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官判刑的兩難局面

2019/7/18 — 15:51

終審法院(政府圖片)

終審法院(政府圖片)

每當法官要就示威者衝擊案判刑之時,都會面對一個兩難的局面,一方面,為社會公義而不為私利,絕對是個考慮因素,但另方面,作為 law and order 的守門員,又擔心判得輕,會鼓勵大眾對政策一有不滿就衝擊。

兩者之間怎樣平衡?法律不可能有具體答案,最終只能靠法官根據經驗去判斷,因此進取的可能傾向輕一點,而保守的又可能判得重一點。

保守的好可能認為,無論目標有多好,都一定要依據法律途徑去爭取,否則就天下大亂,lawless 了。

廣告

有道理,但似乎又不是道理的全部。

就好像今次「送中」吧,有三個現役資深法官透過國際媒體不具名反對,一個更以港大舊生的身位公開反對,另有退休法官以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身位公開反對。情況十分罕見,可知司法界也認為送中對香港有莫大的傷害,但特府還是沒有理會。

廣告

民主派議員出盡法寶,在議會翻天覆地的鬥智鬥力了,特府一樣一意孤行。

到 6.9 百萬人上街,所有合法的途徑都用盡了,大眾的壓倒性意向也清楚得沒法再清楚了,特府還是眼尾也沒有瞄一下。

最終,是年輕人被迫以身試法,衝擊了,才擋得了這條連司法界也不得不出聲反對的法案。

「無論目標有多好,都一定要依據法律途徑去爭取」,那的而且確是個很好的 starting point 原則,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對的,但這個原則又是不是真的那麼 absolute?

判刑之時,除了這個原則,是不是也要多考慮社會情況,尤其是社會有沒有公平的政制以反映大眾的聲音,因此被告才被迫為了整個社區的明天而衝擊?

p.s. 近期的衝突,告上法庭的話,只會再陷法官於兩難甚至不義,根本的解決辦法在法庭以外,特府明白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