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授權ㅤ就沒有議會戰線

2020/8/18 — 0:0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Chan K Mai】

如果 2021、22 繼續延任,係咪都要接受?仍然係要堅守議會戰線,咁即係都接受啦。到時任你發言,但拆咗你個反對掣,DQ你多幾多個...... 用同樣邏輯都一樣係要攞資源、一樣係要喺議會「發聲」。所以中共係完全知道搞萬年國會,你都會join。

拒絕袋住先,就係由原則決定一個站得住腳嘅立場出來,再諗策略的,同純粹諗工具性有根本分別,因為只有依從原則和真相,策略才抵得過長遠不同局勢、重覆的考驗。跳過民意授權接受人大委任,本質上係改變了議會的合法性來源,特別是泛民已經表示了唔接受疫症做藉口,亦即同意任期已經完結。一旦接受了錯的原則,就返唔到轉頭。

廣告

當然,如果入到去可以日日令議會停擺,咁的確係可以視為實然取消非法議會的。但一拉布就熄你咪,日日搵五個保安mark你一個,入場要搜身,點人數佢就話等陣先,真係阻止到佢咩?能回答這問題,議會先可以成為一條「戰線」,咁先有條件去延續所謂「議會抗爭」。

如果議員們沒有這種條件,這一刻卻接受人大委任,他們起碼就無得到我這個選民(和同意我想法的人)的授權,因為我上次的授權已經到期了。而我是沒辦法延續或者收回這授權的(民調是非常勉強的方法,連民調都唔接受就唔好叫泛民了),因此這個臨立會,只是人大和前任議員之間的約定,根本無其他香港人份。

廣告

點解代議民主政制好過獨裁?唔係計邊個人品好唔好、信唔信得過,係因為相信制度。議席由人民授權,代議士才會制度性地考慮選民意願。如果任何情況下個邏輯都係要「保住議會戰線」,難道連委任制(why not? 反正都制裁了)也將要「寸土必爭」?那代議士以後豈不是只仰授權者人大的鼻息?他們怎能不步步考慮授權者的利益? 切斷議員和市民授權的連結,才是摧毀泛民合法性的 endgame。

不分化、不割蓆,留或杯葛可以有不同理由,但絕不能盲目將「堅守議會戰線」萬能key 置於「民意授權」之上;也不應該惡意攻擊,將本來是一起探索可能性的「之後呢?」變成不負責任的反問句。不論決定如何,都要共同認真去諗「XX 之後」新的組織和行動,實踐未知的可能性,這才是鄂蘭所謂 vita activa 應有的政治行動。過去一年多的運動,我相信也是靠這精神來保持活力和公共性,令各自爬山的手足不感到孤獨和絕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