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拉布的流會 — 比橡皮圖章更不該

2019/4/21 — 15:53

【文:蘇查哈爾燦】

4月17日,立法會審議《2019年撥款條例草案》的大會流會,是2017年修改《議事規則》後的首次流會。在會的人民力量議員陳志全發言完隨即要求點算法定人數,15分鐘召喚鐘聲嚮過,會議廳中僅32名議員在席,其中3人為泛民議員。

根據《基本法》第75條,立法會大會法定人數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一半,即會議廳內須有最少35名議員。

廣告

次日,立法會譴責民主黨議員許智峯涉搶手機的調查委員會流會,7人組成的委員會需要5人才能開會,4人在席,關鍵缺席為自由黨張宇人。張宇人隨後承認遲到,並為流會致歉。

根據《議事規則》第73A條,委員會的會議法定人數為包括主席在內的5名委員。

廣告

因六名立法會議員資格被褫奪,泛民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建制派在2017年啟動《議事規則》的修改,將審議法案和修正案的立法會全體委員會法定開會人數由35人調低至20人,聲稱為保障立法會運作效率,令民主派難以透過點人數拉布。當時的爭議有二:其一是立法會的法定在席人數適用於全體委員會(立法會聘請的法律顧問意見),即基本法要求的35人,降低法定開會人數門檻有違《基本法》第75條;其二是主權移交後,《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曾將立法會大會及全體委員會門檻同時由原來的三分之一(20人)提高至全體議員的一半(30人),以彰顯與殖民年代相比立法的進步。而再次將法定人數降低,既是立法會監督能力的自我閹割,在立法會構成非全面民選的情況下,亦更易造成立法會議員的不作為與「懶政」。

更為諷刺的是,降低法定開會人數與反拉布並無直接關係。因為建制派議員的人數遠超半數,只要建制派議員如期參會,可以確保會議不會流會。同時,立法會主席也有權為議員辯論設立時限,曾鈺成與梁君彥均在審議《財政預算案》時行使過該項權利來終止拉布。

既然如此,立法會會議的相繼流會,是不是打在建制派反拉布謊言上的一記耳光呢?球員、守門員、裁判、龍門都由一人做定,當建制派告訴大眾他們有修改規則的契機,有「主持議會秩序」的「正義」,他們似乎忘了市民可以看到,他們更有自我矮化、自取其辱的強詞奪理和藉故缺席、酣然入梦的權力任性。如此議會人,豈非比橡皮圖章更不該?

橡皮圖章尚且無人監督與理會,大可大搖大擺、大模大樣。瞓覺都不會流會的立法會在保皇建制義正辭嚴的反拉布下二度流會,真是給對議員議政態度和水平尚有期許的香港市民無情侮辱。

 

作者自我簡介:公民社會關注者、獨立撰稿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