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圖:作者 Facebook

    沒有《蘋果》的香港

    我的智能電話有兩個 apps 最常用,一個是 Facebook,一個是《蘋果》動新聞。不知多少年,我每天都看《蘋果》,即使已有這天的心理準備,但來到時,仍很難過,半夜醒來又心痛難眠,不知如何調節我這種生活習慣。

    《蘋果日報》的消失,並非單純市場上沒有了一份報紙那麼簡單。《蘋果》不是天上有地下無,不是好看得不行,問題是它沒有替代品。所有傳媒都歸邊,利益重重,唯有《蘋果》還能堅持講真話,做深入調查,敢捋虎鬚……其實也不用再說,大家都明白的。

    這份作風才深得廣大讀者信賴。很簡單,問問自己,如果你有冤想訴,有料想爆,但事關權貴高官,沒有了《蘋果》,你敢不敢向其他報紙求助爆料?《文匯》?《大公》?《東方》?你不敢,因為你隨時變戚秦氏,原告變被告,而在無遠弗屆天下無敵的國安法下,不會有包龍星 — 當你有奇蹟,你最後無事,但你已被還柙不知多少年了。

    《蘋果》之死,藍絲額手稱慶。但所謂唇亡齒寒,很快他們自會深受其害。他們會說自己行得正企得正,從不犯事,有咩怕?是的,但當他們因為醫療失誤死亡,又或送院時被警察中的枯枝用棍塞肛門、痛毆一身,他們或他們的家人,可向甚麼媒體投訴?《文匯》?《大公》?《東方》?當政策傾斜,例如扣你們生果金,減綜援,買錯大灣區爛尾樓……誰會替你抨擊政府?你說不會的,信我,會的,完善的香港已沒有真正的選舉,很對不起,你們已沒有利用價值。

    就像那個本來是藍絲的大肚婆,沒有《蘋果》後的香港,哪個傳媒會理會她?也會有的,把她的投訴改寫成「黃絲毒入肚禍延下一代」,大概就是這類偵查報道吧!

    不過,正能量一點,以後香港會十分平靜。無論這個社會背後如何千瘡百孔,如何藏污納垢,表面看來還是那麼光鮮得體,就像《Matrix》中的世界,不是很好嗎?為甚麼要吃顏色像《蘋果》的紅色藥丸,去看那可能幾醜陋的現實?那樣,我們意識上至少會有不知多少年的快樂,直至某個新鐵路站因為剪掉鋼筋而倒塌,死了一千幾百人,我們才有少許痛苦 — 放心,只是少許,因為你只會知道意外導至個位數字的死亡。

    想到這裏,我拿起那顆藍色藥丸。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