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治不(停)死

2020/4/8 — 13:38

香港抗爭者對法治失去信心,高等法院曾被塗鴉(立場新聞圖片)

香港抗爭者對法治失去信心,高等法院曾被塗鴉(立場新聞圖片)

【文:何正謙】

區諾軒被定罪,看到一個接一個慨歎「法治已死」的香港人,我想起了《李屍朝鮮》那些被殭屍咬到的人,自己也會變成殭屍,然後一傳十,十傳百,直至全村人都被感染,振臂同呼「法治已死」。

要達至法治,除了靠法官,責任也在大律師、律師、政府、執法者,甚至所有人。法庭的工作只是運用法律根據證據作出裁決。除非經過警察蒐證及律政司決定檢控,否則法庭根本沒有能力主動調查任何案件,包括警察恫嚇甚或毆打被捕人士的指控。況且,受限於法律條文,當事實證據擺在眼前,只要符合控罪元素(elements of offence),法官基本上沒有辦法判你無罪。所以單憑法庭審判的結果去衡量我們法治的生與死只是見木不見林,有失公允。否則,早前禁蒙面法被裁定違憲時你會說「法治仲未死」,昨天區諾軒罪成卻是「法治已死」,而今天七警終極上訴失敗就是「法治復活」,oh wait 原來五警獲減刑而且兩警脫罪,那麼「法治再死」… 香港的法治就會像殭屍一樣,每天在鬼門關彈出彈入。

廣告

說到底,法治是目標,法律是工具,如何利用這工具達到這目標就必須靠執法者不偏不倚地執法和法官公正地司法。在區諾軒一案中,我們要反思的是,為什麼律政司會決定檢控區諾軒用大聲公襲警?為什麼交通警驅車衝向人群卻不被檢控?奈何這些問題法庭根本無從過問,煮到來就要食,送上庭就要審。事實上,監警會漠視警暴指控、警察對不同政見群體執法偏頗、警察「執法」時違法卻不被追究、人大在法庭判決前突然主動釋法…這些才是法庭最難以制衡,從體制上直插香港法治心臟的利刃。

在這個紛亂的時代,香港人需要的思考不應該是「法治你今日死咗未呀?」,而是應該學會摒棄「法治會永恆地存在」這個幻想,思考在未來我們要怎樣改變生活模式、怎樣去運用公民權利,去應對當下法治有缺陷的香港。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