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族與民主

2020/2/24 — 12:1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 :  黃叡哲】    

這八個月來所發生的事情,究竟你會稱它為「民主運動」?還是「民族反殖運動」?同一個問題,在2014年時,你會稱自己在爭取「雙普選」?還是爭取「香港民族主權」?兩者爭取的東西看似相同,本質上的意義卻差天共地。筆者認為,民族建構之重要性大於政體的變革.,即是「民族先於民主」。

先從宏觀來看。觀乎整個世界,在西伐利亞體系下,小民族國家成為主流。隨著歷史長河的流逝,帝國主義國家解體,如奧斯曼帝國與奧匈帝國,地方性的小民族國家卻紛紛浮現,為何?皆因帝國主義國家的穩定性遠不及民族國家。一個龐大的帝國,中央政府不可能顧及遙遠的他方,只能在王畿附近實行排他性的絕對主權,其餘領土必然要存在半自治的政治實體,如蘇維埃眾加盟國、奧匈帝國下的南歐諸國和日不落帝國下的亞細亞小國。在半自治的政治實體內的人民,漸漸與其他地分區分開來,形成有地方特色的小群體,一個新民族便隨之而誕生,最後獨立建國。

廣告

民族是國家道統,其穩定性及內部團結超越其他國體,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其「不可摧毀」性。要摧毀一個民族國家的成本是極高的,實力不強的芬蘭民族竟然把蘇維埃打得落花流水。即使一個民族國家最後被吞併滅國,民族內部成員會憑著共同語言、歷史記憶及文化,終會成功復國,愛沙尼亞民族及烏克蘭民族便是一個好例子。種種歷史事實告訴我們,民族建構是偉大而有力的。

民主是民族的產品,兩者天然是雙胞胎。重點是,民族在先,民主在後。兩者本質上是同一個概念的兩種表達。要有民主,先要有高度同質化的民族。高度同質化的民族,即是民族共同體。民族共同體產生公共意志,讓公共意志管理國家,國家權力來自民族共同體,這就是民主理論的雛形。

廣告

由不同民族組成的帝國不可能有民主,皆因帝國內部的整體人民不是高度同質化的民族共同體。西藏人的公共意志不可能跟廣東人的公共意志相同,故大中華帝國不可能實現民主。中國的問題不在於政體,其根本問題在於國體,即是民族共同體。不去解決國體的問題,妄想實現民主中國,實屬空中樓閣。法蘭西國是一個共和國,還是一個被路易十六統治的君主國,其重要性遠遠不及法蘭西民族建構。烏克蘭國是一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還是一個自由法治國,其重要性都不及烏克蘭民族建構。關鍵在於「民族」,民族國家一旦建立,其政體變革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如果「民主先於民族」?在民族共同體未穩定之前,便實行民主,任何外來人都可以享有公民權,失去其民族主體性,最後只會淪落如錫金般的悲劇下場。沒有「我者」與「他者」之分,其民主制度將無比脆弱,誰都可以是我們的國民。沒有「民族」,「民主」不要也罷了。

有不少獨派志士,都把實現民主作為香港獨立建國的理由,彷佛明天有民主,就放棄獨立建國。我們作為身處於東亞窪地的小民族,在海洋列國的狹逢中昂揚自立,就已經是香港獨立建國的理由。

【作者自我簡介 : 大學一年級生,香港民族主義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