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特權,只有良心

2019/11/30 — 20:47

— 被捕社工看只談特權的局長與沒有權力的被捕青年

【文:暴動社工】

在前線工作是靠良心,不是靠特權

廣告

11 月 19 日,我在理工大學被捕了,成為了現時 43 位被捕社工之一。我雖然被捕,但我知道我守住了社工價值,在面對一群身處弱勢的年青人時,我以良心展開介入,以擁抱作回應。

在 11 月 18 日的下午,很多人走進理工大學,有的是放下物資,有的是進來找尋子女。到了黃昏,大家想走出去也不能了,因為警察已經把理工大學重重包圍,就算是對外公布的 Y 座,催淚彈放過不停。在晚上,理工圍城之勢已經完成。在理工圍城的時間,我們社工隊在平台支援有需要的市民及學生,他們不只是怕被捕,更怕被槍殺,怕成為六四事件 2.0 的主角。這個晚上過得很慢,徹夜難眠。社工們與為數不少的市民在一間沒有窗的房間一同渡過一晚,漆黑與恐懼纏繞不退,我們不敢出聲,也不敢離開,甚至大小二便也要在房中處理,情況愈覺危險,大家的不安更是揮之不去。

廣告

6 月至今,有一些社工在前線一直堅持,穿梭於煙火之間,協助街坊疏散,支援被捕人士,我們用一張社工證在警棍與雨傘中撐住,局長一句:「社工沒有特權於暴動現場工作」,對一直有戰友被捕的社工們而言,絕對是「落井下石」。

講特權的局長與沒有權力的年青人

我們數名社工在護送一班年青人離開理工大學後被捕,輾轉被送到警局拘留,與我同倉的大部份也是年青人,其中一名知道我是社工,詢問我他應該怎樣做,我建議他先打電話給家人再找被捕支援,他說:「我不記得爸媽的電話」,可能因為我表情有些錯愕,他接著說:「我不是與他們同住的。」而他記得的電話只有一個,就是星火的電話。究竟在抗爭前,他們是活在甚麼的生活中?

有人說要「放棄」這一代年青人,姑且不討論她有沒有資格這樣說,但的而且確,香港從來未有照顧這一代人的需要,他們成為「暴徒」並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政府一直在放棄他們。貧富懸殊世界第一,單親家庭問題,雙職父母工時長,缺乏家庭教育,導致家庭對年青人支援不足;學習壓力大,自殺數字急升;升學選擇少,上流機會低,政府常常叫年青人填補社會需要,加入機場,建築,護理行業,從來不尊重他們對工作選擇,只當他們是齒輪……求其是但地也能點出十個以上這一代年青人面對的困境,而真正擁有權力的羅致光局長「又唔做野」,真正地放棄了香港的未來。

這是一個「奪權」運動

「走上前的人被捕了並不是不幸,而是命運」,自從回歸以來,香港年青人被蓋上「政治冷感」的標籤,但這是否事實的全部?突破機構早在二零零三年進行了一項「青少年社會政治參與行為研究」,在 15 至 29 歲的受訪者當中,他們認為本地青少年「影響政治的能力感」(political efficacy)偏低,七成人認為「自己是沒有能力影響政府的決定」(70.8%)以及「若政府官員不願意聽取市民的意見,他們是無辦法改變的」(62.9%)。更重要是只有約一半受訪者同意「可以透過很多合法渠道來影響政府的決定」(50.8%)。對比於普遍論述「年青人政治冷感」,更貼近的形容應該是「年青人政治無力感高」。到了 2017 年,也有相關統計,中文大學生活質素研究中心公佈「青年生活質素指數」,當中發現政治範疇指標跌幅達 4.18%,年青人自覺對政策的影響力更急挫 10.19%。

根據上述兩個研究,年青人參政與否已經不是「有沒有能力」的問題,而是「有沒有權力」的問題。呂大樂教授在《四代香港人》中指出戰後嬰兒(第二代)得到了戰後發展的機遇,加上人口眾多,透過知識與努力,他們不但得到財富及成就,更能建立制度保障自己的權力。對比第二代,呂教授認為第四代(80 後出世)一出世就輸了,雖然第四代出生後衣食無憂,但機遇,上流機會也被剝削,競爭力及權力大不如前,第四代人只能跟從主流生活。80 後長大的人已經如此,何況是人口比例更少的「千禧後」?

在被「放棄」的環境成長,缺乏支援又被社會規範打壓,這一代年青人一直「撐住」,撐到精神病,撐到自殺,直至反送中運動,他們才可以藉五大訴求向老一代(戰後嬰兒)進行「奪權」運動,這就明白他們為什麼前仆後繼,甚至帶著遺書去抗爭。

對於講求權力的高官我萬分失望,只知道他的說話引證了「人一藍,腦便__」適用於不同的智力水平。而作為社工,作為在理工大學被捕者,我希望在那一個時刻來臨時,除了在金鐘,我們也要在理工大學除罩相見。

我要擁抱煮飯我食的叔叔,要擁抱那個中藍水全身發抖的手足,要擁抱那個頭太細帶唔到頭盔嘅前線妹妹,要安慰那個因游繩所傷的女孩,要再見那些漆黑課室中一同躲藏的人們,也要向為營救學生在門外苦等的校長老師們獻上多謝。我更希望到了那時,人們會知道解決問題不是只用無上權力,而是用愛與理解。

 

資料來源:
1. 突破青少年研究資料庫
2. 中文大學傳訊及公共關係處
3. 呂大樂:《四代香港人》,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2007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