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5/12 - 10:05

氣焰囂張惡人谷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話說朋友在讀書時代,品學兼優,但個子矮小,上課總是坐在前排。有一個學期,班主任不知從哪裏習得教學新招,委派這位好學生,坐到後排的牛高馬大惡人堆之中。幹什麼?據說好學生可以作為榜樣,以身作則,感化一下班中操行最差的惡人云云!

朋友說,忘了如何「感化」鄰座惡人,畢業後亦沒有聯絡,後來知道,惡人當了警察。

當然,惡人谷不一定都是惡人,所謂品學兼優也未必情操高尚,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每個專業都有喪心病狂害群之馬,香港警察腐化之路,其實從林鄭月娥謂她只剩下三萬警隊作靠山開始,意味著肆無忌憚,恃寵生驕。

廣告

什麼叫惡人,看看母親節旺角黑夜,警惡亂噴胡椒、羞辱記者的明報片段 (全片看,9:30是重點),請問:
**警察憑乜嘢喝令記者停機,不准直播?
**警察憑乜嘢拔掉攝錄機電源,誰給你的權力?
**警察未正式拘捕,憑什麼阻止記者採訪?
**警察憑什麼要求記者在警察鏡頭前讀出自己名字及個人資料?
**當時畫面所見在場的記者,都在後退,亦無激烈動作,憑什麼近距離噴椒?

什麼叫惡人、什麼叫屈人,看看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如何無故被警服,請問:
**警察謂拘捕了一個37歲姓鄺男子涉嫌掟樽,有沒有證據?鄺俊宇已否認
**現場幾十支鏡頭,到現時沒有一個片段拍攝到「掟樽」,惡警憑什麼拉人?
**老屈之後,鄺俊宇沒有反抗動作,已倒在地上,為何有警察要用膝壓頸壓頭?
**既然如此肯定鄺議員掟樽,為何不落案告人,帶上法庭提堂?

鑊鑊新鮮,非華裔人士被警制服後死亡事件,有多重謎團未解,警察施展語言偽術,又要問:
**警察謂當時用「適當武力」制服疑人?此案死了人,必定上法庭,為何警方這麼快就想為自己洗脫嫌疑,謂使用「適當武力」,是否「適當」,不是由警察去講,你留番上法庭同法官講。
**警察謂當時用「適當武力」制服疑人?那麼,制服之後在警車上發生什麼事?據目擊者言,疑人被帶上車時仍然清醒,警察有沒有在關車門後、在黑色車窗背後繼續使用「適當武力」?
**疑人不省人事之後,是否過了十分鐘才召救護車?
**疑人不省人事之後,是否十九分鐘以後才有救護員到場?
**這十九分鐘,在場警察是否沒有為疑人急救?
**以上三個有關時序問題,涉簡單直接的記錄,為何警方到現在仍未能答覆傳媒提問,反而極速又未經調查就可以大大聲講,當時以「適當武力」制服疑人?

警察惡行寫不完,由下至上,「忠誠勇毅」之名下做的好事,罄足難書:

什麼叫恃強凌弱?深水埗屈打露宿者,搞人家當。

什麼叫雙重標準?商場唱歌、用限聚令即拉;一大堆愛國賊揮旗,睇唔到。

什麼叫知法犯法?警長自編自導自演汽油彈屈,示威者是「暴徒」。

什麼叫貪贜枉法?反黑探員涉嫌把冰毒「落格」販賣,涉案毒品達二十五公斤。警隊人手充裕,犯案與調查現場,行行企企幾十人,如何眾目睽睽下搬走毒品?這種勾當維持了多久?

什麼叫上樑不正?一眾高級警官到署長一哥,僭建成為生活習慣,然後睜大眼講大話。

香港警察為何淪落至此,因為一個沒落兼沒有正當性的政府,只能倚仗槍桿子維繫。大半年來,香港警察氣焰凌人,呼風喚雨,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法律有法律、要武器有武器。警民衝突現場,濫權濫暴,亂開罰單,制衡力量退縮。

監警會已淪為廢物,獨立調查固然無影無蹤,連說好的獨立檢討也消失了,講過年初發布的監警會初步報告亦忘得一乾二淨。
「犯法就是犯法」、「比黑社會更卑劣」,眾多警隊醜聞遭揭破,只因紙包不住火,枱底下還有多少臭事,不敢想像。抗爭無休無止,有一個過程,一年以來,和平遊行你蔑視,獨立調查你不做,民意響亮你不聽,這就是前因。沒有管治正當性,只能倚仗武裝力量,公安姓黨,回到槍桿子出政權的老路,毫無制衡,正是惡人暴虐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