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律應為神律服務

2021/1/7 — 17:37

香港抗爭者對法治失去信心,高等法院曾被塗鴉(立場新聞圖片)

香港抗爭者對法治失去信心,高等法院曾被塗鴉(立場新聞圖片)

當我們總是相信法治、法律的時候,今日五十三名的民主派人仕在《國安法》的名義下被捕,這告訴了我們正陷於一殘酷的事實︰香港的法律已淪為中共政權的打壓工具,並反噬義人、正義、公義。我們為此感到憤怒、無奈、悲痛。我們亦很清楚,中共就是這種荒謬的源頭,故亦不必多述。本人只想藉此機會,讓我們共同反思法律的真正基礎是甚麼,不要忘記現實的法庭應該為每個人內心中的道德法庭服務,通過抽象的思想、理論來增加我們繼續抗爭的勇氣。

我們總是相信法治、法律可以維持公義,這是我們應有的信念,而這個信念亦是法治、法律的根據。假如我們都以為法律只是打壓人的工具,則我們何嘗可以忍受法律的存在呢?豈不是應該將之加以推翻嗎?我們之所以相信法律,正因為法律原是以維護公義為目的的。這種原始的、未經反省的相信,是可愛、可敬的。

遺憾的是,今日的香港人不可以停留在這種可愛、可敬的相信了。因為在我們的時代,法律被中共僭越了、利用了,並反過去吞噬公義、正義。我們不免於對香港的法治感到失望,並開始滋生對法律的懷疑,懷疑法律到底是否真能維護公義、還人間中的善人和惡人各自應有的後果。

廣告

這種懷疑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香港人所應當忍受的,因為這種忍受代表了我們對那原能維護公義的法律的嚮往、要求。但眼前的事實是,追求自由民主的義人被政權打壓、被名為《國安法》的所謂法律打壓。這些事情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不應該對香港的法治抱有希望。那麼在未來的日子,我們如何忍受這種懷疑呢?

如果我們一早明白,法律只是維護公義的工具,而工具之為工具,是自始容許人的主觀意志加以運用或利用,則我們就明白︰我們對法律的原始相信雖是可愛可敬,但卻不免帶點盲目,未有認清法律只是一工具,而工具原是可任人利用,可以為善,也可以為惡的。現在先從法律凡起源說起。

廣告

法律的起源,在於我們主觀的良心。良心要求保存道德、善,排斥不道德、惡。但單憑主觀的良心,只能由每個人各自的自律、自我規定自己不行惡,但不必可以保障自己不受其他人的惡意對待。為保障每個人不受他人惡意對待,故有法律的制定。法律並不是天造地設的、不是大自然提供給人類的,而是每一個人按照各自主觀的良心來共同制定的。因此,法律的客觀性是源於每個人主觀的良心。

既然知道法律的客觀性源於主觀的良心,我們便可以知道︰真正的法庭其實是內心的道德法庭,而不是現實上的法庭。現實上的法庭只是借以實現良心之道德法庭的手段、橋樑。如果我們從來沒有良心,沒有內在的道德法庭,我們何嘗可以對現實上的邪惡、荒謬感到憤怒?何嘗會對人間的善良、合理感到可愛、可悅?這也是孟子主張性善論的終極根據。

但單憑主觀的良心,不足以斷奪一人、一事的公義,因為人亦有私怨、私情,因此可以歪曲客觀的公義,故要設立現實的法庭,交由與該罪行毫無關係的法官、律師、陪審團等等就此一人、一事作公開審訊,以盡可能地實現客觀的公義。

然而,正因為法律是客觀的,因此已經被建制化、制度化了,成為可被任何人利用的工具。當法律由一一人的良心互為主觀地加以客觀化、建制化後,已經註定離開了、擺脫了良心的獨裁,因此不再服從良心的獨裁了,並反過來限制、規定每一人的外在行為。這也是為何無論法庭的裁決多麼不合理、荒謬,我們也只能默默地承受。這種承受不全是負面的,而是一方面根源於我們對法庭能夠維護公義的信任, 一方面源於現實的法庭早已脫離了主觀的道德法庭,故不受大眾良心的制約。

雖然我們無權過問法律的執行或法庭的裁決,但我們既然知道法律、法庭都根源於良心,又知道現實的法律、法庭是實現道德法庭的工具,則我們絕對有權利、並且應該發聲去反對任何不合公義的法律及其執行。講得明白一點,我們的良心就是神律,而現實的法律應當為神律服務。誰拋棄了神律、良心,甚至假借良心之名打壓真正的公義,誰就沒有資格批判法律、批判是非黑白。

今日中共騎劫了行政、立法兩權,而司法一權亦岌岌可危。他們利用《國安法》之法律來打壓異見人仕,正表現了法律如何淪為政權統治群眾的工具。但《國安法》已是客觀的法律,姑勿論其制定是否合理,其已經不受我們良心的直接制約了。因此,我們只能憑依眾人的主觀良心,通過有限的網上渠道來反思它、批判它,維持我們內心的道德法庭的恆常運作,不要因為現實法庭的失效而停止運作。講得親切點,就是不要麻木、不要將荒謬的視為理所當然、常態。雖然維持道德法庭的運作,意味著忍受更多現實的荒謬、邪惡、痛苦,但這種痛苦是我們身處這個時代的香港人所應當承擔的,也因此照見了人性的偉大、光輝。

我們這個時代需要觀念,用觀念去保持頭腦清醒,不要以為法律就是天造地設、不要以為單靠法治就可以一勞永逸。每一個時代的是非黑白,都要靠每一代的每一個人內心的道德法庭來判斷。這是人的艱辛、悲劇,亦是人的尊嚴所在。

我知道我這篇文不能改變事實,但如果保持沉默了、默默接受一切荒謬,我們就相當於親手殺死了自己的良心,間接成為政權打壓的共犯。身處這個時代,焉能沉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