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號碼 永遠有人搞你後面

2019/6/25 — 10:09

6.21 民間行動期間,灣仔警察總部遭大批示威者包圍。

6.21 民間行動期間,灣仔警察總部遭大批示威者包圍。

只能敬服年輕人的行動剛柔並濟又如此水銀瀉地。別說我等半百之人,就連黃之鋒想再站台叫咪已經惹起噓聲,張超雄稍為苦口婆心已經被群起指罵。即是說,今天再抵賴任何煽惑年輕人是完全不明白形勢,他們走出來只是要取回他們想要的未來。年輕群眾的果敢堅毅和自由聚散,可說完全無從估計測量,他們的默契來自大自然的求生智能,再沒有首領也沒有明星,不用操心也不需要稱賞。他們幾萬人堆混起來互不統屬,只通過高科技網絡資訊溝通,又出奇地無間斷地相互聯繫,好比一個大巨人如腦使臂如臂使指,看起來像盤散沙,事實又是一個整體。他們向全世界做了一次前所未見的奇異示範。

做了幾十年人,想也沒想過包圍警察總部。我承認在電視旁看著他們,恕老人得罪說句,內心非常替他們心驚膽顫,只在想「快退、快退」,迫不得已也不希望他們再來下次。因為政府真的被迫到慌亂了,那些政客最終要穩住局面其實只能倚賴警方武力。相信警察一直等待年輕人衝進來,所有武力掃蕩立即變得合法合理,好在有無形大腦一直在呼喚「不要衝!」可見示威者再人多勢眾再血氣方剛,也不是傻的。但老人就是膽怯,如果雙方都甘願放下理智,正面廝殺的話,傷亡慘重必是年輕人一方。但就是鎭平了亂局,拉鎖所有你們認為的暴徒,極有可能造成比612更大型的流血場面,這不會是政府甚至警隊想看見和想擔當的結局。

其實真的要想得很清楚,為甚麼他們膽敢赤手空拳包圍警察總部?全港最惡的社團敢嗎!如果沒有利益,黑社會可以號召以萬計群眾聚集警總嗎!黑社會再惡再多紋身再多人,他們知道自己犯法,做事見不得光,而且蠱惑仔習慣利字當頭,可以齊心合力欺負婦嬬百姓或追斬其他字頭,但見到本來維護法紀的警察,他們習慣逃走躲避,那些是你們可以在暗角收拾的蠱惑仔;但今次你們面對的,是平均年齡不到二十歲的學生仔。自己其實不贊同靜坐包圍以外的挑釁,但如果他們只是擲雞蛋,要找個理由亂槍掃射他們亦幾困難!

廣告

在612大家看到了,警察的確採納了內地對群眾集會的阻嚇手段,先在現場棍打射彈,再來事後瘋狂拘捕,這一切必須來自一個指引,下命令的人責無旁貸,不能推責於前線。但即使你狠狠打過他們一身,瞄準他們的臉噴射過胡椒噴霧,又射過橡膠子彈又掟過百多枚催淚彈。見過血了,迫他們入中信幾乎釀成人踩人。你以為嚇怕他們,誰知道他們轉個頭就一起回來了,而且親臨警察總部,要求直接對話。他要問你們好多問題!為甚麼你們沒有示警便開槍?為甚麼速龍小隊沒有編號?為甚麼要六七個警員狂毆一個已經倒地沒有武器沒有動作的人?為甚麼要向地鐵站出入口掟彈?為甚麼要到醫院拉人?為甚麼事後近乎投訴無門?蠱惑仔不敢問不敢追究的,他們都夠膽問!因為他們沒有理虧!因為他們正大光明走在你面前,要求真正的獨立調查!你還可以派沒有號碼的警員將他們驅逐嗎!你還可以把數以萬的年輕人說成只有二百人嗎?這還有意義嗎!

他們不是不怕痛,不是不怕受傷,不是不怕被捕前程盡毀,只是他們知道自己沒有在做壞事,他們在反對你們都應該反對的引渡法例。而你們將他們當作暴徒流氓看待,但暴徒才沒有勇氣站在你面前質問你。甚至大部分被阻擋道路的市民、專業、宗教界別,甚至地鐵車長、職業司機,都對他們表示支持,認同政府過往兩星期做了許多不知所謂的行徑。他們寧願承受生活上的諸多不便,也來支持年輕人。認識許多父母,他們明知示威有一定風險,但面對林鄭政府的倒行逆施,他們在道理上完全駁不過孩子,只能半含著淚囑咐「你要小心些,最好不要走太前!」

廣告

沒有市民願意和警察打架,社會的秩序是依靠警隊維持。但大前提是,不要對市民、媒體兇神惡煞,不要隨便又老母又自由閪,他們不是那些蠱惑仔黑社會。他們示威佔路,不是沒有預算被武力驅趕。明白你們必須執法,請謹記你們的裝備跟他們絕對不是旗鼓相當,你們可合法使用具殺傷力武器;但不要隨便說那些是低殺傷力,給你兜頭掟中催淚彈絕對會死人;那些橡膠子彈在全世界皆有殺人紀錄,明明流了血就別說被迫動武。最重要是,當你們凖備使用武器,請盡量別展露因為屠宰而興奮的詫異笑容。

這不再是民陣召喚的二百萬人遊行,我們看到的,是年輕人不移之鐵心,他們懷著那無懼犧牲之勇氣,沒有任何人可以叫停或煽惑。政權好應該拿出真正的誠意,承擔犯過的錯,收斂過火的暴力,把惡例撤回,別再謊話連篇及胡言亂語。古往今來說到最後,誰掌握了民意誰得天下。今次看到最可敬的,是大眾市民的表態,是其他政府部門如醫護前線人員如消防部門不願同流合污。他們說得很清楚,示威者並沒有阻礙救人通道。也許我們老油條習慣了,但這群年輕人卻非常難纏,你們一天沒光明正大好好的談,亂放冷槍膊頭又沒有號碼,只會愈疑心生暗鬼,永遠以為有人搞你後面!其實他們,一直站在你前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