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3/24 - 14:57

法治死了?還是一開始就是場美麗的誤會?

最近流行一個講法叫法治已死。可能筆者是讀政治學,不是讀法學,所以對我來講司法本來就沒甚麼險一定守得住,因為以前在美國的大學上第一課政治課就講,三權分立互相制衡,你制衡人人亦可制衡你,然後就逐個舉例三權各自存在甚麼限制,既然有民主的美國都不會旨意哂某一權去保護民主,何況是沒民主的香港呢?今次文章講一些司法可能面對的限制。

首先,法官是由行政和立法任命的。關於香港的法官任命可以看以下兩條 link。雖然整體來說香港還未至於親中派操控哂法官任命,但長遠來說真是要學葉劉講放長雙眼睇。(參考: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網頁維基百科: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

其次,法官的主要權力就是判案,判案是按法律判,而法律是由行政和立法訂立的,所以行政和立法雖然不能直接操控法官,還是可以透過修法最終達致目的。惡法都是法,除非法官有心找到漏洞鑽,否則還是要跟的。香港的話最大例子就是人大釋法。

廣告

然後,法官只是判案,執法和檢控是行政做的,如果行政有心不公正地執法和檢控,無視法官,甚至違法,法官唯一可做也只有判政府敗訴,但有時 damage is done。法官也不能主動去找案件,只能等案件找上門,所以如果受害者無能力申訴,法官也沒辦法。警察做乜政府都包庇,唔講到濫用暴力,連戴證露面都唔洗,法官可以點?

雖然我們相信或希望司法系統整體上是持平的,個別法官卻不一定如此。在美國,有些法官更是有強烈的政治立場,如對少數族群權益、墮胎和政黨亦會按此推舉法官,只因政黨輪替令不同意見法官都獲任命,才能大致保持平衡。香港法官未至於像美國般意見強烈,但在行政和立法都偏埋一邊之下,未來會變成怎麼真是放長雙眼睇。

承上,外國對那些維權法官叫做 Judicial activism。除了判決結果,有時從小事也能見微知著。例如去年英國首相 BJ 在 8 月 28 日宣布國會休假,被指藉機令國會無法審議脫歐,反對者立即申請司法覆核,司法系統極速處理,9 月 24 日最高法院就宣布政府終極敗訴,前後不到一個月。香港的 DQ 案拖到下屆選舉都來緊……

最後,筆者記得今年年初讀過 CNN 報道,美國首席大法官 John Roberts 在年度報告中警告大家不要當民主理所當然(take democracy for granted),又呼籲法官做好工作,不要令司法失去民眾信任,否則可能令民主受損。然後就想起香港司法界一天到晚訓斥民眾不信任司法是破壞法治,還有之前一位終院法官退休時又大講甚麼大家要用好選票和言論自由云云,唔知仲以為香港先係民主國家,美國至係民主危在旦夕!

 

作者 Medium