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權觀察向英國會交報告 列港警七宗罪 促檢控英籍港警

2020/4/22 — 0:00

英國國會「國會跨黨派香港小組」(All-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Hong Kong)上月中宣布,將就香港警察違反人權的狀況進行調查,呼籲港人在網上提供證據。關注人權組織「民權觀察」早前訪問多位反修例運動中的義務急救員及社工,並把他們被警方侵犯人權的遭遇寫成證言,本周一(20日)向英國該國會小組提交報告。

多名義務急救員及社工,指控警方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曾作出多項非人道行為,包括強迫被捕人士觀看警察進攻理大、要求被捕人士在就醫和見律師之間任擇其一、拒絕讓嘔吐被捕人士就醫、威嚇被捕人士「係咪想做浮屍」、以警棍襲擊正施救的急救員、毆打正在調停警民衝突的社工,以及拘捕人權觀察員。有急救員在報告中慨嘆,港人身陷情況比戰俘更差,「《日內瓦公約》可以保護到戰俘,但保護不了港人」。

「民權觀察」認為,警方在示威現場阻礙人道支援工作者,有違國際人道原則,只會加深社會衝突。民權觀察期望英方延長停止對香港出口催淚彈等防暴裝備的禁令,亦認為英國可根據當地法例賦予的權力,調查並檢控香港警隊中持英藉、涉侵犯人權的警官。

廣告

警方回應《立場新聞》查詢時稱,必定會優先考慮受傷人士的醫療需要,在處理受傷被捕人士時,亦須考慮被捕者的安全和保安因素。警方又指在理大事中拘捕最少 12 名自稱「志願醫護人員」或「義務急救員」,有關人士完全沒有任何急救的資歷。

關注人權組織「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左)及成員沈偉男

關注人權組織「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左)及成員沈偉男

廣告

警阻急救員救市民   斥「係咪想做浮屍」

「跨黨派國會香港小組」向外搜集證據在周一截止,「民權觀察」報告主要來自多位人道支援工作者,包括 5 名義務急救員及 1 位在去年「反修例」抗爭現場作調停的社工。報告也加入多名人權觀察員被捕的傳媒報道。

報告中多名受訪的急救員,曾身處 11 月圍堵理大一役,「民權觀察」成員沈偉男指,警方無視在抗爭現場從事人道救援的急救員。Alex (化名)在拘捕「死線」前 10 分鐘,與最後一班記者和義務急救員離開校園時,遭警方截查搜身,其後被捕。他指警方只准主流傳媒記者離去,有警員強行拉走 Alex,令他腰部及大腿扭傷。Alex 又指在拘捕期間,警方以強大火力射向校園 Y Core,很多想離開理大的人當時聚集於該處,Alex 指警員強迫他和其他在場人士目睹這波攻擊。

此後Alex 經常發惡夢,夢見當晚慘烈的片段,情緒變得極度焦慮及不安,後來他被診斷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及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

另一名受訪義務急救員 Timothy (化名)去年 8 月 11 日晚,身穿反光衣和戴上寫上「急救員」的頭盔,又帶上急救員證,到了尖沙咀警署示威現場,當時他身旁有兩名急救員及兩名記者,當時並無其他人在附近,示威者身處約 100 至 150 米以外,警方卻將催淚彈以水平線直射向他們。被外界稱為「爆眼少女」的義務急救員,就是同一晚在警署外,被警方布袋彈擊中右眼受傷。   

其後,「速龍小隊」警員將大批示威者以及 Timothy 制服並拘捕,有警員強行除下他的防毒面具,並將他雙手綁上索帶,其他警員則在近距離施放催淚彈,他吸入催淚氣體後,感到神志不清及嘔吐。

當他被帶返警署後,有警員要求被捕人士,在找律師還是到醫院求醫之間選擇,只可以「二揀一」。但 Timothy 在警署獲發的《羈留人士通知》上,清楚列明被捕者可與律師聯絡;如感到不適,將獲安排接受診治。

最後他選擇求醫,有警員指他與其他被捕者,要先落口供才能就醫,不過當他完成落口供後,警方並沒有安排把他送院。在被捕後 12 小時,他才能見到律師,之後才獲准送院。醫院的醫護人員要求 Timothy 更換身上衣物時,在場的警員卻拒絕為他解鎖,他唯有繼續穿著骯髒的衣服進行診治。

