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政匯思李安然:國安法規管「動機」 律師日後辯護困難重重

2020/7/1 — 13:05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朝雲 攝)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朝雲 攝)

港版國安法生效後,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今表示,港區國安法規管的是市民的「動機」,「你個行為反映到動機,你已經中(犯法)」,甚至反對國安法本身,亦有機會觸犯國安法。他又預計,日後為國安法被告辯護時困難重重,「究竟一個公開審訊有無喺度,都好成疑問。」

李安然今日(7 月 1 日)於一個電台節目解釋指,港區國安法中涉及分裂國家罪及顛覆國家政權等控罪條文,關鍵字眼在於「旨在」兩字,即其所規管的是「動機」,這與本港一般的刑事罪行並不相同,例如本港的暴動罪須證明涉案者有實際破壞他人財產等,「佢而家唔係話要你要將香港分離出去,你有實際行為做到呢樣嘢,或嘗試做呢樣嘢,而係你個行為反映到嗰種動機,你已經中(犯法)」。

為被告辯論困難重重

廣告

李續指,根據港區國安法,和平行為亦有可能屬於非法,如市民今日下午遊行反對國安法,由於該遊行已遭警方反對,屬未經批准遊行及集結,參加者亦可被理解為阻擾國安法執行,已有機會被檢控。李安然續指,港區國安法與基本法其中一個重大分別,在於前者並無提及香港法庭可解釋國安法條文,而香港法官是接受普通法訓練,質疑他們有否專業知識解讀由人大訂立的法例,並指香港法官或須依賴國內的學者專家的解讀。至於如有人於將來的六四晚會中,要求「結束一黨專政」,李安然則認為未必會觸犯國安法,除非相關晚會屬於非法集會。

李安然又表示,可以想像律師日後為涉干犯國安法被告辯護時會困難重重,例如應如何向被告解釋他有否犯法等,「我自己都唔敢講畀佢聽,究竟證據標準係點樣,法庭有無權去解讀(條文),究竟一個公開審訊有無喺度,都好成疑問」,甚至被告可否獲保釋的權利亦成疑,因國安法列明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否則不可保釋,李安然認為這與本港刑法剛好相反,因本港法例是要求控方去解釋為何反對被告保釋,而國安法則是要求被告解釋為何他可獲保釋。

廣告

國安法下法庭聽命特首

另根據港區國安法第 47 條,就案件是否涉及國家安全或相關證據是否涉及國家秘密時,法庭應向特首取得證明書,相關證明書對法院有約束力。李安然認為相關做法與本港法律制度相反,「香港制度係法庭要約束所有人,包括政府在內,要所有人按法律辦事,但而家似乎就調返轉,法庭係要聽返特首講,究竟件事要點處理」。他又認為國安法指特首可指定法官處理國安法案件時,已屬行政干預司法獨立。至於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須閉門審訊,李安然指本港法庭於極少情況下才會閉門審訊,例如家事法庭及少年法庭的案件,雖然《香港人權法案》亦提及關乎國家安全的案件可閉門審訊,但前提為關乎民主社會的國家安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