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沙田遊行涼茶站媽媽遭驅趕 指警搜車圖搶車匙 媽媽們日後或上前線為年輕人擋警察

2019/7/19 — 20:07

周日(7月14日)沙田區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期間,有一班媽媽自發設置「愛心涼茶站」,向參與遊行人士涼茶及寶礦力等。其中一位駕車運送物資離場的「涼茶媽媽」向《立場新聞》表示,當日傍晚被警察截停要求離開,其後警員又試圖搶走其車匙,又查她身份證和搜車,同時有警員把留守涼茶站的媽媽們趕走。該「涼茶媽媽」斥警方連「和理非」涼茶站也驅趕、不讓她們帶走物資做法「離譜」,表示將來若有媽媽走到前線為後生仔擋警察,「我一點也不意外」,她又表示很多年輕示威者與屋企人未必政見一樣,很需要「媽媽的溫暖」,會繼續以涼茶「陪年輕人行落去」。

警截停搜車並圖搶車匙

「媽媽涼茶站」當天設於文化博物館對出的獅子山隧道公路巴士站,可謂當日遊行最受歡迎的補給站,近 5 時多,近 40 多桶涼茶和 36 箱寶礦力已全數派完,當時遊行仍未見龍尾。

廣告

當天傍晚約 6 時多,附近只有零星示威者和街坊,街上只見大批警察。Seren 駛著七人車,剛從涼茶站,用汽車運走第一批物資後,打算駛回涼茶站時在路口被警方截停,並要求她駛離,稱「前面無人,警察做緊嘢,你走啦」。

她拒絕掉頭,稱要到博物館前的「愛心涼茶站」搬走涼茶桶和垃圾,在場有 2 名白衫警員和 6 名藍衫警員,期間多名警員指著她的頭和心口說話,語氣並不友善。一位白衫警察要求她熄匙和查身份證,於是她問他拿委任證,該警員稱「呢度得一個馬 sir」,然後拿出委任證,卻以手指遮著警員編號和相片,只露出自己的姓,「我姓馬嘅!」,半秒又收回證件,然後又再以手遮着證件相向 Seren 展示,前後擾攘近 20 分鐘。

廣告

「阿 sir 你唔好玩啦,你冧把呢?」她憶說當時自詫異地說。「總之係咁『彈出彈入』五六次,一次俾你睇張相,一次就俾你幾個冧把,最後先俾你睇成個冧把,好似小學雞咁,睇連個證都唔肯俾!總之整件事十分低能。」

Seren 之後向警員表示「我唔去啦,我依家走」後,該名白衫警竟稱「你依家想走呀?」,突然上前拍她的手,並試圖搶走她仍插在匙孔的車匙,結果車匙掉在車裡。其後多名警員搜查她的車,揭開地氈和膠墊察看,又翻開車座,當時後座空無一物,只得一個嬰兒座。

她與車上另一名乘客同時開了「車 cam」和手機拍攝,有警員拿了她身份證後,並以攝錄機拍攝她的大頭,並朗讀她的名字和身份證號碼,當時車外有一男一女青年停留,想看看被包圍的她有什麼可幫手,但被警趕走。警員最後抄下 Seren 身份證號碼和車牌資料後放行。

涼茶站媽媽被趕走 禁取任何物資

不但 Seren 遭警留難, 涼茶站數名媽媽,與旁邊十多名救護站及回收站人員,同樣在 6 時許被大批防暴警察要求立刻離開,不得拿走任何東西。她們唯有把十多桶涼茶桶和物資留下,救護站的大型急救包也被迫遺下。由於他們用的枱櫈帳蓬,都是由沙田區區議員借出,當晚 10 時許,才由議員助理協助取回物資。當時有多名媽媽也聽到防暴警察說:「去前面敵人?度!」,Sheren 說「敵人」意指示威者。

她質疑,警方是否不想示威者有任何後援,連涼茶站也不放過,「真是好離譜!我們只是『和理非』到不能再『和理非』的水站和涼茶站,你也不讓我們帶物資走」,斥連急救站物資也禁止帶走是「不人道」的做法。

今次的「媽媽涼茶站」主要是由 6 位媽媽打理,當中包括數位沙田街坊,她們以一星期時間準備,在周日遊行前一晚,連家中打邊爐煲也出動,連夜煲出約 200 公升的羅漢果和五花茶,又向涼茶舖購入 30 多桶銀菊露,加上 36 箱寶礦力,向遊行人士分發。其後又有一間小店推著車仔帶來兩煲檸檬水,問「我地可以一齊派嗎?」,結果流動水站就這樣自發形成。

當日他們展示的海報上,寫著「我地係一班香港爸爸媽媽,送上我地嘅涼茶,為香港人打氣,一齊加油,一齊行落去!」

714衝突感憤怒  有媽媽擬到前線為年輕人擋

這個「愛心涼茶站」背後的一班媽媽,都是由於在各自所屬的親子媽媽群組中,被禁止談論政治而「憤然離場」,再另闢群組,讓一個又一個被親子群組「禁言」的媽媽加入,成為她們能暢所欲言之地,當中不少人在去年 10 月初的「反對東大嶼填海遊行」,才首次參加遊行,部份媽媽更是 6 月初才開始上街的「遊行新鮮人」。

現時群組有多達逾 200 名媽媽,組內以 80 後和 90 後媽媽為主,也有部份 70 後媽媽成員,平日她們會分享訊息和討論時政,而組織街站和活動的小組,現也有數十名活躍成員。負責「涼茶站」的媽媽,早於 7 月初已「動員」,到沙田連儂牆開始派涼茶,為眾街坊打氣。

714 晚上沙田區發生嚴重警民暴力衝突,造成多人受傷。住在區內的Seren  稱,感到「離譜和無奈」,想不到身為區民,當晚想帶朋友離開,連一條路也找不到,主要通道都被警方封鎖,更威嚇市民離開,「那外來的年輕人除了衝、又衝不到而被圍時,又有咩可能識走和走到?」

當晚她與群組內的媽媽都深感憤怒,部份人更稱會考慮走到前線保護年輕人,「我哋派水你都當我地暴徒,她們說:不如我們一齊幫前面擋吧!如銀髮族(遊行)般,我地不如除 gear 去擋 。是因為(警察)這樣做,我們才會想行前啲,如果他們不這樣阻撓的話,我們下次可能只是做遊行者、或者間中做個水站。現在反而是有班媽媽認為,不如唔好搞水站、不如行出去(前線)。」

將續以媽媽涼茶陪年輕人行落去

群組中每一個都是媽媽,她稱到前線擋警察的想法可能一時意氣,不過她理解這種心情。「不知可以再做什麼,我們都是由普通示威者進化到做水站,不知再進化有沒有用?很多媽媽在 6 月前未去過遊行,到變成遊行常客,再變到願意做水站。還要給打壓的話,咁仲想我地點?」Seren 說。「如果我們做這樣和平的事,也要被如此對待,他朝有一日,我們有媽媽行出來在第一條戰線,我一點也不意外。」

她表示會參加這周日民陣舉辦的遊行,或者會到其他人搞的水站幫手,她指如果「反送中」是「持久戰」的話,她會繼續搞水站聲援市民。「遊行無理由煲湯吧,其實是因為涼茶成本低,又有媽媽感覺。」她說,年輕人需要這種媽媽溫暖的感覺。「屋企人未必政見一樣,但我地呢班媽媽會陪年輕人行落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