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工委張勇:司法獨立與管轄權沒必然聯繫 由特首指定法官可避「雙重效忠」問題

2020/6/24 — 8:59

港區國安法至今未見全文,中央在港舉辦 12 場座談會討論國安法事宜,稱藉此聽取香港各界的意見。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勇昨日(23日)出席座談會時說,有人擔心中央在特定情形下直接管轄「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會損害香港司法獨立,他提出「司法獨立與管轄權沒有必然的聯繫」,又說國安法沒有「一刀切」禁止擁有外國居留權的香港法官審理國安案件,而是而是由行政長官指定一批法官去審理,認為此做法可以避免法官審案時「陷入雙重效忠之境地」。

「司法獨立與管轄權沒有必然聯繫」

《明報》刊出張勇於座談會上的發言全文,提到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出了問題,法律制度及執行機制均是空白,在「港獨」及分離勢力冒起之下,民族國家觀念不斷淡漠,國家必須及時制止。他提到輿論關注的其中兩點,即中央對特定情形下直接管轄個別案件,以及由行政長官指定專門法官審理國安案件。

廣告

他指,所謂司法獨立,是指法官審理案件時不受任何干涉,而不是指法院的管轄權和審判權,又指無論是 1997年前或之後,香港法院作為一個地方法院,管轄權和審判權都有限制,基本法第19條第3款就列明,香港法院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面對境外勢力介入以至國防軍事等複雜因素時,香港力所不及,「只有中央政府才有權力、有能力管」。為避免香港出現最極端情况,中央政府必須保留最後管轄權。

「大多數國家的法官任命都是政治過程」

廣告

張勇又指,香港有不少法官擁有兩個或多個國家護照或旅行證件,但環視國際,沒有一個國家會允許外國國籍的法官審理國安案件,中央已經考慮到香港的實際情況,沒有「一刀切」禁止擁有外國居留權的香港法官審理國安案件,而是由行政長官指定一批法官處理。他認為這做法不單沒影響司法獨立,亦可以避免出現法官在審理國安案件時,可能陷入雙重效忠。更指大多數國家的法官任命都是一個政治過程,與司法獨立沒有關係。

涂謹申:「欽點」法官是「一院兩制」 摧毀司法獨立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行政機關不應插手挑選國安案件的法官,因為獨立審判權必須是法院可自行決定由哪個法官審理什麼案件,首席大法官最清楚各位法官擅長處理什麼案,不應由行政插手干擾,即使由行政長官指定法官名單都是不應該的。他又指,法官以其專業審理刑事案件,會參考全球的國家安全的判例及國際人權公約,但如果中央不滿判決,要釋法,說國安法是凌駕《國際人權公約》、人權保障,那便是「靠惡」。

他批評中央至今未公開草案條文,所謂的諮詢是毫無意義,又質疑法工委沒有諮詢過大律師公會等本地法律團體的意見,是不能接受。

他又說,其實現時香港並沒有一個審理刑事案件的法官是由特首委任,舉例如《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小組或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法官都由特首任命,然而這些都不是法庭,做法只屬行政程序,兩者不能相提並論。他批評中共透過儡特首所「欽點」的法官才有權去審理國安案件,做法根本是一條龍服務,有如在港法院實施「一院兩制」,即一個法院兩套制度,造成極大漏洞,必然摧毀司法獨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