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人可以關得住青色的鳥

2019/6/12 — 21:28

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為了反對修正送中條款,許多香港人正在與警方對峙當中,而警方則是宣稱已經陷入群眾「暴亂」狀態,只好動用武力鎮壓,現在使用的武器是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水柱、胡椒噴霧等等。有些人可能會想,選舉投票不就好了,為什麼要圍攻立法會,引發政府鎮壓?

孩子,因為香港人無法投票選特首,而且立法會裡有一半的議員也不是民選。

就算有一百萬人上街頭抗議,想想這種人數,等於是七分之一的香港人都走向街頭。以人口比例來說,相當於三百萬台灣人在台北抗議。但是這樣的人數仍然無法阻止政府強行二讀送中條款,原因就是政治人物的權力來源,只來自於中南海,而不來自於民眾,這時候,民主能不能當飯吃?有權力的人,不受被統治者約束,而是受「給權力的人」控制,這就是沒有民主的悲哀。沒有民主,什麼都沒有。

廣告

其實這麼多人上街,代表香港市民已經對民主覺醒了嗎?當然不是。而是送中條例的修改,讓原本不關心政治的香港人感到擔憂。原來自己真的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人,香港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一國兩制不可能繼續維持,香港的司法體制,原本就應該要受中國管轄。而當香港人或其他國籍的人,只要有違反中國法律的疑慮,經過中國政府要求,都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國受審。

香港人害怕嗎?當然。因為這不是「不做壞事不就沒事」,而是「是不是壞事要看你有沒有壞事」,對於中國政府本質瞭解,就會對於這樣的修法感到擔憂。那麼,外資難道就不擔心嗎?那是一樣的,送中條款修改後,肯定對於外資有所衝擊,因為體現了內地香港司法一體化,這也就是為何不關心政治的某些香港人會加入遊行,因為外資撤走,肯定會嚴重影響他們的利益。

廣告

可是,只有這樣嗎?有個香港人傳了一封訊息給我,內容是這樣的:

昨天晚上我跟表姐聊過之後,我都開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跑出去。我表姐的大兒子出世時是「雙非高峰期」,被中國女人搶了產科床位、再搶配方奶粉,要動員全家人一起買配方奶粉。之後因爲住在鄰近中國的上水區,而搶不到幼稚園學位,要由姨母去「問」相熟朋友才找到上水鳳溪幼稚園的學位。之後被新移民搶公屋(租賃版國宅,不能買),和老公生了兩個小孩,排了 9 年也未獲分發公屋。然後大兒子要用非母語的「普通話」唸中文科,唸到中文科也快要不合格,無辦法去寫完整而語意通順的段落。然後說自己是教徒,滿載神的大愛。

今晚到立法院外唱聖詩的教友被無理搜身,我把 FB 直播傳給她看,她只回我一句:「我沒意見,不要再傳相關信息給我。」

律師,我不會想在這裡生小孩,也不打算留在香港,但是當我們努力去力挽狂瀾時,她們還在躲進幻想的世界裡面,我們爭取民主和權益來幹什麼?

親愛的香港朋友,爭取民主與權益,是為了你的同胞。即便你沒有孩子,你還是熱愛香港這塊土地,還有跟你並肩作戰的朋友、家人。催淚彈、塑膠子彈,讓人很痛,我知道最痛的不是這個,而是你身旁有一群家人還在冷言冷語。只是天一定會亮,當越來越多人,對於自己的權益受損感到不平,這些人終將會匯集到你身邊,因為獨裁政府的本質,就是侵害非我族群。

你不是權貴,你就是非我族群。而在獨裁政府下,非我族群的人,只會越來越多。至於那些只懂納稅不懂爭取自己權益的人,你還是要為他們努力,因為他們還是你的同胞。

一個一個,會越來越多的。因為自由是天性,沒有人可以關得住青色的鳥。而當颱風已經肆虐香港了,你還相信台灣會沒事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