堅守原則的情況下,有破格思維,以及超凡的執行力。但隨著上述三點大錯,筆者對這個非建制第一大黨能否走出目前困局,絕不樂觀。

未來一年,可能是民主黨的最後輓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