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8/20 - 22:40

民意調查定去留四大潛在爭議

作者圖片

作者圖片

民主黨與公民黨先後同意以「科學的全港取樣民意調查」,以「民意」為依歸,決定是否延任。

首先假設各方對何謂「科學民調」、什麼叫「隨機抽樣」沒有異議,但是在以下幾方面,不只是「科學」問題,更牽涉具體的價值取向等「政治」問題,似乎不容易解決,或要先有共識,否則民意調查只會變成一輪新的爭拗:

第一是 sampling 問題,誰人是合資格受訪者?即是誰有資格回答民主派去留的問題?最少有幾個可能性:

廣告

1.問全部香港人 — 即全體香港人,不論政治派別都問,但是問題就來了,民主派的去留為什麼要問梁振英或藍絲們的意見?如何避免有人搞局,擾亂調查?

2.問非建制派支持者 — 即排除建制派支持者,其實這樣較合理,因為現時爭論為泛民與抗爭派本土派之爭,但如何在民意調查中分辨隨機抽樣的人是什麼派別?靠自我申報是否準確?香港人喜歡號稱「中立」、「無黨派」,這些人又應否問?

3.問投過票的特定支持者 — 即是例如,民主黨的去留應該只能由投過票支持民主黨的選民去決定,因為若論「民意授權」,民主黨在上屆議會所獲的「授權」,理應是投票給他們的幾十萬票,他們是否應接受延任,亦理應由原來投票支持某黨或某特定候選人去授權,不應由選擇其他黨派的選民去參與決定。

如何解決上述問題?似乎全部都問就可以,即是全民抽樣問,取樣要比正常一千人大幅增加,受訪者以所支持的黨派細分為不同群組,再看以上第一、二、三類人的態度。不過,參與「民調定去留」計劃的各位議員,事否要事先講明會採納哪個組別的結果?否則到時輸打贏要搬龍門,又會爭議不絕。

不過,由於各方估計,去留之意見可能五五波,很接近,那就代表有人會有誘因搞局,這個民意調查是否會考慮建制派市民的意見?如不,如何分辨?

第二是,問題如何設定?

1.去或留,二選一。但凡事並非非黑即白,坊間討論的選擇,最少包括「有條件地留任」。

2.接受延任、不接受延任、有條件地接受延任、三選一。一樣有問題,接受幾多條件、什麼條件才應延任,是否要問清楚?

3.接受延任、不接受延任、有條件地接受延任、並具體例出所有條件,例如承諾抗爭、承諾否決預算案、承諾捐出薪津等等,逐個條件去問等等。如果是這樣,問卷會變得非常複雜,可能變得沒有清晰結果。

4.有沒有「中立」的選擇?「中立」票如何計算?(會計界議員梁繼昌做的網上問卷,有5.6% 人回答中立)

第三,有關執行的門檻:

1.若簡單問去或留,是否遵從簡單多數?即過半贊成者即為需要遵從的「主流民意」? 若 51% 對 49% ,始終有一半人不高興,如何處理?

2.計算誤差,可能有正或負 3%,即是結果相差 6%,統計學上也可能算作未分勝負,到時如何計算?採納哪個數字?

3.如果這是「公投」性質,那麼門檻不一定是 50%,可以是三分之二票才叫「門檻」。這些遊戲規則是否要事先講明?

第四,究竟是「齊上齊落」還是「各自修行」:

就算是泛民議席中,「民意授權」也有不同,有些是地區直選的五大區選民,有些是區議會界別的全港選民,專業界別,「授權」則來自醫生、護士、教師、律師、會計師等,是否要做很多個民意調查,每個調查樣本都不同?專業界別要問自己界別議員意見?但是,如果調查結果不一,有些人走、有些人留,是否還要「齊上齊落」?

不要以為做科學調查就能解決爭端,可能只是進一步爭拗的開端。最理想的情況,是做民意調查前,各大宗派好好商討民意調查的細節與後續的行事標準,並舉行大規模辯論,讓市民明白議題與各種利弊,明智表態;若能互諒互讓,或能成為民主商討的典範,確立和勇不分,打破分化陰謀。

 

【惡法日誌‧五十九】

相關文章:

留守是為了發聲

大灣區境外投票六大疑問,兼談留守議會的理由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