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議助指油尖旺區議員何富榮拖糧、地區工作懶散 食人血饅頭 何:錯則改之無則加勉

2020/11/4 — 19:34

圖片來源:何富榮fb圖片

圖片來源:何富榮fb圖片

去年 11 月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在佐敦北區擊敗民建聯對手的素人何富榮,被前議員助理指控失職,包括「拖糧」欠薪三星期、在辦公時間「行街、打機、唱 K」,又指何富榮敷衍對待街坊,地區工作「好似唔關佢事」,前議助更認為他自稱民主派,卻對示威者毫不關心,「恥以為伍」。

何富榮回覆《立場》查詢,表示「錯則改之,無則加勉」。該區區議會副主席余德寶則形容,何富榮在議會表現「唔理想」,是發言次數最少的議員之一。

何富榮前議員助理 Sam(化名)對《立場》表示,他今年入職,最初對工作有憧憬,未想過實際工作與期望落差甚大,他在職的一個月內幾乎無機會落手處理地區工作。

廣告

他表示議助上班時間為早上 10 時至晚上 9 時,雖然 Sam 兼職只需一星期上班三天,但期間何富榮多數在下午 4 時才會出現在辦公室,並且經常在議助上班期間「行街、打機、唱 K」,曾數度邀請他們一同「打機」。Sam 表示,何富榮更曾要求他陪同到深水埗高登、黃金電腦商場買電腦,「可能因為放 office 有得 claim 錢,所以佢會專登去睇啲打機款嘅電腦。」

議助指何不主動關心「手足」 何:會食足四年人血饅頭

廣告

去年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大勝,與反送中運動有莫大關係。但 Sam 質疑,何富榮從來不會主動了解、關心示威者,「作為普通一個香港人都(比他)更關心,佢(何)話曬都叫用手足血汗上咗(區議員)位」,認為他不應被稱為民主派,「以我所知,佢係冇接觸過任何手足」,並指何富榮對反修例運動「抗爭日程」不太了解,更莫論支援示威者。

另一名油尖旺區議員的助理 K 向《立場》表示,去年曾擔任何富榮的競選團隊,曾對何富榮說「勤力啲,返工唔好打機訓覺,唔好食人血饅頭」,但何富榮回應「放心,我會食足四年(人血饅頭)。」K 直言當時甚感錯愕,認為其說法極不負責任。

地區工作事不關己 「當街坊透明」

Sam 認為,區議員理應是街坊和政府的溝通橋梁,但何富榮對待街坊態度敷衍、事不關己,「令到條橋斷咗」,「佢(何)會當街坊透明,根本無心幫佢哋」,現時不少街坊有需要時,反而會轉向區內其他議員求助。

有議助曾被拖糧 3 星期 遭要求先簽已支薪證明

Sam 又透露,有議助曾被何富榮拖糧最少三星期,反而被要求先簽已收薪金的書面證明,以讓他向秘書處申領開支,導致議助難以向勞工署追討責任,最終需向區內其他議員辦事處求助,議辦員工對何富榮亦不滿,Sam 指大部份員工只工作 2 至 3 個月就離職,他在工作滿 1 個月後辭職,「我真係接受唔到佢咁樣食人血」、「恥以為伍」。

議會出席、發言次數最少議員之一

除了地區工作表現被指強差人意,何富榮在議會上的表現同樣被質疑。Sam 引述同期議助指,何富榮曾經表示「區議會啲會去坐一陣,tick 咗名出席就走得。」同為油尖旺區議員的林兆彬則指「唔想評論同事」,但指根據區議會的文件及平日的直播,「佢啲選民都知佢做成點,有目共睹。」

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余德寶則對《立場》指,客觀而言何富榮在議會上的表現「唔理想」,出席及發言次數均較少。他指出,雖然今屆區議會新人較多,何富榮屬沒有政黨背景的「素人」,困難可能較多,但經過一年「應該已經有足夠時間去適應(工作),亦係基本要求。」他續指,何富榮亦是眾多素人議員之中,發言次數最少的一名,認為他應該「顯示出有心趕上同其他議員嘅差異」,希望他能夠「汲取教訓」,「正正一年前,好多市民排咗超過一個鐘嘅隊去投票,反對建制派、支持民主理念,唔應該辜負佢哋嘅心意同支持,應克盡本分。」

何富榮:錯則改之,無則加勉

《立場》致電何富榮查詢,他就拖欠薪金一事表示「暫時無太多回應」,記者追問他有關「我會食足四年(人血饅頭)」的言論時,何富榮指「呢個其實我可以回應,但係我都盡量稍後能回應嘅都回應⋯⋯比多少少時間我好嗎?暫時應該都無乜補充。」

何富榮其後再以短訊回覆,承認「打機」的確曾經發生,指是辦事處作為員工、街坊於空餘時間聯誼之用,他解釋,事發時是晚上 8 時多,由於辦事處樓下商場閘門已關,是不會有街坊來訪的非辦公時間,「由於該活動對公眾觀感不佳,現已停止一切相關活動。」他又表示感謝朋友「這兩天以來的慰問與提醒」,「錯則改之,無則加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