此後,Timothy 經常感到「反胃」,有整整一個月只能進食流質食物,醫生提及他胃中仍有催淚彈的殘餘物質,因而令他不適,要待殘餘物減少才能恢復進食。Timothy 又提到, 在警署被羈留時他不斷嘔吐,曾多次求見醫生卻遭拒,唯有伏在枱上休息,竟有警員問他「你係咪想做浮屍?」,此言令他感到生命受到威脅,甚至可能會被殺。

急救員:《日內瓦公約》保到戰俘,保不了港人

「民權觀察」成員沈偉男指 Timothy 的遭遇十分嚴重,斥警方在這案例中不但對急救員濫權對待,在警署竟要被捕者「二選一」,剝削被捕者權利,有警員更以公眾懷疑警方殺害示威者的說法,公然對被捕者作出恐嚇。                  

受訪義務急救員 Peter (化名)在現場嘗試協助傷者時,被警方阻撓。去年 11 月,他的屋企附近發生警民衝突,他遂在手臂和背囊戴上反光的急救員標識到場,正幫一名被胡椒噴霧射中的女士洗眼時,約廿名防暴警察行近,其中一人持警棍「橫掃」把他推跌在地。

Peter 立刻展示急救員證,又問可否讓他繼續幫該位女士洗眼,但該名身上不見警員編號的警員,似不願溝通並繼續以棍推撞。當他被推第三次時, Peter 試圖阻止,對方立刻大嚷:「你係咪襲警?」此時另一名警員上前要求 Peter 離開,他遂與該名傷者離開現場。

去年 6 月 12 日《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當日,Peter 曾目擊警方將一名全身被噴胡椒噴霧的少年制服在地,至少 10 分鐘後他才被送上救護車,期間警方更阻止急救員進行救治。Peter 在訪問中表示,香港人身陷比戰俘更差的狀況,「《日內瓦公約》保護到戰俘,但保護不了港人」。

社工調停被警方毆打、棍打、拘捕

現職社工的 Harry (化名)試圖在警方與示威者間作調停,因而被捕。當時警方正驅散群眾,Harry 遂展示社工證表明社工身份,又說「佢哋走緊,慢啲啦」,警方繼續驅趕並無理會,突然一名警員衝前以盾擊中 Harry ,並將他拉到封鎖線內,多名警員包圍他拳打腳踢,頭、手、身體和背部被毆近廿秒,然後他被三四名警員制服在地。Harry 已重覆表明自己是社工,但仍遭警員以警棍毆打,又不斷叫他「唔好反抗」。

報告中亦包括傳媒報道,「陣地社工」成員陸永基去年 10 月底在旺角警民衝突期間,見到警員抓捕一名老婦,他正想勸阻時被警員推撞並毆打,頭部遭警棍打中 5 次,血流如注,留下 7 吋長傷口,要縫五針,而涉事警員均未有佩戴委任證,故此他無從追究。另一名「陣地社工」陳虹秀見狀上前質問時,被一名警員近距噴射胡椒噴霧。

警方去年 8 月底以「暴動罪」控告 16 人,經常持「大聲公」到抗爭現場、嘗試緩和警方及示威者情緒的陳虹秀,成為當中被控的兩名社工之一。

報告亦有提及人權觀察員在進行人權監察工作期間,即使向警方出示證件表明身份,又身穿觀察員反光衣,亦照樣被拉。在民陣元旦日遊行期間,「民權觀察」3 名觀察員被捕,控以參與非法集結,防具、衣物、手機及相機被扣至今,羈留時更多番被警員辱罵,其中兩人分別等了 36 小時及 20 小時才能見律師。

此外,國際人權監察組織「Rights Exposure」兩名觀察員,於 11 月 18 日嘗試離開理大封鎖線時,被警方懷疑他們「參與暴動」被捕。羈留期間,有警員對他們的觀察員身份出言侮辱,二人分別被扣 15 小時及 27 小時後,才獲准保釋候查。

