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水炮車這一種武器

2020/1/8 — 21:08

我曾經在中文大學被水炮車射中,全身濕透,清潔過後,皮膚上的刺痛灼熱麻痺,久久不散,徹夜難眠,洗濯過的衣物再穿上,仍會刺激皮膚。親身經歷過,有切膚之痛,跟旁觀的感受,差天共地。

自此後,見到水炮車避之則吉。警方使用水炮車,有一種「試試看」的用法,自 8 月 25 日荃葵青遊行第一次試用,到 10 月 20 日九龍遊行「用到盡」,攻擊力迅速提升,由最初只射清水到加入催淚化學物,由透明顏色變藍色,由水力微弱到橫掃前方左右,射到兩至三層樓那麼高,最後於尖沙嘴把清真寺染藍,整條彌敦道的商店也受污染,貨物也被染藍。那一次,水炮車使用量高,一度不夠水而需要暫停使用。

之後,中大理大之役,水炮車也發揮作用,中大以水炮車結尾為「撤退開路」;理大的勇武示威者面對水炮車也不肯退,入校內沖身又回到前線。

廣告

近日,警方使用水炮車調節了策略,不會長時間發射,傾向於十字路口停泊,再向左右兩邊橫街噴射,如此可以避過射中商戶,仍有驅散效果。

12 月 24 日晚上,聚集旺角區的大部份人,都穿休閒衣服,沒有防具,警方在平安夜最後一小時,出動水炮車在彌敦道驅趕,水炮車多次來回彌敦道,每次看到水炮車出現,人們都奔走逃到橫街裡的小巷暫避。水炮車體型寵大,它只能在主要幹道使用。

廣告

水炮車是最無差別的武器,不論你是記者、路過市民、圍觀者、示威者,只要水炮一射,你就會中,記者嘗試穿雨衣也只是聊勝於無,不能全身而退。

在小巷的視覺下,看到人們被水炮車射中後,互相照應的精神,大家呼籲彼此「快點入來!」,有人撐開傘頂着水點,因站在巷口仍會被水炮濺中。

片段清晰可見水炮車對人們的傷害,只是嗅到水點,呼吸道已受刺激,眾人咳嗽的聲音響遍小巷。有少男全身濕透,眼睛睜不開,舉手向義務救護員求助;有記者及市民倚在牆邊咳嗽不止;有女孩一邊洗眼一邊呼吸急速,喘着大氣,救護員查問:「有沒有哮喘?」

那邊廂,一位少女不但毛衣濕透,她的額頭受傷留血。我慰問她發生甚麼事,她說「很痛」,也有替她喊「First Aid!」,然後停止拍攝。

直到救護員來到後,我問她為何受傷,她說,走避間不知道怎樣弄傷,有穿反光衣的人解釋,女孩是因為避開水炮車,走避時撞到路邊電箱而受傷的。

這樣的畫面,在平安夜重覆了一次又一次,水炮車當晚是在彌敦道來來回回「騰來騰去」的。

水炮車射出來的不只是清水,而是帶有刺激性的化學水劑,只是嗅到都會讓人呼吸道不適,衣物亦需要繁複的洗濯始可以清理,水炮車令地面濕滑,人群走避亦會釀成意外。

當晚有線新聞使用了我拍攝的這條片,立場新聞亦有轉載照片,近日重新整理早前拍下的片段,有記者朋友告訴我,這一段在平安夜小巷裡拍得的片段,頗令人震撼,是一個值得留下的紀錄。

不是因為用多了,水炮車的傷害性會減少;不是因為常見了,它的武力不值得被記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