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律年開幕】戴啟思:對法官法庭無理抨擊是毒藥 律政司有責任反駁無理攻擊

2021/1/11 — 17:02

法律年度開幕,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戴啟思致辭,提到近日對法官判決的批評,當有法官因判決結果不符合某些政治或道德議程,就被指責偏頗或不誠實,這些抨擊「是一種毒藥(are pure poison)」,會破壞對司法機構的信心,希望社會能明白,對司法機構作出「不知廉恥的攻擊(conscienceless attacks)」於事無補,只會侵蝕社會對法律的尊重

他提到,反駁這些無理攻擊是律師司司長的工作,否則只會令司法獨立被侵蝕,「司法獨立是一件瑰寶,如果沒有司法獨立,香港將一無所有,而人民亦將離它而去(And without judicial independence, a pearl of great price, we might as well pack up our bags and steal away for Hong Kong is nothing without it.)」。

戴啟思致辭時以「獨立」為主題,指司法獨立和律師的獨立性,是香港法治不可或缺的因素,司法獨立是指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不能篡奪司法機構的權力,而這個權力賦予給法官,法官則是從擁有獨立思想的律師招募而來,所以有獨立思想的律師是必須的,這意味他們要勇於抗辯、敢於發言,意味他們會接手「不受歡迎的案件( unpopular causes)」。

廣告

他表示大律師公會作為專業團體,要求成員致力捍衛大律師專業的榮譽和維護司法獨立,所以當有媒體批評法官決定時,大律師公會就會發聲,而在他 2005 和 2007 年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時,他不需要就對法庭或法官的攻擊發表任何言論,但對目前這任期,過去一年大律師公會發表了十多次關於針對法庭法官攻擊的的聲明。

他強調他的意思不是不可以嚴厲批評法官和判決,而是一單單因為法官判案結果,不符合某些政治或道德議程,就被攻擊偏頗或不誠實,這種攻擊是「毒藥」,會破壞對司法機構的信心,而且這些攻擊是「卑怯的(cowardly)」,因為攻擊的人知道法官無法回應;而即使大律師可以發聲,但公會不可以對將作無理攻擊的人繩之於法,「這是律政司司長的工作(primarily the job of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

廣告

戴啟思指律政司司長在這方面的工作是困難的,既要接受人民有權批評法官,但亦要明白司法寬容是有限度,因為這些攻擊關乎司法機構的完整性(integrity),因為司法機構的權力比其他政府機關弱,不可以指揮軍隊或警察,亦不能尋求選民支持,只能通過對法治的承諾來贏得人民的尊重,當社會上無理指責法官在政治上偏頗、不稱職或不誠實時,而不對這些抨擊採取行動,會破壞人們對法院的信任和尊重,他亦希望社會明白,對司法機構「不知廉恥的攻擊」於事無補,只會侵蝕社會對法律的尊重和司法獨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