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指責警方,對人道支援工作者施以暴力並作出拘捕,造成示威現場出現「人權真空」,警方的行動不受監察,更容易出現嚴重侵犯人權事件。他指,市民從直播看見警方濫暴,以至近日被捕抗爭者上庭時,向法官投訴遭警毆打的事例,都令人感到「觸目驚心」,希望通過報告,讓國際社會知悉香港現時面對的困境。

王浩賢指,香港缺乏有效的監察制度,監警會只作「資料搜集」,連如「民權觀察」般進行證言訪談也不會做,如能有具公信力的外國組織,如國會跨黨派小組,為港人徹查侵犯人權事件真相,尤關重要。

警方:理大事件拘 12 名自稱「義務急救員」無急救資歷

警方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警方有一套嚴謹的武力使用指引,所使用的武力必須是為達到目的而須使用的所需最低武力。在使用武力前,警務人員在情況許可下會盡量先發出警告,說明將使用何種武力和武力的程度,並在可行範圍內,盡量讓對方有機會服從警方命令,然後才使用武力。警方強調,與示威人士並非對立,如公眾人士能以和平、守法、有秩序的方式表達訴求,警方根本就無需使用任何武力或採取執法行動。

警方稱一直十分關注被捕人士的安全和保安,假如被捕人士在案發現場或在被捕過程中受傷,該名人士會被安排接受治療。絕大部分警員都曾接受急救和基本的醫療訓練,能夠在專業醫護人員到達前,於現場為傷者初步處理傷勢。警方強調,必定會優先考慮受傷人士的醫療需要,亦會積極配合及協助專業醫護人員的救護工作。在處理受傷被捕人士時,警方亦須考慮被捕者的安全和保安因素。

針對理大事件,警方稱事件中曾拘捕了最少 12 名自稱「志願醫護人員」或「義務急救員」,而有關人士完全沒有任何急救的資歷,亦不是任職任何的醫療的相關行業。警方在行動中難以證實自稱為醫護人員或救護人員的專業資格,所以在一般情況下,都會儘量由消防處救護人員為傷者提供救治服務。

警隊一直高度重視人員的操守及紀律,亦有一套嚴謹的守則規管人員的言行舉止,以維持警隊的專業形象。如人員的行為有損警隊聲譽或違反警察規例,警隊會嚴肅跟進處理。任何人士如認為於警方處理任何事件時受到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投訴警察課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投訴警察課不會評論任何個別案件。

英政府未來或延長武器禁售令  

國會小組經調查後,結果將提交英國政府討論下一步行動,王浩賢指其中一個行動方向,可能是延長停止對香港出口催淚彈等防暴裝備的禁令。英國政府及歐洲議會去年年中宣布,因應香港警方武力驅散示威者,已暫停向香港出口防暴裝備,而歐洲議會亦已促請成員國,重新審視防暴裝備出口到全球某些地方,以防造成人權侵害。

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去年年底曾表示,有意於脫歐後仿效美國,推出英國版《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向違反人權的外國官員實施制裁,例如禁止入境、凍結資產等罰則。

此外,王浩賢認為英國亦可根據《2001年國際刑事法院法案》(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Act 2001)權力,調查香港警隊中持英藉、涉侵犯人權的警官,並加以檢控。

香港警方近日高調拘捕 15 多名民主派政治人物,以及港府日前突然修改新聞稿,指中聯辦不受《基本法》第 22 條約束,引起外界對「西環治港」的憂慮。沈偉男指,近日的爭議再度令國際關注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的人權狀況,尤其是至今仍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特區政府必須向國際社會交代。

沈偉男又提到,近日警方高層,以至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試圖透過虚假信息(disinformation)扭曲事實,例如有關「721 西鐵站元朗襲擊事件」等與事實不符的說法,令他感到震驚及關注,因此類似今次報告,記錄有關侵犯人權事件的目擊證詞尤其重要,也能成為日後各國對侵害者作出制裁時的證言。

「民權觀察」認為, 警方在遊行集會期間,阻礙、攻擊及對人道支援工作者的工作懷敵意,目的是製造「寒蟬效應」,有違在國際文明社會提供人道救援的基本條件,只會進一步激發市民對政府及警察的憤怒,加劇社會衝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