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永遠記得暴政對中大的鎮壓

2019/11/13 — 16:38

昨天,11 月 12 號。我在家看電視直播,看到我從 1970 年開始讀書生活研究教學的母校中文大學,受到香港暴警的侵略,殘暴對付我們的同學,悲憤莫名。六點左右中大同事發起何草夜話,請我回來講話,和同學同事分享對當前事態的反思:題目是「守護大學,守護良知」。我責無旁貸立即答應。七點開始出門,但交通全面阻塞,花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有辦法進入中大。因為我不能到場,夜話我的部份便要取消。無奈被迫回家。十點再看到暴警新一輪攻擊,再忍不住悲憤,決定徒步行回中大。沿城門河有十分多年輕人同行,携帶不同物資送往中大,因為所有公路已封閉,只有徒步才能回中大。

到了大學站民主女神像前,已有幾百個同學集結,處理由各方運來的物資。但最觸目的是一條長長的人鏈,從大埔道崇基牌樓入口,經過崇基圖書館,嶺南運動場,然後到中大運動場迴旋處。令我想起上次人鏈傳送物品是差不多四十五年前從崇基舊圖書館傳送書到新圖書館。連續幾天,師生興奮歡樂的加入人鏈,但今晚,人鏈沒有歡欣意義,只有悲哀,憤怒,難過。

我本來想在何草夜話談「守護大學、守護良知」是什麼意思。中大創校其中兩個辦學精神來源,一是來自新亞的中國人文傳統,一是崇基西方自由思想和基督博愛精神。新亞孔子像下的唐君毅銅像是中國人文精神象徵,崇基未圓湖旁的勞思光像是自由開放思想的典範。過去七十年來,他們兩位哲人學者正是大學精神之所在,學術和政治良心之實踐。如今,他們如果能重生目睹中大慘遭殘暴破壞,定會和我們一樣悲憤莫名,但會跟我們説些什麼?

廣告

新亞和崇基都是49年避秦南來的學院,兩者都是逃避共產黨逼害而建立,事實上是流亡學院。離開了強秦,來此地偷安,和平地在這借來的時間空間自由發展學術,到今天成為世界一流大學。但無奈他們和我們幾十年的努力奮鬥,現在面對從來沒有過的挑戰,不是我們的學術有問題,不是我們的研究沒有意義,而是受了七十年前的極權癌細胞侵略,表面無聲無息,但已入侵了整個社會,大學亦不能倖免。強權、警暴、虛偽、謊言、盲從等等敵擋人文精神的氛圍瀰漫著政府上下,以致禮崩樂壞,令香港奉行的自由開放、民主法治(Rule of law)、人的尊嚴和平等等普世價值正處於存亡關頭!

中大校園可以被破壞,教授學生可以被拘捕,兩位先輩老師銅像可以被摧毁,但他們代表的大學精神和良知不會亦不可能被消滅,因為守護大學和良知,已經在我們這幾天抗爭中實現了。因為中文大學不會亦不可能被忘記。我們保護大學每一寸土和事物,我們同時要知道中大的精神和良心是活在我們的心裡。

廣告

歷史上從來沒有政權入侵大學,二次大戰時盟軍不轟炸海徳堡大學,納粹徳軍也不攻擊牛津劍橋。而今天香港多所高等學府被暴警武力鎮壓,是人類文化的恥辱。我們永記今天暴政反文明的野蠻行徑。

堅持抗爭,守護母校香港中文大學!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