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聆訊」便處以「極刑」,是「政治裁決」,何「專業判斷」之有?!

2020/10/10 — 17:48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日前一位小學教師被教育局裁定「專業失德」而「被取消教師註冊資格」,個案曝光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更觸發教育界沸騰議論,校園隨即瀰漫白色恐怖氛圍。筆者早前在教育局官方網頁分別瀏覽過局長楊潤雄常任秘書長李美嫦在 10 月 6 日記者會講話的文字記錄,閱讀了官方的觀點、解說和立場;今日下午又看過教協會發表的〈十問教育局:誤導公眾、羅織罪名、政治謀殺?〉一文,對個案有較全面和深入的了解。

就教學原則而言,筆者認為當然完全可以,也絕對有必要,從「教育專業」角度來檢視該個案相關的教案編寫、教材選取、教學演繹、作業設計和輔導學生等等問題的具體內容。可是在今時此刻的香港市,教育局根本「志不在此」,也肯定「不能自持」,只可以在「政治掛帥」旗幟掩映下潛行和處事!眾所周知,黨中央、香港市特區政府和建制派人士,早已多次以不同渠道和形式發放訊息,戟指香港教育的「失誤、失當、失策和失敗」,相信已三申五令予以「整頓」。最近「三座大山」的露骨比喻,明顯是要「鏟除清理」過去留下來阻礙「香港教育大陸一體化」的「石頭泥沙」,正是為官者必須徹實執行的「政治任務」。那麼,教育局當然「責無旁貸」,楊局長和李秘書長絕對不能推卸,在「政治正確」的考慮和盤算下,所謂「專業原則」、甚麼「專業考量」和怎樣的「專業判斷」,大可休矣,相信連一塊小小的遮羞布也不必了!

縱觀楊局長和李秘書長對有關老師的指控,大致歸納的原話就是:「……有計劃地散播港獨的信息,亦有不少偏差和扭曲的內容,對學生構成嚴重的影響和損害……把課堂重點放在香港獨立的課題上,甚至引用大量材料,包括一些涉及非法組織的材料,引導學生討論是否贊成香港獨立……即使單從教學內容及課程的深淺而言,亦絕對不適合小學生……」云云。可是,教育局處理政治性質如此嚴重的個案,所謂「……經過詳細及嚴謹的調查程序,亦給予涉事教師多次申述機會……」,原來就是建基於有關文件的整理、參閱和理解;所謂「……充分考慮所有資料和教師申述的理據……」,只不過是翻看書面文字的記錄和表述,從字裡行間尋索原因和理據。教育局在長逾一年的調查和研判過程中,竟然沒有進行面對面的「聆訊」,沒有安排有關老師親口答辯和現身解釋的機會,完全違反應有的「程序公義」原則,可說「無法無天」,匪夷所思!

廣告

簡明而言,「聆訊」指的是在審理案件時,裁判人員召喚與訟各方人士在場,聆聽各人親自陳述的溝通和接觸過程。因此,引申到調查具體個案的嚴謹和認真態度原則,同樣有必要讓相關人士直接對話,透過即時在場的查詢、提問、回應、澄清、申辯、舉證,以至詰難等,更能加深對事件的認識和剖析。須知有關「專業失德」的調查,「聆訊」更是重要的程序之一,尤其涉及「被視為情節嚴重」的事件,更是不可或缺的步驟,這樣的「聆訊」合理安排在社工界如是、在醫務界亦如是。可是,教育局竟然不經過「聆訊」便裁定「釘牌」,對有關老師處以「終身被剝奪教師註冊資格」的「極刑」,這是「合理(reasonable)」、「合適和合乎比例(proportionate)」的決定嗎?

教育局如此厚顏無恥,硬堆亂砌這樣那樣的「理由」,構陷有關老師於所謂「有計劃地散播港獨信息」的「死罪」,簡直就是插贓嫁禍、「政治裁決」的逼害!此個案將會進入上訴程序,楊潤雄局長、李美嫦常任秘書長,你們的政治打手角色有目共睹,如此踐踏教育專業的惡行實在令人憤慨!筆者不必多言奉勸你們自重,不過還是寄語兩句:清算香港教育界罪大惡極、貽害深遠;歷史上助紂為虐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