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庭不是爭取社會公義的地方」

2020/4/10 — 19:04

終審法院(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終審法院(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疫情下上訴庭為《禁蒙面法》頒下判辭,政府上訴部份得直,確立咗特首會同行政會議透過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合憲,而且禁蒙面法係未經批准集結下合憲。禁蒙面法係武漢肺炎肆虐下「借屍還魂」,社會再掀起一片「法治已死」之嘆。

不過,到咗今時今日,仲喺到討論或者爭拗「法治已死」定係「有險可守」其實無乜意義,重點係認清司法系統本身就係現存體制嘅一部份,而整個系統嘅設立就係要保障現有政體嘅恆久致遠。呢個睇法,放喺中共式威權法治適用,放喺西方民主社會歐美諸國都適用。

打個比喻,包青天再明察秋毫,再不畏強權,佢都係南宋體制嘅一部份,佢判嘅案點都唔會推翻南宋政權。即使「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針對嘅都只係當朝天子,而唔係南宋個政體,改朝換代叫「造反」、更改體制叫「革命」,中國三千年歷史以來都無出現過憑法官判案而推翻政權、改朝換代嘅事。

廣告

體制內可以彰顯到嘅 Justice 只會係不觸碰政治體制下有限嘅 Justice,而唔係上帝式超然於一切嘅「最後審判」。因此期待或擔心某一個法官嘅立場而影響某判決或者香港民主進程,根本係緣木求魚。無論係馬道立定張舉能,都會全盤接受人大釋法嘅決定,邊個做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都無分別。如果有一日人大代表大會宣布「基本法 39 條」入面嘅「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不適用於香港,佢哋都會毫不猶豫地照新嘅基本法判決,香港人覺得自己應該擁有嘅人權自由就會瞬間消失。

呢種對「公義」嘅期望落差,係抗爭者陣營永遠唔能夠接受「法治有險可守」嘅現實,亦都係永遠唔能夠原諒「Over My Dead Body」嘅長期調侃。

廣告

之前有位裁判官喺庭上面講到:「法庭不是爭取社會公義的地方」呢句說話好難聽,令人譁然。但係從上面嘅角度嚟睇,佢只不過係將 ugly truth 好直白咁講俾香港人知,大家唔駛再痴心錯付。你們的公義從來都不是法庭考慮因素。制度係由當權者打造,法律係由制度產生嘅立法機關訂立,而法庭只會考慮呢啲透過「合法」程序制訂嘅法律,但係從來唔會質疑整個制度本身係咪公義。所以一單半單司法覆核案件嘅勝負,係全然唔會扭轉整個體制嘅運作,只會加速或放援對司法系統嘅箝制。

既然係咁,點解仲要繼續籌錢俾 612、星火,俾錢義務律師打官司?點解仲要 JR 司法覆核?點解仲要關心「禁蒙面法」係咪違憲?點解仲要認識「基本法」?

原因有三:

  1. 只有透過認識法律同基本法方可彰顯暴政嘅虛妄同法治崩壞,否則只會淪為藍絲五毛言之無物;
  2. 因為無 alternative,現時無其他選擇可以有限度地爭取公義。事實上,最終建立體制靠嘅係實力,而現時係處於實力絕對不對等嘅狀態,別無他法嘅情況下,唯有喺現存嘅制度空間遊走,繼續 JR、打官司如是,喺立法會爭取三十五席如是;
  3. 《Harry Potter》終極一戰,成班 dead-eaters 進攻 Hogwarts,學校入面嘅魔法師張起防護網抵禦,佢哋唔係覺得單靠個網可以頂到佛地魔,但係唔會因為知道個網最終會俾人打爆就乜都唔做等死。打官司、JR、基本法就係僅存可以保護自己無死得咁快嘅防護網。但係最終 Harry Potter 打敗佛地魔都係要「隻揪」,過程中會有人死,有人犧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