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想到這一天這樣快就來到

2020/6/4 — 10:19

沒想到這一天這樣快就來到。

過去六四我也不一定會去維園燭光晚會,有時候會帶學生去。但自己一個人的話,多數是靜靜地悼念。對於大台的安排,都會有些不滿意的地方,更不喜歡那些哭腔,總有理由去挑剔,總覺得不一定要聚在一起。只是沒有想到,這種自由,竟然會在有生之年內,隨即失去,集會被禁止,一下子恐懼就上場。

讀大學的時候,第一次去北京交流,剛好碰上六月。我跟北京同學說六月四日要去天安門廣場看升旗禮,同學竟然知道是什麼事,聲音連隨變調,細細聲只說了幾粒字:「很危險的,不要去。」這是我第一次跟極權內的恐懼打個照面。

廣告

那天一清早,我們幾個香港同學就去了廣場。一踏入那平地,看著升旗,聽著國歌,望著那天空,我很想哭,但我竟然不敢,怕被人看到。沒想到連眼淚也不敢掉下,我驚訝自己這種來自本能的自我控制,那是我跟極權的第二個照面。

第二日回到清華,北京同學問:「沒有事吧?我們很擔心!」就沒有再問下去,為什麼我去一個地方大家要恐懼?為什麼要擔心?那是我跟極權的第三個照面。

廣告

今日問起友人會不會去維園,他說太太會害怕,所以可能要一個人去,不如多找幾人一起結伴,還可能要找逃生路線。我然後就想到,這一天終於都悄悄地來了,就是連悼念也要恐懼被打壓,只是沒有想到這樣快。

我不會呼籲人參加集會,但我會去。思想無法控制,我到死的那一日都會記掛著這一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