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水上運動教練被控襲警自辯 稱跑去保護女友失去平衡撞倒警長

2020/6/23 — 19:57

被告 韓卓恒

被告 韓卓恒

去年 8 月大批示威者包圍深水埗警署,警方展開驅散行動,其間一名水上運動教練被指從後推跌一名警署警長,被控一項襲警罪,案件今(23 日)於九龍城裁判法院續審。被告自辯稱,當晚警方發射催淚彈後,他心急保護女朋友,奔跑向女朋友時失平衡向前仆倒而撞跌警長。控方盤問被告時多番問及與政治立場相關問題,遭辯方反對;而辯方陳詞時指,控方指控牽強, 努力建立被告是示威者,因而作出襲警行為的理論。

被告韓卓恒(26 歲)被指於 2019 年 8 月 6 日,於深水埗欽州街與長沙灣道交界襲擊警員 X,案件押後到 7 月 22 日裁決。

被告辯稱一心想奔跑去保護女友

廣告

被告韓卓恒今在庭上自辯指,案發當晚約了女友魏秀琳約 10 時半在深水埗晚膳,自己於晚上 9 時 45 分到達深水埗,於是在附近閒逛,見到有大批民眾於欽州街一帶聚集,途經時有人向他遞上手套、口罩,他見是保護性物品,因而接受。他稱,在用膳後叫女友到泊車處等候,自己則上前「八卦下」人群聚集原因,其後亦接受民眾所遞的頭盔並戴上。

他指,自己站在亞洲大廈及友興大廈中間觀察,目擊警方沿欽州街向嘉頓方向推進,亦聽到警方發射催淚彈,見女友所在位置有大量催淚煙,怕女友會遇到危險,於是尋求最短距離與女友會合。他當時心情慌張,一心想奔跑到女友身邊保護她,繼而衝入警方防線,當發現面前有一名警員時,已經無法閃避,因此失平衡向前仆倒,撞跌警員 X。

廣告

被告表示,撞倒警員X 為意外,沒有意識到自己雙腳離地,作出準備撞擊的反應,也不排除當時有以雙手去擋。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襲警,認為當下情況太快,聽見有人叫「襲警」時只按本能反應轉身向後走。他又稱,因當時太慌張,沒有想過要向警方解釋,亦相信情況太危急,警員不會平心靜氣地聽。

控方盤問涉政治立場遭辯方反對

控方盤問時向被告提問,有否聽過「五大訴求」、是否知道其中一個訴求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有沒有不滿、是否認同當日示威者的訴求等。辯方反對控方於法庭上探討被告政治立場,要求控方更準確地提問;而裁判官指應就對案件的深入性進行盤問,其後控方修改問題,只按案發當晚情況向被告提問。

當控方問到何人向被告提供口罩、手套,及口罩的包裝等問題時,被告均回答不記得。而控方的案情指,被告當晚參與欽州街示威,身上裝備並非途人提供,而是被告自己帶備,因知道警方有可能執法;被告均不同意控方的說法。

被問到戴上手套是否預期會遇到襲擊,被告表示沒有預期,只覺得「有保護好過冇保護」,亦表示「有啲驚,但我個人真係比較八卦」,因此前往欽州街一帶觀察示威者與警方之間的對峙,對警方防線及執法都有興趣「八卦」。控方質疑被告為何見有催淚煙時不致電或以通訊軟件通知女友,他解釋二人距離不遠,「覺得跑過去一定快過打畀佢」,並沒有想過女友會自行躲避,前往保護她是「作為男朋友一個好自然的反應」。

被告的女朋友魏秀琳擔任辯方證人,她表示案發當日是她建議到深水埗文記車仔麵與被告吃晚飯,飯後曾想過跟隨被告到欽州街查看,但被告怕她「走唔切」,所以叫她留在泊車處等。她續指,自己並非示威者,也知道被告一直都不熱衷於反修例運動。她又表示,本來打算與被告於今年年末結婚,希望審訊裁定無罪,結婚計劃可如期舉行。控方盤問魏秀琳時,也有問及她與被告有否討論過由去年6月以來的示威訴求,遭辯方再次反對。魏則表示,「比較少」、「極少」討論,而當日亦沒有留意深水埗一帶有示威活動。

辯方:「就算勇武如示威者」都不會選擇在重重包圍中襲警

辯方結案陳詞指出, 被告當時是「剎唔切制」,奔跑時亦有閃避,考慮到被告1米79的身高,若然被告有意圖襲警,大可推警員的肩膀或較高位置,而絕非如本案一樣,推到警員的腰部。

辯方認為,控方努力建立理論:因被告為示威者,所以在該場合作出襲警行為;但辯方指出,「就算勇武如示威者」,也不會選擇在防暴隊中間、重重包圍的情況下,襲擊一名位在中間的警員,該行為是超級高危,而且非常愚蠢和魯莽。辯方並表示,被告只是「八卦」、看熱鬧,加上毫無裝備及攻擊性武器;若然被告故意走入警員隊伍後,撞倒中間的警員是不合常理。

案件編號:KCCC2941/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