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氯痤瘡

2019/11/13 — 21:25

2019年10月27日晚上,旺角。(資料圖片)

2019年10月27日晚上,旺角。(資料圖片)

「給你望望。」

我把衣服挪起。

「呀,終於看到了。」

廣告

「甚麼?」

「氯痤瘡。最近有記者同前線開始岀。tg 有人講。終於看得到了。」

廣告

五個月過去,醫生証實我長岀了氯痤瘡。

根據網上資料,氯痤瘡是目前唯一可確認,人體積存高濃度二噁英的表徵。

1976 年,意大利倫巴底地區有化工廠爆炸,高濃度二噁英外洩,二噁英覆蓋達 320 公頃,當地出現約 200 名氯痤瘡。越戰期間,美軍使用惡名昭彰的橙劑。對,即是令樹葉凋落、使叢林中的越共遊擊士兵現蹤影的落葉劑。三十多年過去,仍有不少退伍軍人被驗出體內積存過量的二噁英。患者有氯痤瘡與抑鬱病徵。

幸而,氯痤瘡只是表徵,內裡會有甚麼問題或是有無問題,還要一段時間、一段經歴、一條命水去決定。可能沒事呢。不過也逆轉不能了。

在毛記接受訪問,有條問答最後好像沒有岀街。我不太確定。被問到我或我的同事朋友被射盲眼或重傷,大約意思,我會怎麼辦。我説,我會繼續做下去,最少一段時間,最少不會因為身體而放棄。因為,那個傷,使我與我在觀察、在促成的事扣連著,逼我每天直視,不能抽身。對,我會繼續。

可能一直到我老年都會沒事呢。不過也逆轉不能了吧。也換言之,我也會繼續做我在做的事,只要身邊的人不嫌棄,最少不會因傷棄陣。

只要每天好好愛人、好好愛自己、做好要做的事、以自己最擅長的方法介入這個城市,就不枉此生。我會繼續加油、盡做。

我愛你們。

*** *** *** ***

11.14/1745 更新:

本帖帶來的關注,比想像中巨大得多。感謝所有人的關心、提供的協助。

多説幾句。我求診的是中醫師。一位診斷了很多現場記者與示威者的中醫師。他與他的團隊非常關注,今天也有聯絡我,強調氯痤瘡相關的症狀有解救之法,會安排更多治療方法,另外我也將會尋求西醫的斷証。我所屬的機構也有全力支援協助。

此刻,我精神奕奕,能吃能睡,昨晚也有外岀工作。請大家不須太憂心。

感謝各界。香港人,保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