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決心的罷工,是不值得發動的罷工

2020/2/26 — 17:2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柯南@哲學怪獸】

早前香港醫護人員罷工要求政府全面封關,林鄭拒絕就罷工事宜談判,表明「威迫不會得逞」。言下之意,就是無論醫護人員想爭取甚麼,只要是用罷工這個威迫的方式爭取,政府都不會讓步。

但這個「無論醫護人員想爭取甚麼」是很有問題的。罷工的合理性很大程度建基於相關的訴求。我們不會認為醫護人員以罷工爭取千萬年薪是合理的。(為方便討論,我假設這次罷工醫護人員只有一個要求:全面封關。「全面封關」用意在於排除武漢肺炎的患者(包括隱形患者)入境,以防疫症在香港擴散。對於在外港人回家的情況,可以另作處理,例如是強制隔離14日;而對於日常貨物出入口,可以再特別加強檢驗,以防病毒經貨物傳入香港(如果這真的是可能的話)。總的來說,全面封關並不會影響在外港人回家及日常貨物出入口的情況。因為即使不全面封關,我們仍然需要處理這些情況。由此我們可知政府由根本上曲解「全面封關」的意思:將「全面封關」曲解為不讓在外港人回家。)

廣告

所謂「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要防止疫症在香港擴散,最好的方法當然就是盡可能不讓患者(包括隱形患者入境。這個想法其實是個邏輯上的要求。試想像:如何能夠最有效防止賊人入屋行劫?當然就是盡可能不讓他入屋。既然是邏輯上的要求,這個要求當然就是合理的。問題就是政府居然不按邏輯的要求制定防疫政策,不理會提醒自己的醫護人員(包括各專家、學者),甚至以建制派打手抹黑醫護人員,認為他們罷工的目的只是不想照顧病患,是黑醫護、是逃兵。這些說法及手段,其實都只不過想模糊焦點,令大家忽略全面封關這個要求的合理性。(何況,即使疫症已在香港擴散,要求全面封關仍然是合理的,因為此舉仍然可以避免疫症在香港進一步擴散。)

既然全面封關這個要求是合理的,那麼以罷工這個方式爭取這個要求又是否合理呢?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七條,香港居民享有「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換句話講,罷工本身合法(也是道德上正確,雖然政府不會同意),而以罷工所爭取的要求又合理(這個要求甚至是社會共識),無論是手段及目的都是如此理所當然。但為甚麼這次的罷工仍然失敗?這是因為我們總是做不到成功罷工的要求。

廣告

要成功罷工,你需要all in。All in不一定會成功,但不all in就肯定不會成功。All in有兩層意思:

(1) 決心的all in。

「船頭驚鬼,船尾驚賊」,怕病人受影響;又怕秋後算帳、飯碗不保,你不可能罷工成功。你既然深信無論如何政府都不會讓步,你不如叫叫口號,坐以待斃就算。正如《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的反派Thanos所言,"The hardest choices require the strongest wills"。我不是叫你麻木不仁,但如果你連這種決心都欠奉,到頭來甚麼你都不會爭取到。還是你認為,爭取過就已經足夠,即使失敗也不要緊?

《蝙蝠俠—夜神起義》(三部曲最後一集),Bruce被困於一個貧民監獄,逃出監獄的唯一方法就是向上攀爬,但鄰近出口的攀岩點距離太遠,沒法爬只能跳。Bruce頭兩次跳躍都失敗,但因為身繫安全繩,得以從頭再來。Bruce在最後了解到,要成功跳到最後的攀岩點,必須解開安全繩。這意味著他一旦失敗,就會摔死。(當然這也算是以另一方式從頭再來。)

(2) 注碼的all in。

你賭上你的飯碗,病人的健康。贏了的話政府全面封關,可以防止疫情擴散,救了可能染病(甚至死亡)的市民及醫護人員,亦令市民及醫護人員免於疫情擴散的恐懼之中。這時你可能會問:all in不一定會贏,輸了的話又如何呢?但你細心想想,你還有甚麼可以輸?還是你認為你是「低處未算低」,比起第三世界國家我們已經過得很好。要避免病人受更大影響、避免清算,唯一辦法就是all in獲勝。

留意這個all in 是唯一一個政府需要理會的叫價。當罷工不夠徹底,即使政府不予理會,這個罷工都會自己潰敗,這亦是政府現今採用的策略。注碼越大,涉及的人越多,受影響的既得利益者就越多,能夠逼使政府回應(甚至讓步)的力量就越大。以罷工的方式爭取訴求的力量在於,只要注碼(力量)夠大,政府就不得不讓步。而這次的醫護人員罷工,注碼顯然遠遠不夠。這可能是由於市民健康、性命在政府眼中只是數字,根本不成注碼,不構成所謂注碼夠大的情況。

(當然你可以認為即使注碼夠大,無論如何政府都不會讓步,這涉及我所謂「熱水煮蛙」的情況,下面再討論。)

現實就是政府會透過你是否all in,及all in幾多注碼來判斷是否需要回應及如何回應,不明白的話去玩一下德州撲克。問題是為甚麼在政府這麼有信心醫護人員不會all in,又或者all in 的注碼不會夠大呢?

上個年代很流行一個叫溫水煮蛙的故事。就是一開始煮田雞的時候不可以用熱水,因為田雞遇到熱水會痛會掙扎會跳出來,你就無法好好地煮。如果一開始用溫水煮,田雞就會乖乖就坐,不會反抗,被煮熟而不自知。這是屬於上個年代的故事。現代的繼承版本我稱之為熱水煮蛙。當年的田雞現在遇到熱水也不會掙扎,甚至覺得身處水中已算不錯。即使有田雞想掙扎,也會被其他田雞制止,因為這田雞擾亂大家的生活環境。只要不掙扎的田雞夠多,即使是熱水煮蛙也不會有任何大問題。(而政府作為「廚師」,甚至可以透過「比甜頭」的方式決定不作反抗的田雞數量。)

最諷刺的是居然沒有其他行業響應這次醫護人員罷工。基本上大家都是作壁上觀,來一句「我撐醫護任何決定」,彷彿自己置身事外。香港人罷工,或許從一開始就注定失敗。注定失敗不是因為政府肯定不會讓步,而是香港人根本不會all in。

我可以想像到林鄭會如此說:「對於香港人,份工仲緊要過條命,罷工?_ _ 啦。」

(作者簡介: 自介柯南原是普通人,但某天意外被哲學污染,從此成了「哲學怪獸」。在維根斯坦的引領下,寄住在哲學系當中。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復原來的模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