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12/17 - 12:48

那個沒有人倡議「辱警罪」的歲月

多年前,記得在某個地鐵站外,總是聚集一大群遊客,堵塞道路之餘,領隊也從不主動維持秩序,滋擾居民,永無寧日。

後來有次出站的時候,看到出口處居然一個遊客也沒有,略覺詫異。仔細一看,才見到兩名香港警察在維持秩序,他們不停大升叫道:「排隊!排隊!」

我見警察叫得聲嘶力竭,忍不住走上前去跟他說:「阿 Sir,多謝你呀,我哋平時行都冇得行呀!」阿 Sir 聽完,笑說一句:「我叫到喉嚨都沙埋!」

廣告

曾幾何時,相信有不少市民,過年過節之時,見到警察執勤維持秩序,都會真心真意地說一聲聖誕快樂,新年快樂,中秋節快樂!

現在想起來,這些事情,好像是發生在遙遠的過去,遙遠得印象模糊的年代,遙遠得不敢想像。

如果政府夠膽做一些有公信力的民調,去問一問全香港人到底誰最侮辱警察,起碼有七成人會告訴你,最侮辱警察的人,就是警察自己。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那個歲月沒有人倡議訂立「辱警罪」,但市民對警察,卻是真心感激。香港人曾幾何時,也為這個「亞洲第一」而感驕傲。尊重不是靠立法來達成,企圖立法來乞討別人的尊重,徒勞無功之餘,也只會淪為笑柄。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